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最佳

  大畹ノ慌员咝驴艘患衣袈槔奔榈男〉辏写未笱畲艘环萋槔奔榛丶遥掀乓睹某缘貌灰嗬趾酰羧钗寰鸵笱钊ヂ颉
  
  一天晚饭后,大杨捧着手机头也不抬,叶媚问他在玩什么,大杨笑着说:“为了天天给你买麻辣鸡块,我在‘抢最佳’呢。”看着莫名其妙的叶媚,大杨说,那家麻辣鸡块的店主建了个“麻辣鸡块一家亲”的微信群,凡是去买鸡块的,都被拉进了群,店主每天晚上都会在群里发红包让大家抢,凡是抢到最佳的网友,三天内去她店里消费,无论消费多少,都会优惠10块钱。
  
  叶媚听了,高兴地说:“那你也把我拉进群,这样咱们抢到最佳的概率就会大大增加了。”
  
  “这种小事我应付起来绰绰有余,你安心在家做美容追电视剧吧,这种粗活就全交给你老公我了。”大杨一句话把叶媚给拒绝了。叶媚没再坚持,不过,她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这天晚饭后,叶媚见大杨一个人躲在书房里不出来,她推门进去,还把大杨吓了一跳,一问之下,大杨还说是在“抢最佳”。
  
  叶媚有点生气:“大杨,你是不是有啥事瞒着我?”
  
  大杨支支吾吾地说:“还能有什么啊?就是在群里抢红包,要不是你爱吃,我才懒得抢,十块八块的钱,你以为我稀罕啊?”
  
  “你忽悠谁呢?一个卖麻辣鸡块的,能挣多少钱?还天天在群里发红包?”叶媚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疑惑,“这样吧,大杨,你把你的红包记录打开,我看看你抢了多少最佳,靠抢最佳是不是发大财了?”
  
  大杨磨磨蹭蹭地打开了微信支付,可账单一栏却是空的。“我手机运行慢,就把一些无关紧要的内存清空了。”大杨低头解释道。
  
  “好啊,大杨,前不久,我发给你一个520元的‘我爱你’红包,你也发给我一个1314元的‘一生一世’红包,原来这对你来说是‘无关紧要’的啊?”叶媚醋意大发,“这样吧,本来我想看看你的账单记录就算了,现在只好看你的聊天记录了。我也不全看,只看两个。”
  
  “把你和麻辣鸡块店主的聊天记录打开。”叶媚冷冰冰地下了命令。一看之下,她冷笑道:“我就知道聊天记录是空的,因为你心里有鬼!”
  
  紧接着,叶媚要求大杨打开“麻辣鸡块一家亲”的微信群。这个群的聊天记录很完整,群里人多嘴杂,除了抢红包,就是一些扯闲篇的话。
  
  “你不是说手机运行慢、要清内存吗?这群里的聊天记录占的空间够大,怎么反而不删了?”叶媚边翻着聊天记录,边数落大杨。
  
  突然,叶媚一伸手把大杨的耳朵拧住了:“好啊,你不是说‘抢最佳’吗?我怎么看你一个劲地在群里发红包呢?不给我解释清楚,我非把你耳朵拧下来不可!”叶媚嘴上说着,手上加了劲,疼得大杨一个劲地求饶。
  
  “老婆,你先把手松开,听我解释。”大杨带着哭腔说,起先他在群里“抢最佳”抢得太多了,他有些过意不去,再加上群友吵嚷着让抢到最佳的发红包,没办法,他只好发几个红包意思一下。
  
  就这样,抢红包、发红包,再加上跟大家东扯葫芦西扯瓢,大杨就把大部分时间花在这个“一家亲”群里了。
  
  听了大杨的解释,叶媚伸手点了他额头一下:“哼!你给我小心点,别让我抓住小辫子,否则有你好果子啃!”
  
  叶媚说完这话就出去了,大杨出了一头大汗。原来,麻辣鸡块小店的店主是大杨的初中同学杏花,俩人当年还是同桌。大杨第一次去买鸡块,俩人就互相认出来了。杏花没考上大学,跟着老公到县城打工,谁知老公意外去世了,留下杏花和一个五岁的女儿。
  
  大杨沉不住气了,他想帮帮杏花母女,在他的建议下,杏花建了这个“麻辣鸡块一家亲”的微信群,天天在群里发红包,让被拉进群的顾客抢最佳,以此招揽生意。为了让群里更热闹,大杨也经常发红包,有时杏花忙生意,大杨还帮着维护群里的秩序。
  
  有时大杨会给杏花发个私包,起先杏花不接受,后来大杨说算是借给她的,她才收了那些红包。不过,她一笔笔记得很清楚,还发截图让大杨看,说日后要把钱还给他。
  
  幸亏大杨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把俩人的私聊记录和账单记录全删掉了,要不然,叶媚非打翻了醋坛子不可。
  
  从这以后,大杨尽量少关注那个群了,避免再刺激叶媚,让她感觉心里不舒服。
  
  就这样过了几天,这天大杨快下班时,叶媚突然发了条微信来:“走,一块儿去买麻辣鸡块。”
  
  大杨不知叶媚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乖乖陪她去杏花的小店。叶媚手里还拎着一个大家伙,包得严严实实,让大杨心惊胆战。
  
  杏花看见大杨两口子都来了,大大方方地向叶媚表示感谢,谢谢大杨这段时间对她的帮助。
  
  叶媚面带笑容:“都是我让大杨这么做的。既然是大杨的同学,也就是我的同学,客气啥?”
  
  最让大杨意外的是,叶媚拎在手里的竟然是一台电子琴,送给杏花女儿的。
  
  往家走时,大杨不好意思地说:“老婆,谢谢你。只是你怎么知道小姑娘想要电子琴的?”
  
  “哼!太小看我了,你以为‘一家亲’群里的聊天记录我白看了?”叶媚的一句话,让大杨又惊出了一身冷汗,他们在群里讨论过给杏花女儿买电子琴这事,没想到让细心的叶媚看到了。
  
  大杨擦一把额头的汗,心想幸亏没对杏花动什么歪心思,要不然哪里逃得过叶媚的一双火眼金睛?又想到自己娶了这么个冰雪聪明的老婆,大杨喜滋滋的,还是安心在家,老婆孩子热炕头,最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