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对中国通信运营商的力量可能一无所知

  到中国的通信运营商,你的评价会是什么?
  
  资费高、网速低、覆盖差,典型的黑心垄断企业?
  
  与通信运营商相关的社会现象,正在被公众广泛讨论,例如欧美国家的地铁乘客看书看报,而我们却全在滑手机。大家一看到就反思:我们离了手机就不能活吗?中国人浮躁不爱学习的风气什么时候才能改变呢?
  
  今天,我就要为运营商“洗白”,来澄清一下这些认识误区。
  
  我们对运营商的认识误区
  
  第一个误区,运营商真的会偷流量吗?
  
  前阵子网上有个热门的话题:通信运营商偷用户流量。支持这种说法的例子有很多,而且每个都证据确凿的样子。我详细研究了网络十几起流量被偷的案例,发现无一例外,都源于用户错误的手机设置。
  
  大家常用的苹果手机有一个默认的设置,当Wi-Fi断掉后苹果手机会自动连接蜂窝网络。也就是说,Wi-Fi信号突然中断,那么用户手机就会用流量下载。国产手机在Wi-Fi断了后也会切换到流量下载,但通常会有一个提醒,因此跑流量的误会相对较少。
  
  事实上,通信运营商的计量和计费是两个系统,即使计量人员动了手脚,计费系统多收了钱,也无法给计量人员分赃。所以,运营商偷流量?真的是你想太多了。
  
  第二个误区,中国网速不如阿富汗?
  
  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的最新统计,中国已经全面实现了双20兆下载速度,即我们光纤入户的固网和手机接入4G基站的下载速率都是20兆以上。
  
  但有人说中国平均网速排全球130多名,甚至不如阿富汗。
  
  这个说法是怎么来的呢?这是因为中国除了有300多万座4G基站,还有200万座尚未升级的2G和3G基站。中国当年建设这些2G和3G基站时,阿富汗基本上就没有基站,后来在国外援助和自己努力下建了几个4G基站,然后基站的平均速率就上来了。这就好比你我各有两桌菜,我是十荤八素,你只有一个荤菜,然后你以荤菜占比更高为由,称你那桌菜更高级,这就很可笑了。
  
  不考虑覆盖率的网速比较,其实就是耍流氓。
  
  国外运营商进不了中国吗?
  
  运营商这个行业的确是国家垄断的。经济学管这种垄断叫做“行政垄断”,其目的不是为了牟取暴利,而是为了保证公共安全。即使在行政垄断之下,也要防止一家独大,要引入竞争机制,两家太少,因此全世界主流国家普遍都是3到4个运营商。
  
  中国有移动、联通、电信三家全国性运营商,还有几十家虚拟运营商作为补充,这种结构非常符合国际潮流。从整个电信行业来说,是国家严控下的行政垄断,但这三家运营商之间的竞争可是非常惨烈的。
  
  运营商员工的工作压力很大,每逢高校开学的日子,校园就是三家运营商PK的现场,早晨你五点钟刷上的海报,六点钟就被别家的海报覆盖,结果就是打架。运营商员工自嘲,连打群架都不会,还卖什么卡呀。
  
  总有人怀疑,中国的电信业市场没有开放,如果开放了,就没中国企业什么事了,这是一个很滑稽的误解。
  
  首先从电信设备上来讲,中国很早就开放了,爱立信、西门子、CISCO(思科)的设备到处都有,只是份额并不大,并不是因为国家控制,而是因为华为和中兴的设备质优价廉。中国就好比是一个种粮大户,正在琢磨着减产能呢,你背着一袋小麦去他家卖,这不是笑话吗?
  
  其次,在中国建网络必须要建全国性的,而中国地域辽阔,政府要求的覆盖率又极高,撒下一百个亿都根本没有效果,没有一家国外运营商有这个投资能力。所以说不是中国没开放,是开放了以后他们也不敢来。
  
  与此同时,中国强大的电信业也令外界公司不敢贸然进入中国市场。这要从中国电信业近二十年的快速发展说起。
  
  国际电信标准是国家核心竞争力。此前,国际电信标准被欧洲和美国把持着,中国只能搞劳动密集型产业,成了全球最大的手机代工基地,中国的巨型企业和海量工人只能挣点小钱。
  
  中国想改变“出大力,挣小钱”的局面,下定决心要在3G国际标准上搏一把。于是,在3G技术标准上就有了美欧中三个国际标准。
  
  欧洲标准最成熟,运营得也最成功。美国对此很不甘心,为了抢夺霸主地位,强行推出了一项新技术WiMAX。什么是WiMAX呢?说白了就是Wi-Fi组网,通过Wi-Fi上网打电话。这个新技术一经推出就被很多国家和地区追捧,日本、韩国、马来西亚、菲律宾等都部署了WiMAX。
  
  但是,这个技术路线跟中国和欧洲完全不同。欧洲和中国很生气,商量好联手抵抗,欧洲企业不生产WiMAX设备,中国不开放全球最大的电信市场,在两强联手的共同抵制下,WiMAX很快宣布破产。这几轮国际电信标准的斗争,中国搞得很有章法,联美抗欧挤进国际标准制定圈,联欧抗美保护了自家技术标准。
  
  现在,以华为等为代表的中国企业占据了全球近一半的电信设备市场份额,而且中国还有全球最大的电信市场,中国已成为国际电信业的超级大国。
  
  随时随地拿起手机就能用
  
  众所周知,越是繁荣发达的地区,电信成本就越低,例如在上海建个基站,根本就不需要铁塔,在大厦顶上一放就成了,一个员工骑个电瓶车就能维护十几个,覆盖上万高消费人群。而在农村花几十万建一座铁塔,只覆盖了几十户人家。一个月收话费800块钱,还不够铁塔的电钱。
  
  2017年底我去贵州考察,在仡佬族乡草王坝村,我发现很近的位置就有两座铁塔,用于服务被山头所隔开的两个村组。我一下车就测速,发现其速率高达30M。村干部给我介绍,当年建基站时,乡里安排村民漫山遍野地找信号盲点,找到后有奖。我跟这位村干部说,你村的网速超过了澳大利亚的堪培拉。
  
  前几个月我去了趟西藏,发现4G网速很给力,非常偏僻的西嘎门巴村下载速率39M。当地村民习以为常了,他不知道背后的投资和补贴有多少,不知道美国的偏远地区包括黄石公园都没有信号,因为人家的运营商不做亏本买卖。
  
  我们大多数人都认为手机有信号是正常的,没有信号是不正常,其实这并不是国际上的共识,在大多数国家里,没有信号才是正常的。
  
  外国地铁中乘客都在看书看报,而中国地铁里乘客都在滑手机,大家纷纷感慨外国人爱学习而中国人太浮躁。其实真相是外国地铁上没信号,想滑手机而不可得。
  
  近几年来,华为在欧洲承揽了一些地铁的基站工程,部分欧洲国家的地铁有信号了,然后乘客也都放下了书本滑起了手机。
  
  而在中国农村,人们可以用手机方便地沟通。政府从2003年开始了村村通工程,工信部每年都会给三个运营商布置偏远山区的基站建设任务,经过十多年的建设,中国的基站总数已经超过500万,这是一个极为惊人的数字,相对而言,美国基站只有20多万,中国的人均基站数已远超美国。
  
  联合国认为电信权也是人权,国际电信联盟提倡“普遍服务”,中国是贯彻“普遍服务”最积极最有成效的国家,这是人权的一个大亮点。
  
  其实我们老百姓并不关心这些政绩和理念,关心的是随时随地拿起手机就能用,我们已经做到了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