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场证明

  刑警宋任和郭峰目不转睛地盯着中山街上过往的行人。有线报说,盗车集团首脑陈飞今天会出现在这里。
  
  郭峰等得有些心焦,便点了根烟。这时,有个妙龄女郎凑过来:“帅哥,借个火。”女郎一身红裙,蜂腰肥臀,举手投足间有说不出的风情。
  
  女郎借完火走后,郭峰半开玩笑地说道:“宋队,我想请个假,去要个微信。”宋任笑道:“你小子省省吧,小心红颜祸水。”
  
  等了一天,陈飞却并未出现,两人就把这事给忘了。没想到没过几天,城郊河边的荒滩上发现了一具女尸,两人赶过去一看,只见女尸一袭红裙十分惹眼,翻过正脸一看,竟是那天借火的女郎!
  
  法医很快也到了,经过检验,初步判断死者是砷化物中毒而死,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砒霜,死亡时间预估是昨晚10点至午夜12点之间。
  
  宋任环顾了一下现场,这荒滩平时人迹罕至,恐怕不是第一案发现场。运尸需要交通工具,而尸体有些蜷缩,死后应该被放进了狭小的空间,恐怕正是私家车的后备厢。
  
  此地离城里大概有100公里的路程,考虑到路况,开车的话大概需要1个半小时到2个小时。
  
  于是,宋任向郭峰吩咐道:“联系交通组,调取昨晚到今天早晨各个路口的监控,看看有没有可疑车辆。另外,去周边转转,看看有没有目击证人。”
  
  郭峰很快便查出来了,死者叫林秋,是个三线平面模特,今年年初嫁了人。
  
  她的丈夫叫孙建军,在市中心医院当主任医师,其貌不扬,身高不足1米7。根据材料显示,林秋28岁,孙建军39岁,但看着像50岁,两人有种“老夫少妻”的感觉。
  
  宋任问孙建军,他们夫妻关系如何。孙建军说:“宋警官,你觉得我俩不般配是吧?但事实上,我们夫妻俩关系很好。”
  
  宋任问道:“那你妻子深夜未归,一晚上没回家你就不担心?”
  
  孙建军苦笑着解释道:“她年轻嘛,比较爱玩,经常跟朋友去泡吧,我也见怪不怪了。”
  
  宋任还想再问,郭峰闯进来了:“宋队,找到目击者了。”
  
  弃尸的荒滩前面7公里处有个郊区别墅,郊区别墅门口有个物管的值班岗亭,提供线索的正是当夜值班的老头。
  
  老头回忆说,那夜他正在值班,时间快到凌晨1点,正困得慌,这时有个男人来问去桐城怎么走。别墅前面有个路口,男人不知选哪条,他就给指了条路。
  
  荒滩处正是本城到桐城的必经之路。宋任暗忖道,从城里到荒滩大概是两个小时的路程,从凌晨1点回推两个小时,正符合死亡时间是晚上10点到12点的判断。
  
  这时,郭峰又问道:“那问路人长什么模样?”
  
  老头子这下犯难了:“你还真把我问住了,那家伙戴着棒球帽,围着一个口罩,看不清长相。”
  
  宋任心想,敢运尸必定是经过伪装的。但好在老头回忆起来,那男人差不多有1米8,算是得到了一点进展。
  
  宋任继续追问道:“除了身高,他还有什么特征没有?”
  
  老头想了想说,他腿脚好像不太灵便,但又不是腿上有伤那种不灵便,而好像是穿错了鞋一般,走得步履蹒跚的。
  
  宋任思考了半天,也不明就里,只好又问对方开什么车。
  
  老头这一点还是记住了,回忆说,对方开的是一辆白色奥迪。
  
  回警局之后,郭峰立刻找交通部门调取了那天凌晨1点左右别墅周围的视频监控,果然发现了一辆白色奥迪。经过技术处理,他们清晰地看到了车牌。
  
  郭峰查证车牌后,却对着宋任连连摇头:“查过了,是赃车,一个月前就报失了。原车主与死者也没有交集。”
  
  宋任坚决地说:“即便是赃车,也要把它给挖出来。”
  
  另一方面,经过调查,林秋夫妇的关系并不像孙建军说得那么好,林秋和一个开影楼的叫王翔的人似乎关系暧昧,更重要的是,他身高刚好1米8。
  
  宋任和郭峰来到影楼,找到王翔,说了林秋被杀的事。王翔大方地承认了他和林秋是情人关系,但他说自己和林秋的死绝对没关系。
  
  宋任问他案发那夜,晚上10点到凌晨2点去哪儿了。
  
  王翔回忆半天,说道:“晚上10点的事,我还真记不起来了,不过凌晨1点我就跟朋友去泡吧了,一直到凌晨5点才出来。”
  
  宋任有些悻悻,看来那口罩男不是他了。
  
  郭峰又问:“林秋身边还有没有身高1米8左右的男生?”
  
  这时,王翔却有些淫邪地一笑:“这个问题我可答不上来,不过,我知道他可不止我一个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