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要防的三种人

  草木皆兵是没有必要的,这容易导致疑神疑鬼,到头来庸人自扰,孤家寡人。但是,你若轻信他人,警觉度低,莺歌燕舞,也容易成为奸人的猎物。
  
  女生受骗上当的事,层出不穷,有的被骗财骗色;有的生米煮成熟饭,当了人家的“妾”;有的被骗巨款之后,追讨无门,家徒四壁;有的刚当了妈妈,沉浸在母爱的欢乐中,竟然发现丈夫另外还有四五个孩子、两三个老婆……这类事,你要记录下来,可以在电台说几年都说不完。所以,笔者十分喜g孟非的《缘来非诚勿扰》节目,一是真诚,二是水准高,三是启迪人生。反对这档节目的人,攻击这档节目的人,说句不客气的真话,十有八九是奸诈之人、邪恶之人。不信可以查核一下,大抵如此。
  
  第一类要防的人是神秘型。此类人是察言观色的“间谍式”人物。此类人有一个特点,他们专门打听离异女士详细的事宜,各种情节,进行深刻的研判;他们到处物色未婚女士的名字、资料,推算她们的财产到了什么程度,推测她们的喜好,她们性格中的薄弱环节,她们的朋友圈状况,等等。总之,这类人看人看物目光飘忽,白多黑少,眼露贼光,行踪不定。一旦他们觉察到有可以下手的“猎物”,他们便利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投其所好,接近你、认识你,一步一步锁定目标。
  
  他们用他们的圈套去套人,姑娘问他们,你是干什么职业的?他们说:“你猜猜。”他们一下子装深沉地把自己描绘成像黑格尔、冯友兰、老舍那样的人,一下子又把自己描述成一个“老干妈”那样的人,一下子又把自己说成是鲁智深、赵云那样的人。“辉煌”的经历,“多彩”的人生吸引了姑娘,她们开始崇拜了,信仰来了。歹徒见机会已到,他们就用各种理由借钱、合作、合股、众筹,什么形式都用上,然后突然失踪。一只好好的风筝断了线,无处可寻。姑娘们有上当的也不敢说,怕被别人耻笑,怕被别人讥讽。于是翻看着所剩无几的存折,落泪到天明,第二天又强作欢颜上班,日复一日。
  
  第二类要防的人是装扮忘我创业型。此类人装扮成做大生意的天之骄子,由于太投入工作与创造,忽视了个人婚恋。这类人的表演技术一流,有流利而极少失误的台词,有过人的演技,有激昂的手势以及华丽的语句。他们有的生了五六个小孩,有的小孩已经读高中,他们仍在人生的舞台上行骗。这类人与第一类不同,第一类人着重骗财,这一类人是“财色”兼收。他们专门骗一些有志向但容貌不算美的人,骗一些想做事但正在艰难前行的姑娘。这些骗子会说有许多大事等着他去完成,许多大生意在等他去做,他花去了人生最宝贵的青春年华,他至今不悔。“哦,理想的灯塔啊,啊,照耀着我越过了险滩,啊……”他们经常会朗读诗歌,在哪里抄来的不得而知。他们说为了创业呀,部署大生意啊,到了一把年纪,才知道志未酬,鬓已衰。然后就对着猎物感叹——哦,我心爱的你,丁香般的你,在哪里?在何方?
  
  姑娘和他好上了,他就当了新郎官了,有时他为了事业、创业、生意,可以失踪数天;然后突然回来,又编一些动人的故事,打消老婆的疑虑。等他把人娶到了,把妻子的钱全部控制了,就突然人间蒸发。你去哪里寻找他?连身份证、工作证及其他什么卡证都是假的,怎么找呢?就如一个人放一条鱼进了长江,放进密云水库,又要把这条鱼找出来,能吗?
  
  第三类要防的人是人生充满血泪史、充满了挫折、充满了被歧视的“志士”。这类人利用姑娘们善良、仁慈的一面,常常杜撰一些辛酸动人、曲折离奇的故事。他们可以悲壮地把自己从懂事起的经历用血和泪串联起来,可以把辛酸屈辱与心灵的创伤奏响共鸣曲。然后踱步,然后沉思、回忆,眺望远方,仿佛恶霸、他仇视的上司就在眼前。他们会抹去眼泪,会坚定地说:“只要有了爱,这一切又算得了什么?”他们经常把一些姑娘说得热泪盈眶,说得热血沸腾。于是,他们用爱作为幌子,骗取了信任,骗取了钱财,去创他们的“事业”去了,然后瞬间人如黄鹤飞去,杳无音讯。姑娘们一查,发现受骗者有一大堆,欲哭无泪,各自散去,留下的是对欺诈之徒的愤怒,藏于心间。
  
  广东人称这三种骗子是“博同情”“博好感”,东北人说:“忽悠,接着忽悠。”上海人早就认识这种人,说这是好吃“软饭”的人,最瞧不起这种人。说白了,除了一些上当受骗有苦说不出的姑娘外,还有谁看得起这样的骗子?没有。
  
  姑娘们,有空可看看孟非主持的《缘来非诚勿扰》节目,你会有所收获。这档节目有几个细节会令骗子无法隐藏的。一是你必须清晰地说出你的学历、经历、婚恋史;二是会有几个或若干同事、朋友评价你的为人,这很真实;三是必须回答各种提问,你很难绕过此关。
  
  如果换作你,你完全可以叫他说出所读的大学及专业、主攻方向、老师名字;完全可以提出想认识他的同学、朋友、同事;完全可以就他的专业提出一些相关的问题,等等。这一来,又有多少骗子可以过关斩将的呢?几乎不可能。因为,骗子们有一个共同点,几乎都是一些善于表演,熟记一些桥段的丑恶的人,阴险奸诈而又不好学习、不学无术的人。
  
  你问他们季羡林是谁呀?他们说:嗬,我们家乡没有“森林”,只有农田。你也可以问这类人,你问他“大仲马”是谁?这些人说:我们那没有“大种马”,只有一些“大种牛”。这,就是这类人的真实写照。当然,知识人中也会有奸夫骗徒贼人的,不过很少。他们知道骗人一次,终生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