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天船

  最近一段时间,花木匠不接活儿,一直关门在家。有人听到从他院子里传来锯板、锤钉、刨木的声音。   他在做什么呢?要知道,许多大富人家还在排队等着请花木匠到家里打家具哩。   花木匠长得其貌不扬,人站起来比八仙桌高出一个头,两条手臂似黑猩猩般垂到膝盖,一张娃娃脸上两只眼睛,时而睁得像两颗龙眼,时而眯成一条门缝。他人长得瘦小,可打出来的家具,结实好看。他能在床头上根据主人的喜好,雕刻上奇花异草,飞禽走兽。听他们说,花木匠雕出来的花,引来蜜蜂蝴蝶绕着飞,因为刻在床头的猫,老鼠一年也不敢进屋。他曾帮蛇郎中在药柜上雕刻一条蟒蛇,有天夜里,一个小偷摸进铺里翻寻银两,抬眼就看到张着嘴巴的蛇头,当时就吓晕过去了,人倒下去时,把药罐子都砸碎了。   人们是从乳娘嘴里知道花木匠正在赶着打造一艘船。   “这么干旱的天,造船有什么用呢?”来乳娘家买豆浆的人,忍不住会问。   “失收,春天是要闹饥饿的。”乳娘说这话时,眼睛没有离开锅里的豆浆。   天灾与花木匠的船有什么关系哟?大家把这个疑问连同豆浆一块儿喝进肚子里。就是问,乳娘也不会解释的。   后来,泗州城都在传说着这么一件事情。   花木匠见乳娘每月只能送两个人到月亮上去喝月乳,就主动找到她,要帮她造一艘通天船。这样就可以让报名等待的富商一起坐船登月了。   月圆之夜,顺着乳娘家老槐树上的竹梯登上月亮去喝月乳,这件事泗州人早传开了。现在听说花木匠在打造一艘通天船,带着大家飞到月亮上,有人好奇,有人期待。   看吧,花木匠打造的什么船。从头看,船就是一只鹰,顺着尾巴,它更像一头蓝鲸,从上俯视,船是婴儿的摇篮,由地面仰视,它又像头鲨鱼。   看着眼前这条怪异的大船,有人怀疑它能飞到月亮上吗?   花木匠说一定能。   乳娘也点头,说可以。   报名登月,乳娘不接银两,改由花木匠收粮食。   还是月圆夜,报名的人来到花木匠家的院子里。乳娘也来了,她给每人一杯豆浆。   花木匠告诉大家,等会儿他驾驶通天船飞向天空时,会经过一个黑洞,在过黑洞时,大家一定不要忘记喝豆浆。   通天船起飞了,像只鹰在飞翔。   很快月亮不见了,船似是被一块黑布套住了,大家把杯子凑近嘴边,喝着豆浆。   一杯豆浆喝完,通天船驶出了黑洞,月光如水,“哗”地钻进通天船。   每人都能伸手触摸到乳房,他们看到眼前的月乳泛着银色的浪花滑进一个个漏斗形状的乳房中。乳房是透明的,像是乳娘过滤豆渣的白纱布,将乳液中的女人指甲、梳子、绣花针、化妆盒、枯萎的玫瑰花、五颜六色的纽扣等杂物全部留在乳房里,净的乳汁顺着肿胀的乳头流出来,人们张开嘴巴,含住乳头,把那香甜的乳汁,一滴不剩吸吮进肚里。   看着大家贪婪得像个吃奶的婴儿,花木匠向乳娘挑起了大拇指,乳娘朝他报以微笑。   埙声响起,一粒粒乳头从他们的嘴里滑出,月亮消失,整条船又开始滑进黑洞。   当月光再一次洒满船舱,大家知道,船已经回来了。   这次月亮之行,一船人是愉快的。   泗州人都在谈说着花木匠的通天船。   城西五十里外有座西猪山,山里有一股土匪,也想坐通天船飞去月亮上喝奶。   一伙贼人趁着月色摸到花木匠家。   花木匠微笑着答应他们,不过,在上船之前,要把随身带的刀剑等兵器拿下来。   二十人听话地照做了,然后一个个按顺序坐在船舱里。   “等会儿要过一个黑洞,你们不要紧张,听到一声埙响,你们才能睁开眼睛。”花木匠话音刚落,通天船上被一块黑布蒙上了,大家两眼乌黑,只觉得脑门上,被人用手指头轻轻一敲,一阵乳香扑鼻而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们听到埙响,四周灯火通明,以为是到了月亮上。半天,睁眼一看,他们的人一个个五花大绑,盘着腿坐在府衙的院子里。   捕快们无法擒到的土匪,花木匠用一艘船,就把他们全送进衙门了。   更奇的事情还在后头呢。   大旱秋季颗粒无收。临近春节,许多人家就断炊了。   乳娘家门前每个星期天都排着好长的队,大家等着喝免费的豆浆。更开心的是喝完豆浆,还可以走到对门花木匠门前装一碗大米。   花木匠家院门紧闭,门环上挂着一个乳房形状的漏斗,需要米的人只要用手摇晃一下门环,乳房里就漏出米来。那只乳房像是知道谁家需要多少米。接过米的人想排队再多等一碗,可当他手一碰门环,就按在上面拿不下来,只有把碗中的米再倒进漏斗里,手才可以取下来。   有人说,通天船里堆着满船的粮食,门环下的米就是从船舱里漏出来的。   也有人说,花木匠天天去帮大富人家做家具,回来时总会带来或多或少的粮食,通天船里的米,源源不断。   听着别人谈说,乳娘什么话也不说,眼睛只是盯着锅里的豆浆。   太阳落山时,外出做活儿的花木匠回家了。   站在门口的乳娘向他挑起大拇指。   “月亮又圆了。”花木匠说。   “今夜是最圆的。”乳娘笑了,左脸上的酒窝显出来,像是圆圆的小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