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多的非洲大象不长牙

  “没价值的大象”成为内战幸存者
  
  一群大象在非洲国家莫桑比克的戈隆戈萨国家公园里漫步。和其他非洲象不同,这群大象中无论公母,许多都没长獠牙,或者只长了很小的两颗。那是长达17年的莫桑比克日搅舾飧鲋秩旱募逵〖恰D谡狡诩洌曷「耆;で90%的大象被屠杀,数量从4000多头降到了三位数。象牙流向市场,换来的资金被投入战争,象肉则供战士食用。一些没有獠牙的大象,因“没有价值”,成为浩劫的幸存者。
  
  莫桑比克前脚刚脱离殖民时代,后脚就陷入了动乱。1975年该国独立后,执政党与反对派随即爆发冲突,国家陷入内战的深渊,直到1992年才宣告停战。
  
  然而,大象没有随着战争结束而停止流血。贫困和动荡常年困扰着这个国家,偷猎活动依然猖獗。
  
  2018年4月,莫桑比克警方在首都马普托的港口截获了从434头大象身上割下的3。5吨象牙,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象牙走私案之一。“野生动植物保护国际”组织警告称,再不阻止偷猎,大象将很快灭绝。
  
  同年7月,慈善组织“无国界大象”在博茨瓦纳国家公园里发现了90具大象尸体。“自从开展调查以来,我们每天都在清点大象的尸体。”组织负责人迈克·蔡斯告诉英国《电讯报》,“这是非洲最严重的偷猎事件之一。”
  
  疯狂的偷猎行为使象群悄然发生了变化。“在亚洲象中,公象有獠牙,母象没獠牙;在非洲象中,公象和母象都有獠牙。”《不列颠百科全书》如此介绍象牙。但现在,越来越多的非洲母象变得像亚洲母象一样,不长獠牙。
  
  偷猎让生存劣势变优势
  
  “不长象牙的现象如此普遍,说明了一个事实:猖獗的偷猎活动不只将某些个体从种群中抹去,还能对整个种群造成深远影响。”美国动物学家瑞安·朗表示。
  
  在自然选择中,只有2%至4%的非洲母象不长象牙。然而,偷猎行为硬是将它们的这一劣势扭转成生物学上的优势——不长象牙的母象更有希望从猎枪下幸存,并把这个特征遗传给后代。
  
  变化并不局限于莫桑比克,在偷猎猖獗的其他国家,大象发生了相似的改变。本世纪初研究者对南非阿多大象国家公园进行的调查发现,当地174只母象中不长獠牙的比例高达98%。
  
  偷猎不仅使有獠牙的大象越来越少,也使象牙尺寸“缩水”。根据美国杜克大学和肯尼亚野生动物保护局的研究,在偷猎重灾区肯尼亚南部,2005至2013年间记载的象牙比1966至1968年间(即非洲大规模偷猎开始之前)的象牙小得多;从偷猎者的天罗地网中幸存下来的大象,公象獠牙平均缩小了五分之一,母象獠牙缩小了三分之一。
  
  供职于坦桑尼亚南部大象研究项目的约瑟芬·史密特指出,遗传可以决定象牙的尺寸。
  
  根据《不列颠百科全书》的记载,象牙作为大象的獠牙,用于防卫、进攻、挖掘、剥树皮等。在打斗中,象牙可以保护脆弱的象鼻;在干旱季节,大象依靠獠牙在干涸的河床上挖洞取水。尽管尚未有科学家将有牙与无牙的大象进行全面对比,但史密特认为,没有獠牙的大象也找到了生存之道。
  
  对于大象改变行为模式,瑞安·朗不怎么乐观。“大象是生态系统中的关键,它们能为其他物种创造栖息地,许多低等动物非常依赖它们。比如,某些蜥蜴喜欢在大象啃过或撞倒的树上安家。”他警告称,如果大象的行为发生变化,整个生态系统会随之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