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鲇

  江河里的水越来越浑浊,江鲇已经整整三天没吃到东西了,它小心谨慎地从石头缝里探出头,忽然眼前一亮,前方不远处就有自己最喜欢吃的大青虫。它像离弦的箭一般飞过去,哪知美食还未咽下,它就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
  
  江鲇听到钓者说:“嗬,好大一条野生江鲇!”
  
  旁人说:“你运气真好!快送到野生大鱼坊去,这东西现在可金贵了!”
  
  于是,江鲇就到了野生大鱼坊史老板的专用水池里。一想到不久之后,就要成为人类的盘中餐,江鲇沮丧极了,绝望地将腹部朝天,漂浮在水面上。
  
  史老板果然惊慌地说:“小王,快过来!这条江鲇好像严重缺氧,你赶快把池子里的其他鲇鱼捞起来杀掉,把水池清洗干净后,换上新鲜的水,打开增氧机,再把江鲇放进去。”
  
  江鲇不知史老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心想:你要吃我就吃吧,何必猫哭耗子假慈悲!
  
  史老板临走时还警告小王:“小王,好好伺候这条江鲇,如果它死了,我拿你是问!”
  
  水池里的同类被捞出后,环境清新了,水质洁净了,氧气充足了,江鲇慢慢恢复了生机。
  
  当天中午,江鲇听到店里来了客人:“史老板,有啥新鲜的野味没有?”
  
  史老板说:“有有有,廖局,您真有口福,今天早上有人刚送来一条鲜活的野生江鲇。”
  
  廖局长惊讶地说:“真的假的?现在野生江鲇可是稀罕物哦。你不会是拿家养的来糊弄我吧?”
  
  史老板赔着笑脸说:“怎么会呢?您是我的财神爷呢!您吃得多见得广,请亲自到后院水池看看吧!”
  
  两人很快来到后院的水池边,廖局长忍不住赞叹道:“哇,还真是条野生的江鲇哩!这么大的江鲇,在江河里长,少说也要七八年!”
  
  史老板附和道:“廖局您眼力不错,行家啊!”
  
  廖局长点点头说:“史老板,让李师傅给我清炖,时间要炖长一点,把它的野味炖出来,我叫几个领导过来尝尝鲜!”
  
  史老板要小王将江鲇捞起,当着廖局长的面过秤。廖局长一边走向楼上的包房,一边给几位领导逐一打电话,要他们马上来尝野味。
  
  江鲇知道自己死到临头了,它不肯就这样窝囊地死去,使出全身力气,从篮子里蹦了出来。小王抓住江鲇,放到案板上,刚举起刀,就被史老板低声喝住:“你要干吗?”
  
  小王一脸的纳闷:“不是要杀了它清炖吗?”
  
  “胡来!”史老板低声呵斥,“快给我放进池子里去。我和你说好了,今后我不_口,谁也不准杀它,否则,我扣你一个月的工资。”
  
  小王蒙了:“那还咋给廖局长清炖呀?”
  
  “死脑筋,冰箱里不是多的是鲇鱼吗?”说着,史老板亲自将江鲇放进水池里,又向池水中撒了一些鱼食。
  
  看来史老板是不想让我做饿死鬼,他撒下的该不是诱饵吧?管它呢,先填饱肚子再说。江鲇仿佛忘记了自己的处境,一时精气神十足,在池子里欢快地游起来。
  
  过了一会儿,店里又来了位客人:“史老板,好长时间没吃到你这里的野生鱼了,你这块招牌是不是要撤了?”
  
  “哟,是田局啊,欢迎欢迎!”史老板的声音里透着前所未有的热情,“您今天有口福了,早上刚收到一条野生的大江鲇!”
  
  “野生江鲇?”田局长哈哈笑道,“别是唬我吧?这东西现在可金贵了!”
  
  “不信?田局您亲自到后院水池来瞧瞧吧。”
  
  田局看完江鲇,乐呵呵地说:“嗨,还真是宝贝。赶紧给我炖了,我请个大领导来尝尝鲜!”
  
  当小王再次将江鲇从池中捞起,放进篮子里过秤时,江鲇吓得三魂掉了两魂半。可当田局长一离开,小王又悄无声息地将它放回了水池。
  
  经历了几次生死考验,江鲇悟透了史老板不杀自己的玄机:他在利用自己的野生身份招揽生意。那些高官局长,看的是野生的江鲇,吃的是冰箱里的鲇鱼。
  
  于是,江鲇也默契地配合史老板,只要客人来了,它就在水池里活蹦乱跳,尽显野性。客人一开心,愿意出高价吃自己的替身。而史老板更开心,因为进他口袋的是真金白银。
  
  江鲇以为自己可以高枕无忧了。不料这天来了一个千娇百媚的女人,她看见池子里摇头摆尾的江鲇,拉过史老板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撒着娇说:“我有了,听说江鲇最补……”
  
  “小王,把这条江鲇杀了!”
  
  史老板话音刚落,江鲇的身子就悬空了,接着“啪”的一声,江鲇的血溅了那个漂亮女人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