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礼风波

  我在县中读书时,有个关系很铁的同学,姓李,木子李,单名一个准字,标准的准。时隔三十年,想不到李准给我发来请柬,说是一月八日,他女儿喜结良缘,在县城的皇轩大酒店举行婚礼。
  
  这天,在县城汽车站,我迎面碰到另一个三十年未谋面的同学张进。他听说我去李准家喝喜酒,也要去。因为他儿子结婚时,李准很客气地不请自到送了人情。然而,张进身上没带钱,向我借了800元。
  
  到了酒店,只见门前宽阔的空地上,安放了两个很大的用鞭炮组成的红心图案,我心想:李准发财了,把女儿的婚事搞得这么隆重。刚想跟着张进走进大门,只听鞭炮齐鸣,回头一看,十几辆婚车依次而入。我观望了一会儿,发觉不见了张进,就匆忙进去。
  
  只见大门两边各设一个签到席,不用想,今天有两户人家同时在这里举行宴会。那么哪个签到席是李准的呢?我扫了周围一眼,未见熟悉的人。正在左右为难之际,左边签到席上一位胖乎乎的美女朝我点了点头。我走近一步,问了问,美女笑得更加灿烂,连声说:“不错不错,是是是。”她指了指签到簿,“请签上你的大名。”我工工整整地写上自己的名字:陆敬之。
  
  美女接过我的红包,随手拿起嘉宾登记册,找了几遍,抬起头不好意思地问:“请问陆先生,您与李准……”“哦,我与他是三十年前的老同学。”“怪不得……”美女又是一笑,在登记册的后面添上我的大名,“玫瑰厅,里面请。”
  
  我正往里面走,刚好看到张进在东张西望,左右徘徊,就拉着他一起进去入座。
  
  酒喝到一半,突然有人朝我肩头上拍一记,说:“小六子,什么时候到的?”原来是李准。我说与张进一块儿来的,李准却说:“不可能,上菜前我还问过签到台,说独缺你小六子没有到。”因为登记册上没有我的名字,心里多少有点不舒畅,我说:“你是诚心诚意请我还是虚情假意?”李准眼睛一瞪,说:“什么意思?”“真请我为什么登记册上没有我的名字?”
  
  “胡f八道!登记册是我亲自弄的,别人我可以忘记一百个,你小六子最讲义气,帮了我很大的忙,我永远不会忘记!”说完,李准定定地望着我,突然开怀大笑,“小六子啊小六子,你人未老已痴呆。今天有两家人家举行婚礼,十有八九你弄错了。你在哪个签到台上签到的?左边那个,还是右边那个?”
  
  邻近几桌的人听到对话,都好奇地看着我。我也真的以为自己送错了人情,好像做了贼被当场抓住,羞得满脸通红。正在尴尬之际,突然看到那个胖乎乎的美女在大厅里穿梭,我说:“就是左边签到台上的这个美女接待的。”李准一愣:“那肯定是我侄女搞错了,对不起,喝酒喝酒,吃菜吃菜,招待不周,怠慢怠慢!”他拍了拍我肩头,朝别桌敬酒去了。
  
  这时,坐在我旁边的张进拉了拉我的衣角,悄悄地说:“如果你没有弄错,那肯定是我弄错了。你说是大门左边的签到台,我当时是在右边的签到台上签到的,我们两个人总有一个出了洋相。但我问清楚的,对方很肯定地说是李准家女儿婚庆。这是怎么回事呀?”
  
  我们正疑惑之际,李准与胖乎乎的美女同时过来了,李准说:“小六子,对不起,怪我糊涂,平时喊惯了小六子,这登记册上顺手也写了小六子。也怪你,签小六子不就行了?弄个陆敬之这么酸溜溜的名字,啥人还记得?我来打个招呼,请你安心吃酒啊!”
  
  我的大名叫陆敬之,上学报名、上户口、拍身份证用这个名字。平时,所有人包括同学都喊我乳名:小六子。
  
  无意间闹出个笑话,大家说说笑笑很开心,唯独张进闷闷不乐,他又悄悄地跟我说:“如此看来我真的送错了红包,怎么办?去讨,有点难为情;不讨,要给李准补上一份人情。否则,白吃酒算什么呀!”
  
  补人情又要钱。我翻了翻钱包,没有更多的钱了。正一筹莫展呢,进来一个风度翩翩的小伙子,大声说:“对不起,这边的各位亲朋好友,打扰一下,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位叫张进的人,如果在的话,请你挥一挥手,我们有一份纪念品要送给你。”
  
  “在在在。”李准抢声应答,“张进,张进!”张进一脑子糨糊,僵硬地举起手摆了摆。
  
  小伙子手捧一束鲜花走到张进面前,说:“这束鲜花是我们厉镇送给你的,他对你的热情表示感谢……”张进一头雾水:“等等,你说是谁送我鲜花?”
  
  “厉镇、厉镇呀!”“哪个厉镇?”“本镇镇长厉德龙呀!厉镇女儿今天举行婚礼,厉镇刚从国外考察回来,他对所有来宾的贺礼一律退还。因厉镇与张进先生素不相识,所以特地派人买了鲜花表示衷心的谢意。”张进接过鲜花,手心里还多了一个红包。
  
  原来,李准与厉镇在本地方言中读音相同,所以,张进在签到时,对方的经办人员误听为厉镇,很肯定地收下了红包,幸亏厉镇长退礼给他解了围。众人齐刷刷地望着满面通红的张进,笑声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