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佛爷造型变化藏着时尚密码

  猫界“名模”舒佩特有双珍珠般的眼睛。它玩iPad,有灵性,为美妆大牌、汽车公司拍广告,还上过知名杂志《时尚》封面。
  
  2月19日,它在一夜之间成为猫界“富豪”,因为主人离世,给它留下约1。5亿英镑(约合13亿元人民币)的“遗产”。这位爱猫如命的主人就是时尚传奇人物卡尔·拉格斐,他还有个更为人所知的称呼——“老佛爷”。
  
  白马尾、黑墨镜
  
  老佛爷爱美,喜欢照镜子。这时候,舒佩特就会悄无声息地踱过来,与他一起立在镜子前。米白色的舒佩特歪着头,看着颧骨高凸的老佛爷绑白色马尾、打黑领带、戴黑手套、套上极窄西装,最后戴上黑色墨镜。
  
  早在2007年,他的黑白造型便印在中国观众心里。10月19日晚,88位世界超模穿着2008年春夏新款走在灯火艳丽的居庸关长城,其中有一半是中国模特。走秀后,芬迪终身首席设计师拉格斐从印有“双F”的造型板后缓缓走出。他为芬迪量身定制的这个标志被芬迪沿用了50多年。两个F上下颠倒、互相缠绕,传递“Fun,Furs(有趣、皮草)”的概念。老佛爷站在“双F”旁边,黑墨镜挡住了他半张脸,面对中国媒体的闪光灯,他难得扬起嘴角,随后马上恢复冷酷表情,毕竟他是全球第一位在长城办展的时尚设计师。老佛爷在那场“长城大秀”后,他分别在2014年和2015年春节前夕画生肖马和羊,祝中国粉丝新春快乐。七匹狼也收购老佛爷同名品牌在中国的运营实体控股权,他与中国市场的合作愈加紧密。
  
  熟悉老佛爷的人都知道,他“画设计草图比说话还快”。拉格斐和芬迪自1965年起就开始合作。至今,芬迪已经收藏了超过7万张拉格斐的手稿。他画草稿,一不满意就立刻把纸丢到垃圾桶,他说:“这是一种健康的工作态度。”当画出满意的作品,他就直接把它寄到工坊,以便团队按图作业。团队也不用担心难以操作,因为拉格斐会把所有技术细节都附在草稿上。设计皮草时,他突破常规:在皮草裙上打褶,用不同种类和颜色的毛料做嵌花,制出明亮的夏季皮草。他还“叛逆”地将皮毛染色、修剪、以24K镀金,在皮草上绣珠宝和亮片。
  
  除了芬迪,老佛爷还是香奈儿的终身设计师。他曾凭一己之力,使处于瓶颈的香奈儿成为世界上最赚钱的时装品牌之一。他的私人图书馆有至少6万册藏品,被称为“全球最美的图书馆之一”,他还发行同名报纸《卡尔日报》,分享时尚观念。
  
  此时,老佛爷的造型正如他在时尚界给人的印象,神秘、高傲、令人难以企及。然而,他并不总绑着白马尾、戴黑墨镜。纵观老佛爷一生,他每次造型的转变都标志着他的一段重生之路。
  
  黑短发、花衬衫
  
  1954年,一位留着背头短发的男生获得国际羊毛局(知名羊毛纤维纺织品认证机构)时尚设计大奖的外套组冠军。他腼腆、不太敢看镜头,轻声说:“我是卡尔·拉格斐。”当时的评委、设计师皮埃尔·巴尔曼看中他的才能,让他任设计师助理。就这样,拉格斐进入时尚界,并在几年后成为时尚风向标。而这一切与他的成长经历和工作经历息息相关。
  
  1933年,拉格斐出生在德国汉堡的一个富裕家庭。父亲奥托·拉格斐在一家美国奶制品公司的德国分公司担任管理者。自小起,小拉格斐就喜欢画画,“天天握着画笔到处采风”。热爱时尚的母亲经常给小拉格斐买衣服,不想他“在两天内穿同一件衣服”。二战时期,拉格斐一家迁往德国北部,他转到当地一所学校就读。学校规定,学生必须穿正式套装、打领带,这让拉格斐很不习惯。也许从那时起,他就想自己设计服装了。
  
  而严厉的母亲则影响了他的审美以及人格。14岁时,拉格斐想抽烟,“让自己看起来成熟点”,妈妈却泼他冷水:“抽烟会让人一下就注意到你的手指,但你的手指太丑了。”一次,拉格斐戴了圆礼帽,妈妈却笑他“像个老头子”,此后,拉格斐都很少戴帽子。如果妈妈问他话,他思考超过10分钟,“我妈会狠狠地赏我一巴掌”。母亲要求他必须总是思维敏捷、说话利落。老佛爷曾回忆,有这样严苛的母亲,童年“一点都不开心”,但“她确实影响了我的一切,不管是性格还是艺术品位”。
  
  数年后,在羊毛局那场让拉格斐脱颖而出的时装大赛中,他结识了伊夫·圣·洛朗。后者在另一组合中胜出,并被《时尚》杂志看中,仅数年他便成为“迪奥首席设计师”。相较之下,这时的拉格斐还只是设计师助理,但他和洛朗都很年轻、想法也合拍,两人经常一起探讨对时尚设计的理解。于是,初出茅庐的拉格斐不断从身边人吸取“时尚营养”,他穿花衬衫,后来还留了长卷发。但一段时间后,他发现“画草图时,头发会垂落到脸上”,而且他觉得自己“没什么设计发型的天分,也不喜欢黏腻的发胶”,便开始绑马尾。年岁渐长的他还迷上高领衬衫,因为高领“可以遮住颈纹”。这一时期的拉格斐身材笔挺,大胆尝试着多种前卫造型,而从黑棕逐渐转白的头发也象征着他在时尚圈的影响力进入新阶段。
  
  不过,有段时间,拉格斐却对自己的身材自暴自弃。拉格斐曾在活动中结识一位法国贵族。对方有迷人的忧郁气质,给拉格斐带来许多时尚灵感,却在1989年因病去世。拉格斐失去了“灵魂好友”,消沉了一段时间,放弃对身材的管理,直到数年后才恢复苗条身形。
  
  狂减肥、戴手套
  
  2000年的某个清晨,拉格斐突然不太高兴。他看着镜中的自己,身材臃肿,脸上分泌些许油脂。这些年,他吃汉堡、喝饮料,身材圆润,出门还要用扇子遮住双下巴。“我也想穿艾迪·斯理曼设计的西装。”拉格斐说。
  
  艾迪·斯理曼是迪奥著名设计师,他设计的服装以极窄、纤细着称。为了穿下这套窄版男装,拉格斐决心减肥——13个月减42公斤。当时,医生建议可以试试抽脂,但拉格斐拒绝了。他开始禁吃淀粉、油炸食物,并把每日热量摄入限制在1200卡之内。上半年,他一日三餐都吃果汁、鸡蛋、蔬菜和鱼肉,但下半年,他早餐只吃无脂酸奶和烤面包,午餐吃鱼和蔬菜,晚餐喝蔬菜汤。很喜欢吃巧克力的他拿一颗放在嘴里、尝尝味道,就把它吐出来。减肥期间,他觉得食物“对我来说就像一堆塑胶,难以想象人类会把这些东西吃进嘴里”。他对于饮食的乐趣只剩下低卡可乐。他一天要喝掉10瓶,“从起床的一刻到上床前,都在喝可乐,凌晨也喝”。
  
  这种自律、严苛到接近疯狂的减肥法果然奏效了,他完成减肥目标,成了一位“充满时尚感的瘦子”。后来他和医生出了一本减肥畅销书《卡尔·拉格斐的减肥之道》。他说:“你必须和我一样无聊,才能减肥成功。”同时,他也很自豪:“减肥,就像离开一个你不喜欢的人。这个过程可以帮助你重新定义真实的自我。”
  
  老佛爷还把“苛刻审美”延伸到全身。他觉得发色一定要保持纯色,否则“看起来有点儿脏”,如果他发现有些许灰白发丝,他一定会用干洗发剂把头发弄成全白,“这样看起来干净利落,很舒服”。同时,他也戴手套。他曾说,在古时候跟戴手套的人打招呼是不礼貌的。人们解读拉格斐此意是“不喜欢被打扰”。而他戴的也不是一般手套,而是露指手套,这是因为这样一来,他“一有灵感,就可以随时随地画草图”。同时,“露指的手套让手臂看起来更长”,在法国,“手臂长代表影响力大”。
  
  这一时期的老佛爷对自己刻薄至极,他把“打扮不是为了杀戮,而是为了生存”当作信条并贯彻始终。其实,离世前,老佛爷深居出,他不许外人进入他的房间,除了女佣和舒佩特。在法语中,舒佩特有“我的小宝贝”之意,在创造无数时尚传奇、经历人生苦痛之后,老佛爷大概把最后的柔情都留给了他的“猫咪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