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鸡

  张勇酷爱吃鸡,可市面上能买到的鸡,他总觉得没有“鸡味儿”。最近,张勇听说,随着生态环境好转,郊区的山间常有野鸡出没,他便萌生了打一只野鸡来饱饱口福的想法。
  
  张勇本就喜欢摆弄枪支,他从五金店里购买了一支用于装修的射钉枪,又从网上采购了无缝钢管、瞄准镜、枪托、消音器等配件,依照从网上查到的教程,制造出一支以火药为动力,可以击发铅弹的枪支。白天人多眼杂,不方便行动,张勇又专门配备了红外线夜视仪。今天是他头一次试水,想到正宗野鸡那鲜美的味道,张勇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张勇哼着小曲开车来到郊外,选择了合适的地点,下车把枪架好,开始用红外线夜视仪寻找目标。
  
  很快,目标出现了,就在右前方,隔得有些远,看不清到底是野鸡还是野兔。张勇怕靠得太近会惊动猎物,而且他对自己的枪法很自信。他是个枪迷,真枪假枪玩过不少,这把自制的枪也已经操练过一段时间,有一定把握,于是他果断地扣动了扳机。
  
  枪响后目标动了动,打中了!张勇一阵狂喜,正考虑要不要再补一枪,突然“砰砰砰”,传来三声枪响。张勇一开始还以为自己的枪走火了,定睛一看,没有呀!这时身后传来了尖利的警笛声,警车驶近,三个警察下车,端着枪奔过来。原来,张勇被森林公安盯上了,警察鸣枪警告,张勇顿时慌作一团。
  
  两个中年警察上来控制住张勇,把他的枪缴了,另一个年轻的警察向右前方跑去。不一会儿,中年警察的对讲机响了,传来年轻警察的声音,他说有情况,招呼这边过去。
  
  两个警察押着张勇赶了过去。领头的中年警察问:“他打中啥没?”年轻警察说:“打中了。”
  
  “打中啥?”
  
  年轻警察指指地下,说:“你们看!”
  
  张勇也很好奇,不知道自己打中了什么猎物,就顺着手电筒的光低头去看,这一看,顿时吓得他魂飞魄散:只见地上躺着一个老者,一动不动。妈呀!太出乎意料了,张勇吓得差点晕过去,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自己明明看到的是野鸡野兔之类的小动物,怎么变成人了?张勇想不明白。后来张勇才知道,原来这老者远远看到车灯的灯光,怕被人发现,就躲在了石头后面。石头不够大,老者的半个头还是露在外面。红外线夜视仪只能通过温度感知生物,并不能辨别是哪种生物,张勇就误把那半个人头当作野鸡野兔了。
  
  大错已经铸成,张勇感觉自己一脚跌进了深渊,冰寒彻骨。
  
  这时,领头的警察俯身从地上捡起一顶帽子,只见帽子上有一双对穿的孔洞,散发着布匹烧焦的煳味,显然是枪眼。他再细看地上老者的头部,并没有损伤;探了探老者的鼻息,人还活着。三个警察采取了急救措施,不一会儿,躺在地上的老者悠悠醒转,敢情刚才他只是吓得晕死过去了。张勇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警察询问老者夜晚待在现场的原因,老者支支吾吾不愿明说,三个警察也没为难他,做了笔录,把张勇带走了。
  
  警方作了技术鉴定,张勇制造的枪支,枪口动能已经超过法定范围,属于非法枪支,幸而没有引发严重后果,但已经构成非法制造枪支罪。
  
  鉴于被告人张勇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且当庭认罪悔罪,法院给予从轻处罚,判决张勇有期徒刑三年。
  
  张勇没想到自己的行为后果如此严重,肠子都悔青了。他又转念一想,幸亏没把人打死,还算是不幸中的万幸,要是闹出了人命,这辈子就交给班房了。
  
  进了班房,张勇认真改造,积极表现,获得了减刑,两年多后被提前释放。他吸取教训,发誓再也不吃鸡了。起初还行,过了一年多,他就撑不住了,心痒难熬,每天唉声叹气。老婆就劝他想开点,他是自制枪支犯的事,和爱吃鸡没有直接关系,只要不再玩枪,想吃鸡就吃点呗。
  
  张勇想想也对,可市面上的鸡吃起来没意思,野鸡又不能打,怎么办呢?老婆给他出主意,听人说城郊青云山上有农户散养鸡,窝安在树上,那鸡能像野鸡一样飞,味道也是鲜美异常。张勇听了,怦然心动。
  
  这天,张勇开车带着老婆来到青云山,找到了那家独一无二的鸡场。这个养鸡场是老两口办的,养殖的柴鸡经过训练,逐渐适应了“树居”生活,真的会飞,飞行能力和沙鸡差不多。
  
  养鸡场的男主人有事不在,女主人接待了张勇夫妇。他们挑飞行能力强的鸡买了五只,现场请主人家给杀了,收拾干净。回家时经过一处地方,张勇觉得很熟悉,仔细辨认,他那天晚上打猎来过。
  
  张勇停下车,看着当年的出事地点,感慨不已。这时,几个卖熟玉米的妇女过来兜揽生意,张勇想知道自己那件事的影响,就装作不知情的样子打听。从几个妇女的讲述中他了解到,他的事早已传开了,还成了当地的热门话题。这本在张勇的意料之中,让他惊讶的是另外一件事。
  
  几个妇女告诉张勇,那个夜里上山的老汉,其实是在等他的老相好,相好没等到,倒差点被揭了天灵盖。老汉是个细心谨慎的人,和相好约会的事一直藏得严严实实、滴水不漏,没想到被一枪打得暴露了。本来双方的孩子不同意两位老人走在一起,才害得老汉约会时偷偷摸摸,这事发生后,迫于舆论压力,最终,双方子女同意了二老的婚事。
  
  两位老人结合后办了个本地特色的土鸡散养场,张勇车子里的五只“飞鸡”就是他们养鸡场的产品。
  
  缘分啊!张勇暗自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