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动物的错误常识

  马都站着睡觉马可以站着睡觉,但是如果它们感到很安全而且能够找到足够大的地方的话,它们还是愿意躺下来睡的。研究马的专家们坚信,在一个马群或者一个马厩中绝对不会发生所有的马同时躺下去睡觉的事情。他们说,总有一匹马是站在那里放哨的。
  
  猴子们之间互相捉虱子如果猴子们互相在对方的皮毛上找来找去的话,那么这和找虱子无关。这种温柔亲切的皮毛护理是为了建立联系。它们这样做,是为了自己得到别人的好感,在“老板”那里阿谀奉承、结成联盟、缓和气氛等等。研究者们找到了群体中的社会结构和护理者、被护理者以及护理时间之间的直接关联。这种行为经常可以清除掉皮屑和其他脏物,当然也有可能是虱子。但是,绝对不能认为动物身上到处都是寄生虫。
  
  鸵鸟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会把它的头埋到黄沙中去如果这样的话,这个可怜的家伙就会窒息而死,这并不是什么好法子。为什么鸵鸟会经常把头紧紧地贴在地上?因为这样它就可以听到颤抖的声音。然后,鸵鸟的长腿会帮助它们逃离敌人的追捕。鸵鸟的奔跑速度可以达到每小时80公里。但是,如果为了保护产下的鸵鸟蛋,它们就会撞死。它们平躺在鸵鸟蛋窝上,甚至还会把脖子缩进去。
  
  血液带有甜味的人更容易被叮咬蚊子根本嗅不到血液的味道,但是它们对温度有惊人的敏锐感。就连0。05摄氏度的变化,蚊子都能感觉到。因此,对于蚊子来说在夏天的傍晚找到一个符合口味的并不是问题。在一群人中,蚊子能找到能叮住的人也不是什么神奇的事情。它们比较容易受到呼出气体中的水蒸气和二氧化碳以及某种特定的带香物质所吸引,也就是那些大汗淋漓和满身香水味的人容易吸引蚊子的注意。只有雌性蚊子才会叮人,因为它们需要从血液中摄取蛋白质来产卵。但产完卵之后它们就不再叮人了。
  
  蚂蚁总是很勤劳蚂蚁的工作时间只占到其生命时间的五分之一,况且他们也没有缘由总是辛勤地工作。首先,它们的食物由昆虫的幼虫、蜂蜜、果子和兽类的尸体组成,营养十分丰富,以至于它们不用为了找到食物而挖空心思。第二,在蚁穴中,蚂蚁分工明确,有的专门看守蚁穴,有的专门觅食,有的专门给下一代和蚁后喂食。因为在一个蚁穴中会有成千上万只,有时候数百万只蚂蚁居住在一起,所以即使只有20%的蚁在工作也会让人看到一番勤劳工作的情景。
  
  被斩成两段的蚯蚓中的任何一段都能继续活下去蚯蚓的再生功能依靠位于它头部的神经节。这也就意味着,只有前半截可以重新长出尾巴来。但是,前半段被截得过短也不会有再生的可能。如果蚯蚓被斩断的前半段只有它的“鼻子”,而神经节在后半段的话,那么按理说有再生可能性的是后半段,但绝对不可能两段都再生。只有一些构造相对简单的蠕虫,例如涡虫,在被斩断成两截后,这两节身体都可以重新再生成为新的蠕虫。
  
  人不是从猿猴进化而来的的确,人不是由现在的猿猴进化而来的。人类和黑猩猩、卷尾猴拥有共同的祖先,但是,人们不能简单地认为猴子就是人类的祖先,而且在生物学界人们也只能非常秘密地这样称呼。灵长目动物分为猿猴亚目和简鼻亚目。简鼻亚目下有类人猿亚目。类人猿又分为新世界猴和旧世界猴。没有长尾巴的叫做旧世界猴,其中包括人猿总科。人猿总科又分为小型的长臂猿科和大型的人科,其中人科可以分为猩猩属、大猩猩属、黑猩猩属和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