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爱好

  胡兵成为“钉子户”后,竟然“钉”出了运气。这天,他正宅在家里哀叹自己下岗时,忽然传来敲门声。胡兵猜想,一定是小区物业又来催交水电费了。刚想躲避一下,门却“吱”的一声开了,原来他一时忘了关门。
  
  “你们是?”胡兵看到两个陌生人站在门口,问道。
  
  半年前,为了得到现在这座新房,他当了一回“钉子户”,让打工的单位给“下岗”了。
  
  其中一个人说:“我们是城建拆迁办的,来给您送聘书了。”“什么?”胡兵半天没明白过来。
  
  “上次在拆迁你家的房屋时,你充分利用聪明才智与拆迁队斗智斗勇,最后赢得了胜利。你的英雄壮举,让领导们深深地记住了你,这不,准备聘你为专职拆迁队长嘛。”来人解释道,并把一本红彤彤的聘书递到了胡兵手中。
  
  胡兵接过聘书,顿时两眼酸涩起来,世事难料,没想到那次长达数十天的对抗竟是如此的戏剧性。
  
  上任那天,拆迁办专门在海天大酒楼摆了一桌。席间,拆迁办李主任亲自敬胡兵酒,说:“今天有你加入,我们拆迁办如虎添翼,必将在以后的拆迁工作中顺顺利利。希望你放开手脚,大胆干!”
  
  听了李主任一席话,胡兵眼圈都发红了,说:“有主任在背后做后盾,我一定不辱使命,保证在拆迁中不会出现一个‘钉子户’!”
  
  李主任连声说:“好,好,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酒桌上的气氛进入了高潮。
  
  胡兵自从当了拆迁队长后,气色明显好多了,一改过去唯唯诺诺的样子,工作干得有声有色。胡兵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每次把一个大大的“拆”字写在建筑物上时,心里都会冒出一种快感:以前人家拆我,现在我去拆人家。没想到风水轮流转,现在轮到我胡兵了。不过,一直未遇到过难缠的户主,倒让胡兵产生了一种拳脚施展不开的感觉。还好,机会终于来了。
  
  这天,从正阳小区拆迁现场传来消息,说是遇到了“钉子户”,用尽了办法都不能让户主妥协,要求拆迁办派人去增援。胡兵大喜,终于到了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现场一片混乱,队员们手拿工具剑拔弩张地与“钉子户”对峙着。看到胡兵到来,队员们自动地让开了一条路,让他站到前头。
  
  胡兵接过队员递过来的扩音喇叭大声喊开了:“尊敬的住户,您好,我是拆迁队的负责人胡兵,请求与您对话。”话音刚落,就见窗户里扔出个啤酒瓶以示抗议。胡兵也不恼,继续喊话:“户主朋友,请您理智,有什么要求咱们可以坐下来谈,请您不要做过激行为,这样不利于解决问题,还会激化矛盾。”
  
  住房里没有动静。胡兵继续说:“对抗不是办法,我们好好谈谈吧!”刚说到这儿,一个纸团“啪”地打在了胡兵的脸上,原来是“钉子户”用弹弓打过来的。胡兵痛得嘴直咧咧,耐心一下子被打没了。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对不起了。于是,胡兵吩咐手下说:“用挖掘机先把不住人的房间捅个大洞,天天风吹雨淋,不用多长时间,他定然会妥协的。”
  
  然而,一个星期过后,“钉子户”还是没有动静。胡兵愕然,看来真是棋逢对手了,他赶紧让队员把“钉子户”的情况搜集来,他要认真研究一下,对症下药。不大一会儿,队员们过来汇报说,“钉子户”并非户主本人,是他的老爹,据说以前有过对抗拆迁的经验。
  
  胡兵忙问:“他叫什么名字,难道比我胡兵还有经验吗?”
  
  “好像叫王德发。”
  
  这名字,胡兵非常熟悉,这不是曾经共过患难的“钉友”吗!胡兵私下找拆迁办李主任汇报,说遇到朋友了,能不能回避一下。
  
  李主任刚从区里开会回来,被领导批了一通,怒火正旺,训斥胡兵道:“好你个胡兵,你公私不分,还想进步吗?你当初是咋保证的?本来打算办完这事,给你转为企业编制人员,你现在就打退堂鼓,真让我失望!”听到这话,胡兵顿时没了再拒绝的勇气。为了生计,他决定再做一回恶人。
  
  当晚,胡兵就召开了紧急会议。会上,他简单把情况介绍了一番,特意强调说这个“钉子户”不一般,大家要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有队员拍马屁说:“胡队长,还有你啃不下来的硬骨头吗?”
  
  胡兵小心谨慎地说:“不能小觑这个王老头,当年我俩可是有名的‘钉友’,实战经验非常丰富!”
  
  “那就没办法对付他了吗?”
  
  胡兵神秘地一笑说:“放心,我知道他的软肋在哪儿,你们只要按我说的办法去办就行了。”
  
  第二天,胡兵就让人给自己准备了一把藤椅和一把紫砂壶,正对着“钉子户”的窗户,躺在藤椅上,呷着茶水,边摇晃边唱小曲。晚上,又让队员们提来录音机放广场舞的音乐。队员们有些不解:“这是对付他的法子?管用吗?”
  
  “当然管用了,其目的是消磨他的意志,蚕食他的信心。试想,人的精神崩溃了,他还能坚持吗?”说着,胡兵就招呼大家一起跳广场舞。音乐一响,吸引了许多老头老太太,场面甚是压邸
  
  果真,仅过了两天,“钉子户”就从窗子里打出了白旗,主动要求对话。为了表示对王德发的歉意,胡兵亲自到门口迎接了他。
  
  王德发怒骂道:“你小子,真行呀!断电断水挖沟打洞不说,居然还想到用精神摧残法。当初与你共患难时,就不该在楼下天天跳广场舞,让你摸准了我的软肋!”
  
  胡兵被王德发一番痛骂,有点不好意思了:“各为其主吧!”
  
  “因为以前有过被拆迁的经验,本想能替儿子多争取点拆迁款,没想到遇上你,算我倒霉!”
  
  拆迁办李主任没有食言,当天就跟胡兵签了一份转编合同,并奖励了一万元:“你小子真有两把刷子,行,好好干,有前途啊。”
  
  回到拆迁队,队员们嚷着非要他请客。胡兵一想,军功章里真有他们的一半,这客不请不义气。于是,一帮人下班了就去了海天大酒楼吃海鲜了。酒足饭饱后,胡兵喝得眼前直晃人影。一个队员问他:“胡队,你没事吧?要不,你的车就不要开了,不安全不说,让交警查到的话,那麻烦就大了。”
  
  胡兵看了看四周,大大咧咧地说:“没事,都这么晚了,交警们也早撤了。”说着,钻进了车里。
  
  这时,黑影处走出来一个人影,只听他说:“交警队吗?有一辆酒驾的车朝芙蓉路驶去,在酒泉路口进小区。”挂了电话,又听他自言自话道,“你不仁,别怪我不义,你能摸准我的软肋,我就找不出你的弱点了?这就叫‘知己知彼,百战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