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化的教育

  2018年底,两篇与教育相关的文章先后刷屏社交媒体,引发全民热议。一篇讲的是在“宇宙补习班中心”北京海淀黄庄,学霸牛娃和他们开了挂的妈妈们奔波于各种辅导班、课外班。另一篇讲述的是“一块可能改变命运的屏幕”,248所边远地区学校与大城市的顶尖高中“平行直播”同步学习。从城市到乡村,结论似乎只有一个,那就是:拼!我要更拼才行!
  
  顶级校“明考”变“暗战”
  
  “宇宙补习班中心”黄庄刷屏了,“外人”惊讶错愕,但真正的“黄庄妈妈”们却不屑一顾:作者没有孩子或者孩子还小吧。
  
  O静(化名)的儿子2018年9月从小学成功升入北大附中,拿到入学通知书的那一刻,她不知为何鼻子一酸竟涌出两行热泪,“真的比我当年考上北大都激动。”这个结果,是她带着儿子多年奔波于各类兴趣班、辅导班、“占坑”班,动用了各种社会关系,搬了两次家、转了一次学,花费大量时间和金钱才获得的。
  
  北大附中是传说中的“海淀六小强”——海淀区最好的初中。据说,海淀“六小强”的录取比例比北京市的一本录取率还要低。这6所学校并不像其他普通初中那样主要接受学区派位过来的学生,而是除了“子弟”,他们还可以通过点招、推优、特长生、政策生、实验班、早培班等方式来选择最好的生源,具有一定的自主招生权。
  
  “这是一个口子。”朗静说。这种“口子”的存在,海淀不是北京的特例,北京也不是全国的特例。这些学校接受大派位的生源数量非常少,于是,“明考”变为了“暗战”。
  
  “顶级校、优质校有大量的保送名额。即使不参加高考,想要直接出国读大学的机会也多。北京四中、人大附中、清华附中、北大附中申请‘藤校’的机会甚至比清华、北大、人大还要多。”郎静说,这些都是家长们拼命也要把孩子送进优质校、顶级校的原因。
  
  “优质校很重视综合素质,并不是只要书呆子,因此,你要培养孩子全面发展,除了学习成绩之外,还要兴趣广泛,最好在某一方面出类拔萃,要给孩子一个完美的简历。有的家长甚至带孩子去非洲或者印度做公益,这是为了让学校看到:孩子除了成绩优异、兴趣广泛,还有视野开阔、三观正、有爱心等特质。非洲和印度太危险了,我带儿子去了汶川和贵州山区。”郎静说。
  
  据记者了解,对于教育改革的大方向和那些特殊小口子的矛盾,教育系统内的讨论和争论一直非常多。
  
  反对者认为,如果存在特例,这和基础教育阶段教育公平的大原则相违背;而支持者则认为,绝对的公平存在吗?独木桥不好,但大锅饭、一刀切就好吗?
  
  n外教育获取知识,学校变为社交场所?
  
  黄庄的刷屏让李嘉(化名)非常不安。李嘉是一家著名培训机构中关村校区的负责人,之前也是一名公立学校的老师,后来教委明令禁止在职教师在校外机构授课,在必须“二选一”的压力下,他选择了脱离体制。“虽然平台变化,但我作为老师的初心从来没变过。我不太明白,课外培训怎么就被妖魔化了,好像我们在做特别不好的事情。”不过,李嘉也坦承,社会上的培训机构门槛并不高,鱼龙混杂;也确实有个别家长,对孩子的教育模式有误区。“但这不是主流,现在绝大多数家长是非常理智的。难道这么多把孩子送辅导班的家长都疯了?这可能吗?”
  
  让他不安的是,又一次规模更大、更严厉的检查随之而来。为了合规,李嘉所在的机构已经取得的各种证照足足有20多个,“合规得都不能再合规了。其他相关规定也会严格遵守,比如不能聘请公立学校的在职老师、不能与升学有挂钩、晚上8点半之前必须放学……”但这并不足以让他心安,大多数位于写字楼里的培训机构,教室都非常狭小,“只要查消防,大家都不合格”。
  
  “因为小升初没有考试,老师们也没有了升学率的压力,老师讲好讲坏区别不大,所以家长你得自己想办法。”李嘉说,“现在课外教育已经是孩子获取知识、提升素质能力的主要途径,而学校更多是孩子交朋友的社交场所,不少家长也是抱着这个目的挤进名校的。”
  
  火爆的“线上黄庄”
  
  Alan已经在一家顶级互联网公司做到了总监级别,孩子上小学后,他突然发现自己以及身边的家长对于在线教育的需求简直可以用惊人来形容。朋友圈全部是各种拼课的链接,从外教英语、国学古诗,到声乐乐器、手工绘画,再到机器人编程、逻辑推理……“这个行业太有前景了,也太有钱景了。”于是,他跳槽到了一家在线教育的独角兽公司。
  
  随着在线教育的爆炸式发展,每个开挂的妈妈,都可以在家里打造出一个“线上黄庄”。这种强劲的市场需求,使K12教育(指学前教育到高中教育)成为资本追逐的热点,新东方、好未来(学而思的母公司)等已经上市的大型教育集团,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也非常优异。课程线上化确实解决了教育培训中两个最大的痛点:有限稀缺的名师和高昂的成本。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在线教育领域的融资数量高达200起,有人甚至将在线教育的这波浪潮与当年的电子商务相提并论。
  
  命运会改变吗?
  
  《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一文刷屏后,网易董事局主席兼CEO丁磊在朋友圈转发并表示,“这个事情太棒了!但我觉得现在只有200多所学校远远不够,应该有2000所,20000所。网易决定拿出1亿元支持更多学校落地这个模式。”
  
  丁磊之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自曝,为了让大女儿就读一家比较好的公立小学,他也曾买过学区房,还因此租房住了5年。“首富”尚且如此,黄庄妈妈们就不难理解了。
  
  刷屏文章也引起不少质疑:这块屏幕真的能改变命运吗?郎静说,自己也曾经鄙视那些很“拼”的妈妈:孩子有个快乐的童年、健康的体魄和乐观的性格最重要。“但后来我发现,快乐是需要资格的。父母是高知的很拼、父母是高管的很拼,甚至家里拆迁5套房的都很拼,我们有什么资格不拼?”O静和丈夫都在事业单位工作,“我们俩都是高考的受益者,要不是因为考上了个好大学,我们不可能有今天。”他们俩经常现身说法,告诉儿子学习的重要性。
  
  “我妈如果能把逼我的劲头用在她自己身上,我觉得我早就是‘富二代’了。”一个中学生在朋友圈调侃,收获了满屏的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