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的门路

  提拔的路千万条,看你能否找对路?
  
  宏大公司设备科的副科长关岭主持部门工作三年了,但每次提拔正科干部时都没有他的份儿。在一次大学同学聚会上,他对最好的朋友张松说起了自己的苦恼。
  
  张松在一家大型央企工作,做人力资源部部长,正处级领导,深谙提拔之道。他说:“提拔一个干部是有流程的,首先你要进入后备队伍,得到一些锻炼的机会,然后才能得到提拔。要想进入后备队伍,你就要具备一些硬件,比如学历、专长、资历什么的。”
  
  关岭说:“这些我都知道,可我哪样都不差啊!你不知道,在我们这个只有一千多职工的小国企里,因为内部通婚多,多年来就形成了一种扯不断的裙带关系。跟裙带关系没沾上边的人,很难得到提拔重用。早知这样,我年结婚,就应当选择一个副处长的女儿。”
  
  张松笑笑,说:“你别急,我会帮你想办法的,最多一个月。”关岭觉得他是喝多了在说大话,也没放在心里。
  
  关岭所在的科里还有一名女副科长,叫莫桂兰。她比关岭年轻几岁,也有机会被提拔为科长。两人一直处于竞争关系,等着总经理胡继发发话,可胡继发一直没说话。
  
  最近,设备科出租的设备更多了,这些设备都要送到相应的工地里去,还要安排司机和维修工上岗,并要不时邮寄配件,到地方部门进行特种设备的年检事宜,关岭和莫桂兰忙得团团转,没有了双休日。
  
  有一晚加班,关岭说:“我们叫领导加人吧,加个科长!”他说这个话时,带着赌气的成分。莫桂兰冷笑道:“好,我们跟胡总经理反映,加个科长,反正这科长都缺了三年了!”
  
  两人想到了一块,第二天就一起去找胡继发,还写成了书面报告,两人都有将胡继发一军的想法,这科长必须懂设备,懂出租业务,哪是一来就能当科长的?他们这样提议,实际上是为了逼胡继发在他们中选一个人当科长,因为现在只有他俩能胜任科长的职务。
  
  “眼下胜任科长职务的人选没有,我看,先从基层单位调一个女工来助勤吧,专门管台账、做报表。”胡继发打了个哈哈,把他俩的如意算盘一下消解了。
  
  这个结果倒是两人都没有想到的。他俩对视了一眼,都非常失望。关岭愣了一下,赔着笑脸说:“胡总,只要有人来分担工作就行了,对您的安排,我没意见。”
  
  助勤的女工叫卢迪。来了几天就开始吐,原来她怀孕了,怀的是第二胎。关岭一打听,卢迪是有背景的,她的丈夫是公司的中层领导,副处级。她之前和丈夫分居两地,前年才调来宏大公司,一直在基层呆着,来了就怀了第一个孩子,休完产假,刚上班半年,又怀了第二胎。基层的领导对此不但不敢说什么,而且还要对她多加照顾。
  
  关岭没想到,卢迪来了后不但没帮上忙,反而使他们更忙了。卢迪的丈夫工作忙,没空陪她去做产检,莫桂兰作为她身边的大姐,就得陪她去医院。因为有丈夫罩着,卢迪很快就结束了助勤期,名正言顺地从基层调了上来。胡继发还得意地跟关岭说:“这下你们的编制满了,人手齐了,好好干活吧。”
  
  莫桂兰没好气地说:“把我搞烦了,我也怀个二胎去,反正女同志干再多活,也得不到领导的肯定。”关岭哭笑不得:“你还嫌我不够忙啊,难道这么重要的一个科室,让我一个大男人带着两个孕妇开展工作?”莫桂兰想想他也很无辜,只好一笑了之。
  
  新年过后,正月初十,开工的第三天早上,宏大公司门口贴出了新提拔的干部公示名单,上面赫然写着关岭的名字,职务是设备科科长,享受正科级待遇。莫桂兰看了,有点气急败坏。
  
  这个春节,莫桂兰钻墙打洞,也没摸到胡继发的软肋,连他家的门朝哪开都没弄清楚,他关岭是怎么打进去的呢?他的实力是有,可是,这也太快了。她挤出笑脸,违心地去恭喜关岭终于升职。
  
  关岭开心地说:“小莫呀,看来这回领导是良心发现了啊!终于把我提上来了,今晚我请你们吃饭,庆祝一下。”
  
  正说着,卢迪进来了,她笑着说:“恭喜啊,关科长,今年过年,胡总和我老公一起吃饭,我老公顺便帮你敲了敲边鼓,没想到真管用,这么快就公示了!”
  
  莫桂兰恍然大悟:“关科长,原来卢迪是你的贵人,按说我帮她多些,没想到,她老公却帮了你。其实,你管个屁呀,都是我围着她跑前跑后。”
  
  两人相处得太久了,平时也少不了说粗口,现在关岭高兴,更是不计较莫桂兰的粗话了,他马上送给她一盒香肠,说:“山地猪肉做的,我老娘做的,轻易不送人。”看到卢迪在旁边笑,他拿出两条大中华,说,“咱三个都是一个战壕里的,我也不藏着掖着,这两条烟,请带给你老公,略表我的感谢之情。那香肠呢,你怀着孩子,不适合吃,就算了。”
  
  7天以后,公示期结束,关岭提正科的红头文件也下了,这事就算圆满了。
  
  正月二十,又是同学聚会,关岭遇到了张松。张松把他拉到一边,神秘地说:“老同学,你升正科的事定了吧?我的单位和你们单位真的要重组了,上次聚会,我只是听到风声,没好说出来。春节前几天,我陪单位领导约见过你们的领导层,你当时出差了,没遇见。一来二去,我和你们总经理胡继发熟了,随口提了一句你的事,因为我和他都是正处,他得给我面子,所以他就落实你的职务了。”
  
  “原来是这样啊!其实依我的能力和资历,早该提了,没想到还要通过你帮忙。”关岭说,“我们公司没有公平公正的晋升通道,凡事个别领导说了算,我早就看不惯了,但是没办法改变事实。谢谢你!”
  
  张松叹了口气,说:“这次重组以后,当务之急就是要帮你们走上正轨,凡事用规章制度说话,不能任人唯亲。”
  
  “那太好了,我们单位就像一个小社会,总是个别领导说了算,早该整治一下了。重组后,换了领导,有了监督机制,大家都有正常的成长提升环境,那时大家好,才是真的好了。”关岭说。
  
  第二天上班,关岭听说胡继发开会时被纪委的人带走了,原因是他赶在重组前紧急提拔了一批人,有人举报他借提拔的事受贿,他和女下属交往的日记也被曝光了……
  
  对胡继发来说,提拔人的门路是财色双收,而踏实敬业的关岭却连门框都没摸到。如果不是朋友帮忙,他可能永远也不会被提拔。对此,他不知道是该感到幸运,还是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