杀手套餐

  家住雁鸣镇的老姜头脑活络,他的独生女儿姜梅也冰雪聪明。最近,姜梅的脑子里又冒出个新奇点子,要拉拢老爹当“杀手”!如果生意好,下一步还将在雁鸣镇成立“杀手公司”!
  
  姜梅所说的“杀手”,其实是“杀价高手”的意思,目标直指彩礼。当今的雁鸣镇彩礼金额不断攀升。一般行情,除了现金20万外,还要有“三金”:金项链、金戒指、金耳环,外加“三车”:农用车、摩托车和小轿车,这些加起来也得要个20万。单从市场需求来说,姜梅的公司确实很有前景。
  
  老姜听完,乐得眉开眼笑:“这想法不赖,爹支持你。”
  
  “谢谢爹。”姜梅喜不自禁地补充说,“我已揽了一单活儿,等策划师一到就开工。”
  
  “好,好!跟爹说说,这头个要对付的是谁?”老姜问。
  
  “镇东的冯彩娥冯阿姨。”
  
  姜梅刚报出名儿,老姜便差点惊掉下巴:“你万不该拿冯彩娥试手啊。我太了解她了,她心眼不坏,可性子倔,一根筋。”
  
  姜梅顿时忍俊不禁:“有爹站脚助阵,再加上阚老师的策划,我一定能帮罗顺搞定冯阿姨,打响这头一炮!”
  
  姜梅提到的罗顺,老姜同样知根知底。小伙子就住在这一片,相貌端正,人品也没得挑,眼下正和冯彩娥的女儿处对象。冯彩娥在彩礼方面虽没狮子大开口,可就算按一般行情走,罗家也承受不起。去年,罗顺的母亲生过一场重病,家底被掏空,至今还没缓过劲儿来呢。
  
  没过多久,姜梅请的阚老师就到了。老姜一看,顿时惊呆了:对方居然是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
  
  姜梅跟老姜介绍说,阚老师叫阚立军,现就职于大型婚庆公司,是响当当的金牌策划师。听说姜梅另辟蹊径要当“彩礼杀手”,他也非常感兴趣。这次来不只是帮忙,如果可行,他也会入股。
  
  “等等,你成家没?”老姜斜睨着阚立军问。阚立军说:“姜叔,还没呢。”老姜继续刨根问底:“那你有没有对象?”
  
  “爸,你查户口呢?人家阚老师早有女朋友了。”姜梅忙打圆场。
  
  “那就好。我担心有些人身为人师,却不干人事。”老姜顿了顿说,“平心而论,冯彩娥的男人走得早,她一个人拉扯女儿长大,确实没少吃苦遭罪,要点彩礼倒也不过分。”
  
  “可她要的不是一点,是30多万啊,都赶上卖女儿了。”阚立军接茬道。
  
  “少用你们城里那套来评价农村风俗。亲妈有卖亲闺女的吗?”老姜说,“将来,谁想娶我家小梅,也不能低于这个数!”
  
  “要吧要吧,你就不怕我嫁不出去?”姜梅岔开话头,说罗顺找她,只提了一个条件,看能不能彩礼减半,去掉“三车”。事成,酬金好商量。
  
  刚说到这儿,老姜和阚立军就同时开了口。老姜说:“这事,不太好办。”阚立军却说:“这事,不算太难。”老姜当即从鼻孔里喷出一股子冷气:“你就吹吧!”
  
  不得不承认,阚立军这策划师倒也有两把刷子。此后几日,他和姜梅暗中跟踪,观察到冯彩娥每天都会去镇中心广场跳健身操。途中,大约有百八十米的僻静地段,人少,正好可以下手。事不宜迟,这天傍晚,由一老两小搭档的“杀手组合”出动了。
  
  这次行动,路数简单,旨在把冯彩娥打造成拾金不昧的典型人物。按预定方案,阚立军负责丢钱,姜梅跟拍,老姜则负责把冯彩娥往正路上引,以防她财迷心窍往兜里揣。随后,他们打算在微博、微信上猛火爆炒。想想看,一个不为金钱所动的人,又咋好意思计较彩礼?而此时,一切都进行得无比顺利——
  
  溜溜达达走向街心广场的冯彩娥“上钩”了!她盯上了阚立军丢的那沓钱,弯腰了,伸手了!
  
  躲于暗处的姜梅见状,一时间激动得嗓音发颤:“爸,该你出场了,快,快……我晕,砸锅了!”
  
  是砸了。三人看得一清二楚,冯彩娥突然抬脚把那沓钱踢进了路旁的渗水沟,接着放声嚷嚷道:“都是老中医,少给我开偏方。就这丢垛子的老把戏,甭拿来忽悠你老娘!”
  
  初战告败,金牌策划师有些发蔫。姜梅紧皱眉头琢磨良久,又想到一招:现身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