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人

  约翰是个线人,做这个活儿可以拿到和警察差不多的工资,每提供一条有价值的线索,还可以得到一笔酬金,他很喜欢这份差事。
  
  通过他提供的线索,警察已经破获了大大小小案件76桩,约翰可谓是功不可没。
  
  这天,城南一个名叫汉森小巷的地方发生了一起凶杀案,被杀者是个衣衫寒酸的瘦子,是个在其他地方乞讨的乞丐。警察很纳闷:什么人会去杀一名一无所有的乞丐呢?警察没有头绪,寻找线索的事情便又交给了交际广泛的约翰。
  
  约翰果然不负警察所托,很快便从一个收破烂的人口里得知,杀这名乞丐的应该是巴伦。据收破烂的讲,那晚他去外面买酒回来,看到一个瘦子在汉森小巷抢劫独自行走的巴伦,但是却被身材高大的巴伦反抓住了他的衣领,将他的头往墙上撞了一下,而后那名抢劫的瘦子便倒在了地上。
  
  听收破烂的人这么一说,约翰吃了一惊。
  
  约翰吃惊并不是因为收破烂的人所说与现场相仿,虽然死者确实是头部在墙上受到强力撞击致命的;他吃惊的是收破烂的人说的凶手竟是巴伦,要知道巴伦可是大善人,在约翰父亲重病住院的时候,还是巴伦给他家拿的医疗费。
  
  约翰想,自己绝不能将巴伦送到警局。
  
  这么想着,约翰便将这事掩盖了下来。
  
  可约翰没想到的是,过了没多久,这事还是暴露了。随着警方将提供线索的悬赏金额加大到一万美元的时候,那个收破烂的人前往警局说出了一切,包括说出曾给约翰说起过这件事情。后面的结果是巴伦被捕,约翰也被抓了起来,因为作为警方的线人,约翰竟然知法犯法,隐匿线索。
  
  念在约翰曾经为警方出力不小,法庭最终宣判:判处约翰一个月的刑期。
  
  刑满释放的这天晚上,约翰夜不能寐,突然听到了敲门声。
  
  楼道的灯光映照下,隔着防盗门,约翰看到来者是个挺文雅的人。来者自称要说些与约翰有关的事情,约翰便疑惑地开了门,让对方进了屋子。
  
  “约翰先生,您好,很抱歉在夜半时分打扰您!”进了屋子,来者很客气地向约翰打招呼说。
  
  约翰没有接话,只是狐疑地看着他。
  
  接下去,从来者的口中,约翰便知道对方的来意了,因为对方说:“我们已经知道你因为隐匿线索,被判刑的事。依照我州法律,警方已经不能够再用你做线人,因此你得为今后的生计着想了!”
  
  约翰还是愣愣地看着对方,不知道对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对方继续说:“我们有个来钱快的路子,想要和你合作。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不妨我们合作一把!”
  
  “什么路子?”约翰终于忍不住问。
  
  “您如果真想知道的话,不妨现在去和我们老板谈一下,您可要想好,莫错过机会!”对方说着,站起身来,神秘地冲约翰笑了笑。
  
  约翰犹豫了下,但想到今后的生计,还是跟着对方出了门。
  
  出门后,上了辆车,对方将约翰带到了一所豪宅内,在那里约翰见到了一个富态的中年人。
  
  “这是我的老板—伯特先生!”带路人向约翰介绍道。
  
  “幸会,约翰先生!”被称作伯特先生的人已经向约翰热情地伸出了手。
  
  寒暄了几句,转入了正题。伯特先生告诉约翰,他想要约翰加入他们公司。要约翰干的还是老本行,专门负责打探消息。不过与之前寻找线索目标不同的是,这是先有目标,需要打探的是目标家里相关的情况。
  
  “对了,忘了给你说了!”介绍到这里,伯特先生想起了什么,“我得先向你介绍下我们公司。我们是家债务公司,就是专门帮别人讨债的。当然,我们需要向客户负责追讨欠款,但是我们也不能因此就把欠款人逼死不是?所以我们得了解欠款人的所有底细,如此既人道不至于欠款人家破人亡,又能帮债主追讨到最高的款额,这样一来我们的提成也会高一些。”
  
  听伯特先生这么一说,约翰“哦”了一声,恍然大悟。
  
  “但是,我们缺乏的是线人,也就是摸清欠债人底牌的人。约翰先生您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所以我们恳请您能加入进来。至于酬劳尽可放心,绝对比您给警察做眼线要高得多!”伯特先生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