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岛失踪记

  不幸的遭遇
  
  洋平是在濑户内海的一个海岛上长大的,小学六年级那年,父亲突然失踪了。那天晚饭后,父亲说要买包烟,便出了门,再也没回来。
  
  母亲带着洋平找遍了附近每个角落,始终没有发现父亲的踪影。
  
  母亲报了警,警方也爱莫能助,母子俩只得将寻人启事贴遍岛上的每根电线杆。照片中父亲穿着很花哨的衬衫,失踪那天,父亲穿的就是这衬衫,母亲当天还笑骂他像个老流氓,但此刻想的却是,衣着出挑更能让看启事的人留下印象。
  
  启事贴出后,他们得到了不少热心人的帮助,但也接到一些恶作剧电话,说人早死了,让他们别再等了。这些电话让母亲非常生气,她坚定地认为丈夫一定还活着。
  
  由于父亲只是“失踪”,洋平和母亲得不到任何抚恤金。母亲不得不出去工作,而且是同时做几份工,以至于连洋平每天的晚饭都顾不上准备。洋平常常一个人吃着面包或面条,遇到周末不上学,连午饭都要自己想办法解决。
  
  洋平非常懂事,总是想着如何减轻母亲的负担。他想到了钓鱼,于是找出了父亲曾用过的钓具,来到堤岸上,第一次便钓到了几十条小鱼。洋平把鱼带回家,母亲又惊又喜,做了一大盆炸鱼。从那以后,洋平每个周末都会去钓鱼。
  
  第三个周末,洋平的运气不太好,只钓了几条小鱼。这时,一个肩挎食品冷藏箱的大叔走过来,看了看洋平的水桶,说:“这么小的鱼,还不如把它们放回海里,等长大了再钓。”大叔说完,就拿起洋平的水桶,把鱼放归大海。
  
  洋平向大叔怒吼道:“你干什么?”毕竟,母亲和自己的晚餐就指望这些小鱼了。
  
  大叔没想到眼前的孩子会如此愤怒,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他一边说,一边从冷藏箱里拿出二十多条大鱼,放进洋平的水桶里。洋平不知所措,大叔说:“这些鱼可以冷藏,或者晒成鱼干,还可以做鱼松,快拿回家去吧!”
  
  洋平不知道说什么好,慌乱地收起钓竿,拎起水桶,跑回了家。
  
  又一个周末,洋平照例来到老地方钓鱼,那位大叔也来了。这一次,两人的关系融洽了不少。交谈中,洋平得知大叔姓真野,是海岛南边的渔民,听说最近有不少钓鱼客从岛外过来,便来这里向他们兜售自己捕获的海鲜。洋平有点不安:“大叔,你是做买卖的啊,那你怎么给我那么多鱼……”
  
  大叔挥挥手说:“那不算什么,我女儿跟你差不多大,我卖鱼从不收小孩的钱。给你的都是卖剩下的,不值几个钱。”大叔说着,又从冷藏箱里拿出许多很大的墨鱼。“这些墨鱼很新鲜,做刺身最好了,你母亲会做墨鱼刺身吗?”
  
  洋平摇摇头。
  
  “你家离这不远吧?我借一下你家厨房,给你做墨鱼刺身吧!”
  
  洋平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有办法拒绝大叔的好意。
  
  在洋平和母亲租住的那间平房里,大叔非常熟练地做好了墨鱼刺身。他不经意间看到了没有贴的寻人启事,并仔细看完了全文。
  
  大叔感@道:“你家出了这样的事情,真是太不幸了。”
  
  客气的往来
  
  就在这时候,母亲回来了,她看到家中有陌生男人,大吃一惊,洋平连忙向母亲介绍,他就是之前送鱼给自己的大叔。母亲要把墨鱼的钱给大叔,大叔坚决不收,母亲只好坚持让大叔把她买的蘑菇带回去。
  
  自那以后,大叔每隔两周就会来洋平家一次。大叔偶尔还会带来女儿做的小甜饼,小甜饼里的花生有点咸,正是洋平喜欢的味道。母亲收下礼物后,也会买一些手帕、饰物作为回赠。
  
  后来洋平注意到,只要母亲在场,大叔便会早早离去,只有跟自己单独相处,大叔才不那么拘谨。有时大叔会不经意地问起洋平家里的事,比如:你妈妈今年几岁了?你爸爸的事是真的吗?洋平为了不让大叔产生奇怪的想法,明确地告诉他,父亲只是失踪了,母亲在等着父亲回来。这时候,大叔便不再说什么了。那以后,大叔还是若无其事地来洋平家。
  
  有一天,洋平问母亲:“你不讨厌他献殷勤吗?”
  
  母亲说:“讨厌也没用,他总笑嘻嘻地说这不算什么,只是穷人间的相互帮助,实在不好拒绝。”
  
  洋平有点恼火:“可是,有邻居开始说闲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