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药引子

  康通达是个私企老板,自打他爸10年前得了失眠症后,每年他都要他爸外出求医。可10年下来,遍访名医,却毫不见效。
  
  这天,康通达听人说当地出了个神医张珍,他就带着他爸到张珍的诊所看病。让康通达意外的是,他刚进门,张珍就客气地说:“康总哪里不舒服,快请坐。”康通达一怔:“张神医您也太神了,我们初次见面,您咋知道我姓康?”张珍同样一怔:“我常在电视新闻里看到康总捐款献爱心。”
  
  康通达谦虚地笑了笑,然后向张珍说明来意。张珍耐心细致地为康通达的爸爸做过检查,皱着眉头说:“康大爷的病倒不难治,只是这药引子——不但贵而且还不好找。”
  
  张珍告诉康通达,只有找到清道光年间的一种特制青花瓷器,然后把瓷器砸成小碎片,再把碎瓷片和几十味中药在药壶中一起熬……
  
  张珍还没说完,康大爷忙摆手:“通达,咱们走,这病我不治了,治个小病哪用得了那么贵的药引子?”康通达劝他爸:“爸,只要能治好您的病,就是砸锅卖铁我也愿意。”
  
  从诊所出来到家后,康通达就四处打电话让亲友们帮他打听青花瓷卖家。短短一星期,他就联系到了两个卖家,不过让他失望的是,经张珍过目,两件瓷器虽都是道光年间所制,但都不能做药引子。
  
  转眼过了两天,突然有一个叫徐青山的人带着个青花瓷瓶来找康通达。康通达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把张珍请到家里做鉴定。张珍小心翼翼地捧着瓷瓶端详了半天,然后双眼紧闭用手指轻轻地敲了敲瓷瓶,最后鼻尖还贴着瓶口嗅了嗅:“这个瓷瓶太合适了。”
  
  康通达谢过张珍后,就问徐青山瓷瓶多少钱出手。两人讨价还价半天,最后以42万成交。等徐青山带着现金兴冲冲离开后,康通达竟毫不犹豫地找来一把小铁锤砸碎了瓷瓶。康通达本打算亲自熬药给他爸喝,张珍却以康通达没有经验难以掌握熬药的火候为由,把碎瓷片全部装入一个小袋子中带走了。
  
  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张珍每天都准时把熬好的药让老婆送到康通达家,康大爷坚持服药,病情居然一天天减轻了。他一连服了五个疗程后就彻底康复了。
  
  为感谢张珍,康通达不但全额付清医药费,还专门找人缝制了一面“杏林圣手”的锦旗送到张珍诊所。送出锦旗后的第五天早上,康通达外出晨练,巧遇一个刚从外地回来的同学。两人边走边聊,聊着聊着康通达就把话题扯到了他爸治病这事上。同学听到张珍的名字后一边竖大拇指,一边告诉康通达说,半年前他也得了失眠症,专程回来请张珍治疗,他仅服了两个疗程的药,失眠症就彻底好了。两人又聊到了药方,两张药方完全相同,唯一不同的是药引子,同学用的是红糖,而康大爷用的却是青花碎瓷片。
  
  康通达越想越觉得他上了张珍的当,张珍一定知道现在青花碎瓷片也有收藏价值,这才设了圈套让他往里钻。他也顾不得同学在场,拨通了张珍的手机索要那些碎瓷片。张珍却在电话里说,为使药性发挥到极致,他回家后就把碎瓷片研磨成小颗粒用纱布包着熬了药,如果康通达想要“瓷颗粒”,他马上让老婆给康通达送到家里。
  
  康通达怒吼道:“我要那些东西有什么用?”就挂了电话。他本打算去法院告张珍诈骗,但思来想去,就算告到法院,只要张珍坚称他爸的病跟同学的不同,非得用碎瓷片做药引子不可,法院也没办法判张珍诈骗。康通达只得长叹一声,打消了起诉的念头。
  
  转眼到了周日,康通达在一条步行街上闲逛,信步进了一家精品陶瓷店,突然发现有个瓷瓶和他从徐青山手中买的一模一样,他好奇地问店主:“这个瓷瓶咋卖?”店主快步走到他面前:“这款是仿道光年间的精品,您要诚心买就给一千吧。”
  
  康通达先是心里一惊,然后摇摇头:“一千太贵,我再出去转转。”康通达边说边往外走,他刚走到店门口,店主急了:“您真想要,三百拿走,再少我就赔了。”
  
  康通达头也不回地快步走出店,他突然想起张珍连着两次拒绝真瓷瓶却非要以假瓷瓶做药引子的事,这才恍然大悟,其实张珍和徐青山是一伙的,两人的目的是骗他的钱。
  
  想明白这一点,康通达突然想到一个对付这两个骗子的办法。他决定暗中跟踪徐青山,找到他骗人的真凭实据,就向警方报案。
  
  这天,康通达突然接到朋友的电话,说徐青山果如康通达所料和一个叫冯峥的人联系卖青花瓷,两人约好明天一早在一家比较偏僻的茶楼二楼的一间雅间里交易。康通达让朋友马上在那家茶楼订了徐青山隔壁的一间雅间。
  
  第二天一早,康通达约了几个好友来到雅间。他们苦等了一个多小时,却还不见徐青山的身影。康通达有些急了,忙跑下楼向一个服务员打听。服务员不满地告诉康通达,刚刚徐青山打电话说有急事已经退了预订的雅间。康通达大吃一惊,他暗想,一定是狡猾的徐青山发现被人跟踪才使出了这一招。康通达只得先结了账,与朋友们分别后,康通达赶忙开车到公司上班。
  
  虽然康通达人坐在办公室里,心里却琢磨着对付徐青山的办法,可直到快下午班,他也没想出办法。就在此时,手机突然来了条短信,康通达取出一看,居然是徐青山发来的:康总,您下班后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和张珍大夫共进午餐。康通达犹豫了一下,为搞明白徐青山又在搞什么鬼,他强压怒火客气地回复了短信,打算去会会徐张两人。
  
  当康通达在附近一家饭店的雅间里见到徐张两人后,两人竟如见到久别的亲人一样热情地拉着他请他入座。康通达刚坐下,徐青山斟满一杯酒双手捧到康通达面前:“康总,这杯酒是我代表我老婆敬你的,如果不是您帮忙,说不定我老婆现在已经死了。”康通达疑惑地瞅着徐青山:“我连你妻子是谁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救过她?”
  
  徐青山长叹一声,说,一年前,他带着家传青花瓷瓶参加电视鉴宝节目,经专家鉴定,他的瓷瓶市价估值40万。徐青山带着宝贝回家的第二天,突然有个自称冯峥的人主动找他,要出41万买下瓷瓶。徐青山认为瓷瓶还有很大的升值潜力,便婉拒了冯峥。冯峥无奈,说:“如果徐老弟哪天想卖瓷瓶就联系我。”留了电话就走了。
  
  世事难料,谁知就在两个多月前,徐妻突然得了急病,本地医院治不了,徐青山只得带着老婆到省城去看病。经省里的几个专家会诊,徐妻的病非得做手术不可,但手术费最少要50多万。徐青山夫妇省吃俭用手里倒有十万存款,徐青山打算把瓷瓶卖了凑够手术费。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当冯峥从他口中套出他急需用钱治病后,竟趁火打劫想出20万就买走瓷瓶。
  
  徐青山自然不肯出手,于是他又联系其他买家,但让他失望的是,一连几天过去,他也没能联系到一个买主。徐青山无奈,正打算一咬牙回头联系冯峥贱卖瓷瓶,不够的钱去向亲友借贷,突然有个朋友告诉他不如去找张珍,说不定张珍几服药就能治好病。徐青山夫妇满怀信心找到张珍,张珍检查后却皱着眉说无能为力。徐青山很着急,先把冯峥趁火打劫买瓷瓶的事说了一遍,然后哀求张珍一定得想办法帮帮他们。
  
  张珍向来最恨乘人之危发不义之财的无良商人,他沉思片刻让徐青山给他两天时间,他再查查资料看看能不能找到治病办法。
  
  送走徐青山两口子,张珍随便吃了点东西就查起了资料,他一直查到凌晨1点多才睡下。第二天起床后,他又开始查资料,但查来查去还是没能找到治病的办法。就在他心灰意冷打算把坏消息告诉徐青山时,康通达突然来了。
  
  张珍替康大爷看完病后,正打算开药方,突然他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能帮徐青山的好办法。张珍知道康通达是出了名的大孝子,就算他开出天价药引子,康通达也不会介意。只要先让康通达买下一个假瓷瓶,徐青山就有钱去给妻子做手术。徐妻治病有钱后,徐青山就不必急着贱卖瓷瓶。
  
  张珍认为,一旦冯峥打听到徐青山不为钱的事发愁后,一心想买瓷瓶的他就该急了,到时,冯峥为了得到瓷瓶,一定愿出高价买下瓷瓶。如此一来,徐青山再卖掉真瓷瓶就能把钱还给康通达。
  
  事实证明,张珍的预料是正确的,瓷瓶终以43万成交。唯一让张珍和徐青山没料到的是,冯峥是个十分谨慎的人。那天,T峥与徐青山约好第二天一早在偏僻路段茶楼交易,谁知第二天一早,冯峥为防徐青山使诈,突然又改变了交易地点。正是冯峥的这个突然决定,虽说让康通达空在茶楼等了一场,却帮了徐青山的大忙顺利卖出瓷瓶……讲完这些,徐青山就把提前备好的42万现金交给了康通达。
  
  为表谢意,徐青山又给了张珍和康通达各五千元。张珍和康通达都认为徐青山是个知恩图报的好人,考虑到徐青山的日子还很艰难,两人不但不收钱,还表示愿意继续帮助徐青山,直到徐青山彻底摆脱困境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