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要50万

  因城市发展的需要,市政府决定将市郊的平桥等三个村整体拆迁。此外,为了拉动房地产开发,还决定拆迁户实行货币安置,并最终定下了每人180万的标准。
  
  可是卢惠良家拆迁安置费却比别家更多,卢家除了像别家那样外,还多了一个人,那就是卢惠良的父亲卢锡昌。卢锡昌今年93岁了,按政策,他也能分到180万。
  
  面对如此大的一笔巨款,一家人就筹划开了。卢惠良夫妇俩打算将这笔钱的绝大部分都用来买房子,除了自己住的都拿来出租,这样夫妇俩的晚年生活也有保障了。但儿子准备拿钱去投资办企业。
  
  但就是没人去问问卢锡昌有什么想法。在他们看来,卢锡昌都已经是半截入土的人了,生命的最后一两年能过上好日子就已经很有福了,他还有什么想法?可就在这时,卢锡昌说:“房子我也不准备住了,我的那一份我想自己作主。”这一说,全家人都呆住了。
  
  过了半晌,卢惠良气呼呼地说:“爸,你又想折腾什么?难道你还嫌害得我们不够吗?”
  
  原来卢锡昌当年加入过国民党军队,抗日战争胜利后,他因为不愿意打内战,逃离国军回到了家乡。解放以后,卢锡昌由于参加国军的这段经历,被定性为反革命分子,家人也受到牵连。这让卢惠良对父亲有一肚子怨气,尤其是卢锡昌年老体衰基本失去劳动能力之后,更是把他当成了累赘,直到卢惠良的儿媳妇王慧书进门以后。
  
  王慧书大学毕业,也比较关心时势。她了解到有一批人正在为国民党抗战老兵奔走呼号,认为他们也是民族英雄。王慧书对此也很支持。当她得知卢锡昌在云南中缅边境和日寇打过仗后,就觉得爷爷不应该受到不公正待遇。在她多次上访后,有关部门终于为卢锡昌补颁了抗战胜利勋章,民政局也每月向他发放了生活费。这么一来,卢锡昌和家人的矛盾没以前那么尖锐了。但民政局发放的生活费毕竟少得可怜,因而他在家里仍然没什么地位,现在听说他竟然要分钱,也难怪卢惠良要暴跳如雷了。
  
  然而,卢锡昌铁了心地说:“既然如此,我那一份拆迁安置费中我只要50万,其他的都给你们,算是这些年来我亏欠你们的补偿。”但卢惠良还是很生气,他正要再次表态反对,却被王慧书止住了。王慧书毕竟比卢惠良更细心,她觉得卢锡昌突然需要50万必定有他的原因。后来,她从卢锡昌的口中得知了事情的真相。
  
  卢锡昌在抗战时,和一位云南籍的士兵米世忠成了好朋友。一次,他们所在的部队奉命护送一支运输队,在一个土坡上和日军交了火。当时日军动用了飞机轰炸,卢锡昌藏身的掩体被炸塌了,把他埋在了下面。而这时,地面的战斗又打响了,他们的部队经过浴血奋战,击退了日军的疯狂进攻,完成了护送任务,并接到了立刻转移的命令。部队开走了,但米世忠却悄悄地留了下来。要知道留下来是很危险的,因为日军随时有可能再次反扑。可是米世忠不肯抛下自己的战友,就冒着生命危险奋力扒开坍塌的掩体,救出了卢锡昌。
  
  之后,米世忠将受伤的卢锡昌背到一户山民家里,精心调理卢锡昌直到完全恢复。这时,他们已经不能回部队去了,因为他们如果回去,就会被当作逃兵抓起来。又过了段时间,抗战胜利了,他们就各自回了家乡。卢锡昌就对外宣称,他是不愿意打内战才逃回来的。
  
  再后来,卢锡昌的人生转入了低谷,他知道米世忠和他的情况一样。他有心想要帮米世忠一把,以报他的救命之恩,但这么多年来他自身难保,报恩的念头也只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卢锡昌原以为这辈子这恩已报不了了,没想到90多岁了,还能因拆迁房子而拿到这么一笔巨款,所以他决定,拿50万到云南去找米世忠。他也不准备再回来了,以后就和米世忠葬在一起。
  
  听了卢锡昌的叙述,一家人都陷入了沉默。卢惠良在暗暗自,他竟然不知道父亲有这样难忘的经历。最先开口的还是王慧书,她说:“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更何况是救命之恩。我支持爷爷的决定。但爷爷年纪大了,一个人长途跋涉我们也不放心,所以我准备陪爷爷一起去云南。”到了这时,已经没有人再反对了。
  
  由于有地址,所以找到米世忠的家乡并没费太多周折,但接待他们的却是米世忠的子女,米世忠已在几年前去世了。卢锡昌得知这一噩耗,不顾旅途劳累,当即就要去祭拜战友。在米世忠的坟头,卢锡昌老泪纵横地说:“世忠,我来迟了。但既然来了,我就不走了。我要天天陪着你,以后咱哥俩就葬在一起。”在场之人无不动容。
  
  从米世忠的墓地回来后,卢锡昌就要把带来的50万交给米世忠的家人。可是米世忠的家人却不肯接受这笔钱,他们说,米世忠在世时经常提起卢锡昌,但只说他们是最好的朋友,却从来没提起过他救过卢锡昌的命。卢锡昌说的那段经历他们也是第一次听到。这就说明米世忠根本就没想要卢锡昌报什么恩。再说了,米世忠这么多年来所经历的人生曲折,作为子孙的他们感受深刻,而卢锡昌的情况和米世忠几乎一样,因而也必定遭遇了不少挫折和磨难,现在有了这么大一笔拆迁补偿款,正好过几年幸福富足的晚年生活,所以这笔钱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双方意见争执不下。这时,王慧书提议,不如请村委会来拿个主意。
  
  过了没多久,村支书和村主任都来了。村干部听了事情的经过后虽然都很感动,但他们也很为难,因为赠予和接受也是卢、米两家之间的私事,他们不方便表态。
  
  就在这时,王慧书说:“我有个建议,不如用这50万在村里建个养老院,让我爷爷和村里的孤寡老人在里面安享晚年。”对这个提议,村干部非常赞成,并当场决定,养老院由米家经营。由村里给予津贴,这样既了却了卢锡昌的心愿,也使米世忠的后人得到了实惠。其实这个方案王慧书早就想到了,她之所以要请村委会的人来,就是因为有了村委会的支持,养老院才能正规化,也才能办得长久。
  
  等所有的事都安排落实后,王慧书也要回去了,临行前,她悄悄问卢锡昌:“爷爷,你那个救命之恩的事是杜撰出来的吧?”
  
  卢锡昌一惊,愕然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王慧书笑着说:“这么大的事,你却从未向家里人提起过,这已经很不正常了。对米爷爷来说,救人本是好事,也并不是非保密不可,所以我推测出你说的是个故事。不过爷爷请放心,我理解你对战友的一片情义。我不会对任何人说的。”听了王慧书的话,卢锡昌的表情先是尴尬,继而便露出了孩子般灿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