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爷

  陈阳宝在外地一家香烟店送货,他的父亲陈多良独自一人在老家生活。
  
  这天,陈阳宝正在上班,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他的父亲昨天在马路上突发疾病晕倒,被路人打急救电话送进了医院。
  
  陈阳宝赶紧向老板请假,老板爽快地把宝马车借给他,让他快去快回。陈阳宝驾车一路疾驰,没承想半道遇到了堵车,一打听才知道前方出了交通事故。没办法,他只好打话跟老家医院解释一番,让他们照顾好父亲。没想到对方却说,有位年轻人在照顾他父亲,让他别急。陈阳宝很疑惑,他老家的亲戚朋友不多,谁会第一时间赶到父亲身边呢?那个年轻人是谁?
  
  第二天下午,陈阳宝总算赶到了老家的医院。他见父亲安然地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总算松了一口气。他发现,果真有位年轻人正坐在父亲的病床旁一边剥橘子,一边同父亲说笑。可他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个年轻人是谁。
  
  父亲看见陈阳宝后,惊喜异常:“儿子,你回来啦!”年轻人慌忙起身,说:“那好,四大爷,你们父子先聊着,我出去一会儿。”说着,就退出了病房。
  
  “爹,这人是谁呀?怎么叫你四大爷?”陈阳宝问。
  
  父亲却摇摇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是谁家的孩子,见面就称呼我四大爷。不管怎么说,他是一个好孩子,这两天为了照顾我,觉都没睡好,端屎端尿的,不容易,咱们得好好谢谢人家。”
  
  听了父亲的话,陈阳宝赶紧追了出去,没想到年轻人早就不见了,他只好返回病房。这时,正巧碰到医生查房。父亲便把儿子介绍给医生,医生惊讶地说:“那个年轻人不是你儿子呀!哎哟,不得了,那个小伙子值得点赞。昨天夜里老爷子突发脑梗,要不是小伙子在旁边守着,及时发现,老爷子恐怕就见不到亲儿子了。”
  
  陈阳宝听后,愧疚不已,如此说来,年轻人就是父亲的救命恩人呀!接下来的两天里,陈阳宝在照顾父亲的同时,不忘寻找那个年轻人,然而他找遍了医院,也没找到。
  
  这时,父亲却嚷着要出院。没办法,陈阳宝只好去找医生,医生并不赞成老爷子现在出院,说是还没过危险期,如果再复发就不可收拾了。
  
  听了医生的话,父亲多住了两天院后,说啥也不住了。陈阳宝只得找医生开出院证明,医生没辙,只能放他们走,但申明出院后出什么事,医院概不负责。
  
  就在父子俩收拾东西的时候,年轻人竟然拎着水果推门进来了,他立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讪讪一笑道:“四……大爷,身体恢复得不错呀!都能出院了。”
  
  见到年轻人,父子俩都挺激动的。陈阳宝上前抓住他的手说:“这两天我四处寻你不见,医生都说了,多亏了你呀!你哪儿也别去,咱哥俩喝一杯去!”年轻人抽回手,有些窘迫地说:“我……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说完,转身就走。
  
  陈阳宝觉得年轻人的举止有些奇怪,他紧走几步跟上年轻人说:“小兄弟,留下姓名和电话号码吧,有空的时候,咱们再联系。”
  
  年轻人这才告诉陈阳宝,他叫郑轩,留下了手机号码后,急匆匆地离开了。陈阳宝返回到病房,就听父亲痴痴地说:“这孩子,刚才叫我大爷,四字也去掉了。”
  
  回到家,父亲休养两天啥事没有,陈阳宝悬着的心落了下来。父亲怕耽误他的工作,让他赶快回去。
  
  临走的前一天,陈阳宝拿着发票再次来到医院,报销父亲的医药费。办完事出来,在医院的大厅里,陈阳宝猛然发现一个身影,是郑轩。郑轩很急的样子,一路小跑,没坐电梯,沿着楼梯迅速上了三楼。
  
  陈阳宝紧跟着也来到三楼,一进走廊,就听到从一间病房内传来哭声。陈阳宝心里一紧,立马明白这哭声意味着什么。
  
  郑轩走进病房,不一会儿,一个一脸悲戚的男人随郑轩又来到走廊,两人交谈着什么。远远地就听郑轩在说:“大哥,你放心,我们公司提供殡葬一条龙服务……”
  
  陈阳宝险些栽倒,原来郑轩是殡葬公司的,难怪这么神秘莫测,如此看来,他照顾父亲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啊!顿时,原先对郑轩的感激换成了愤怒,待郑轩转身离去时,陈阳宝迎上前一把薅住他的衣领,怒道:“小子你是找抽啊!你是不是盼着我爹早死呀!”
  
  郑轩赶紧解释:“大哥,您别生气,我只是混口饭吃……”
  
  “那你怎么会管我爹叫四大爷呢?”陈阳宝问道。
  
  郑轩小声地说:“这是行话,四和死谐音,四大爷就是死大爷……”“死你大爷的!”陈阳宝怒不可遏,将郑轩推倒在地,想打他一顿,却被旁边的人拉住了。郑轩趁机爬起来溜掉了。
  
  回到家里,陈阳宝心里的气还没消,没想到父亲却又提到了郑轩,问他有没有在医院里看到他。陈阳宝怒道:“别提他,要不是被人拉住,我今天要好好教训他一顿。”
  
  接着,陈阳宝就把医院里发生的事说了出来。父亲听完,沉默了半晌,才开口说:“你不该打他呀!他没做错,生老病死属正常现象,逃避不了。对于要死的人来说,生前看到殡葬的人,那是安慰,谁不想死后早点入土为安呢?”陈阳宝睁大了双眼,他没想到父亲竟然埋怨起他来!
  
  一夜无话,第二天陈阳宝起床后,轻轻推开父亲的房门,想跟父亲道别。他看见父亲安静地躺在床上,便小声道:“爹,我走啦!”接连叫了几声,父亲都没反应。陈阳宝有些奇怪,再一探鼻息,却发现父亲已经死了。
  
  “爹呀!”泪水决堤而下,他悔不该当初提前出院。当他想到父亲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入土为安。哭了一会儿,陈阳宝擦干眼泪,犹豫了一下,拨通了郑轩的电话。半个钟头后,郑轩带着灵车,冰棺还有几名工作人员来到家里。一见面,陈阳宝就向郑轩道歉。
  
  郑轩大度地一笑:“没事,我们这行受委屈是难免的。大哥,节哀顺变吧!大爷也算是寿终正寝,人生圆满了。”陈阳宝点点头,哽咽地说:“话虽如此,可是谁不想让老人长寿呢!”“我们每天都跟死人打交道,看得多了,其实最悲剧的是那些插队进来的。”
  
  听了郑轩的话,陈阳宝不解地问:“还有插队想死的?”“有啊!四哥哥,四叔叔们,活着不走正道,不遵纪守法,不就是在插队吗?”陈阳宝心里一惊,郑轩的话还真在理。
  
  安葬了父亲,陈阳宝回到城里,向老板交还车钥匙时,同时提交了辞职报告,辞职报告上只有一句话:“不想插队!”
  
  老板莫明其妙地看着他,陈阳宝却头也不回地走掉了。原来老板暗中一直走私香烟,偷税漏税,干着违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