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友可物色热爱体育运动的人

  交友是每个人的自由,是他个人的选择,旁人不必指引别人要谁和谁结盟,谁和谁应拜为兄弟,谁和谁要肝胆相照。交友是油画中的色调,各种色彩等于各种朋友,融洽了,才可有一种和谐的构图、一种跳跃、一种美。交友是国画中的呼应,有山必有水,有树必有鸟,有花必有草,相互衬托,才显得不冷清、不入孤境。
  
  正常的人,都是有三五知己,都是有熟人朋友的,国人的交友是有一种文化的,有“桃园三结义”,有“食客三千”,有“梁山泊108条好汉”,有“抵足而眠”,有“舍命陪君子”,有“礼贤下士”,等等。有了朋友,有了志同道合的同道者,生活会多姿多彩,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日子显得友情更为珍贵。
  
  如喜欢交友的人一样,社会上有一类人是不喜交友的,他们离群索居,做事独来独往,说话不时会冷言冷语,待人喜欢袖手旁观,评价事物怨声不断。这类人也有他们的同类,他们获得快乐的途径十分清楚,就是去骂社会、骂别人,怨恨各类事物,骂完了,怨了一个晚上,他们又迅速分开,每个人又处于离群状态,去构思下一次要骂的对象和要挤压的对象。只有这样,他才显得“充实”一些。
  
  一个人成功的时候,满街都是熟人、朋友、同学、亲戚。有一个官员,某某人说和这官员很熟,别人问怎么个“熟法”,他说,我和他在洗手间见过三次。至于吃了一顿饭就称兄道弟,一次聚会聊了三小时天就说是好朋友的事情,各地情况都差不多。仿佛都充满了浓浓的情义,实际上是借强人之势,借猛人之力,去为自己造势,去拉大旗作虎皮,布一个迷魂阵。
  
  一个人失败的时候,有困扰的时候,不顺利的时候,穷困潦倒的时候,熟人朋友一个个不见踪影,一个个冷若冰霜,一个个迎面走来,擦身而过,视而不见,一脸不屑。这种朋友,要来干什么,交来何用,虽然交友中说不定有实用主义影响,但这类人总不能搞“脸谱革命”,一副机会主义的做派。
  
  交友的时候,我们可以物色留意一些喜欢体育运动的人,一种有体育精神的人,喜欢体育的人,常参加体育活动的人。他们人生中有几种品格是十分可贵的,一种是对输赢有一种不往心里去记恨、记仇的正确理解。他们参加竞赛,常有输赢,他们知道要加强技术的提高,任何埋怨都是无济于事的,任何告状也没人理睬你,任何的贬损对方只会暴露自己的无能与奸诈。第二种态度是运动的团体合作会使人产生一种互帮的精神,一种团体的荣誉感,而不是那种自我意识强、狂妄自大的人。例如,一场篮球赛,某队友打疯了,打神了,三分球很好,上篮也很神速。那么,大家有球就会传给他,让他多投篮,以创造更高的命中率。这种风气,在名利场上是极为罕见的,名利场上,谁会把机会让给别人呢?很少有这样的人。第三种是体育精神好的人,他们绝不会出卖队友、出卖朋友、出卖友情,就如登山运动员,一条绳索连着众人的生命,一荣俱荣,一败皆败,谁都会顽强拼搏,关心队友,相互鼓励,直至攀至高峰。一场球是同样的,谁都不能挤压谁、打击谁,要心连心,要劲往一处使,这就是崇高的体育精神,而不是政客的小人之心。
  
  所以,我们青年人,要交友,请多物色一些热爱体育运动的朋友,多与他们相处,一起娱乐,一起谈论各种各样的事。交往这样的朋友,可以放开戒备,可以放飞心灵,可以放心交往。当然,喜欢体育运动、热爱体育运动的人,未必个个都是高人、能人、贤人,同样会有一些素质不高的人,品格有缺陷的人。但他们几乎有一个共同点,不刮阴风,不起恶浪,不造谣言,不残害无辜者。按比例而言,这种人的比例相当低,不必过于戒备提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