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顾客

  这天,老吴在街头乱逛,突然被塞了份广告,上面说店家因拆迁,所有仿古纯木家具大甩卖。仔细一看,老吴起了兴趣,这些家具的用料不是一般木头,皆是名木,而且均是传统的自然接榫。
  
  第二天一早,老吴就出门了,来到甩卖地点。这是一条老街,就着破旧的墙壁开了一个大门洞,门洞两边各写一个大大的“拆”字,墙头上插满了五颜六色的小旗子,迎L招展,顺门洞往里一走,是一个硕大的老式库房。
  
  老吴走进门,迎面就来了一个瘦瘦的年轻男人。男人约莫三十来岁,小眼睛,中等个头,其貌不扬,却给人一种精明又利索的感觉。
  
  “大哥,看看啦,没剩多少了。再过三四天,这里就要清场啦。”年轻男人说的是南方话,随手递给老吴一张名片。老吴一看,这人名叫宋吉祥。
  
  老吴打眼一看,房子很大,满满当当地摆着家具,上面落满了厚厚的灰尘,有的家具已经包装好了,上面写着名字,显然是已经售出了,有待运输。三面墙上都写了拆字,迎面墙上挂着红色的巨幅标语,上面写道:“挥泪赔本,我要回家。”另两面墙上也有类似的标语。店里稀稀拉拉地有几名顾客,在东瞧西看。
  
  宋吉祥拍着一个书橱,对老吴说:“好东西,大哥!和白送一样啦,不要会后悔的。”
  
  说实话,老吴在识辨木头方面是外行,但他非常喜欢仿古家具那种古色古香的品貌。见老吴犹豫,宋吉祥指点他看家具上那传统的接榫和木钉,确实不假。最后,老吴买下了两个檀木花架。
  
  过了几天,老吴的朋友大张来他家做客,老吴就向他显摆那两个檀木花架。大张是木匠出身,开一家经营根雕的店铺。他打眼一瞧,随口说:“什么檀木?水曲柳的,错不了。”老吴不由得泄了气,但想想也没花多少钱,也就没放在心上。
  
  两个月后的一天,老吴路过宋吉祥的家具店,见那店还没拆,他突然明白了,这不过是在做“拆”的文章,以此来促销。他想了想,也没去退掉那两个花架,花架的样式他还蛮喜欢的。
  
  一晃半年过去了。一天,老吴看报纸时发现,随报纸夹来了一份广告,内容是因拆迁而甩卖玉器。放下报纸,老吴就赶了过去。玉器店又在偏僻地段,墙壁上写有几个圈着的“拆”字,一幅红色标语挂在店门上,写着:“响应政府拆迁政策,保本处理所有物品。”
  
  老吴一进店门,迎面碰上了颇有老板风度的宋吉祥,只见他笑嘻嘻地说:“大哥,你好啊,好久不见了。”老吴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大约看出了老吴的困惑,宋吉祥解释道:“我改行了,总得挣口饭吃不是?放心好了,这些都是纯正的岫岩玉,不会糊弄你的。咱就是借拆迁这个由头,挣点小钱。”
  
  老吴没怎么搭理他,但还是花了几百元钱买了一个玉石笔筒。因为这件小东西很精致,拿着把玩一番也不错,再说,他也不在乎那几百元钱。结果三个月后,笔筒就让老吴扔了,因为腻子脱落后,坑坑洼洼的,十分难看。老吴叹了口气,不得不佩服,这个宋吉祥的确是一个忽悠高手。
  
  一晃又是大半年。一天,老吴闲来无事,去了大张的店里。根雕这种买卖,一般生意都比较冷清,因此,他俩就进里屋下起了棋。谁知大张居然连输三盘,按理说他不是这个水平。老吴想,肯定是大张心里有事,一问才知道,昨天大张接到通知,他的店铺在拆迁范围之内,而且,已限了搬迁时间。
  
  大张蹙着眉头叹道:“这些东西往哪里放?怎么处理啊?”
  
  忽听外面有人喊,大张便走了出去。老吴点上一支烟,坐在里面悠闲地抽了起来,只听来人用南方口音道:“大哥,您的店铺要拆了,我想暂时租用一下,绝对高价。这是我的名片,宋良策,叫我小宋好了。”
  
  老吴心里犯起了嘀咕,这口音似乎有点耳熟。于是,他走出屋子一看,眼前的人正是宋吉祥。宋吉祥一见到老吴,像见到老朋友一样,热情地说:“哟,大哥,是您啊,幸会幸会,您这是”
  
  老吴苦笑一声,觉得不解气,就说:“良策兄弟,你来晚了,这个店我已经租下了,正在策划呢。”
  
  宋吉祥转动两下眼珠儿,说道:“不可能,大哥,您做不了这一行。”
  
  “怎么见得?”
  
  宋吉祥狡黠一笑:“因为您是个‘好顾客’,好顾客是做不好生意的。还是把店租给我这个‘好卖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