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不慎

  明代陆容《菽园杂记》卷十记:毗陵有翟、颜二生,平时交情深厚。他们每次聚会,都要畅谈国家大事。有一天,颜生将他的志向写下来,给翟生看,言词颇不严谨。没多久,颜生后怕,就想将那张纸追回,而翟跃霾豢匣埂:罄矗盏堑冢隽司┕伲栽蚓4友漳抢锝枨砸唤瑁站痛鹩Γ艽蠓剑嗣嵌既衔展慌笥眩恢渲械哪谇椤
  
  辛弃疾在淮地做统帅时,陈同甫去拜见他,两人谈天说地。辛酒喝高兴了,就吹牛:杭州不是帝王的好居所,只要将牛头山拦断,就没兵可救;只要使西湖的水决堤,整个杭州城就会葬身鱼鳖。陈同甫料定,辛酒醒后,一定后悔刚刚讲的话,恐怕他杀己灭口,立即逃掉。一个多月后,他给辛写了封信,说自己很穷,向辛借十万钱,辛如数借给。
  
  有三句中国老话,在这里得到了印证。一句是,祸从口出。第二句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另一故事里,辛弃疾的战略眼光,无疑超前。只是这种话,从当朝的主将嘴里说出来,就有些变味儿。况且,既然你觉得危险,就应该大胆向朝廷建言,而不应到处乱说!第三句是,破财消灾。两人都用钱,帮助自己渡过了难关。不知道辛的十万钱是从哪里来的,如果这则笔记属实,那么,也印证了历史上关于他的争议:他是个有能力的官,但也不那么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