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水冲了自家庙

  李局长从县政府领回批示了的防汛方案,就急匆匆地回到水利局,召开“防汛抢险工作大会”,因为“大莽河”随时有决口的危险。
  
  不料,李局长才念了几个字,防汛办公室的老刘忽然站了起恚担“我反对!”
  
  会场中的所有人都紧张起来。李局长可不好惹,他人脉广,路子阔,城建局局长与他拜过把子,公安局书记同他亲如兄弟,教育局副局长和他有姻娅之谊……可以说,李局长在县里呼风唤雨。老刘竟敢虎嘴上拔毛,分明是自讨苦吃!
  
  看李局长脸色有变,同事们纷纷示意老刘赶紧坐下来,不要乱说话。然而,老刘非但没有坐下,反而越发激动,提高嗓门嚷道:“为了确保洼子沟两岸二百口老小的安全,只能加高堤坝,不能开闸放水!”
  
  有再一没再二,两次被打脸后,李局长恼了,把主席台拍得山响,台上的茶杯一蹦老高:“县里的决定你也敢反对?再瞎说,出去!”李局长本来说的是气话,意思是警告老刘别“挑战”领导,谁料,老刘却裁缝师傅戴眼镜——认起了真,甩门而去。
  
  其实,县里之所以选择在洼子沟泄洪,是有道理的。洼子沟,地形如同其名,是个低洼地带,到处是深山沟,把那大莽河里的一半水灌进去,也不成问题。而且,沟岸两个小村庄的房子都建在半山腰,再大的水也冲不上去。此外,那里的百姓不种庄稼,种果树,到了汛期果子已经收获了。所以,每年洪水来了的时候,就把大莽河正对着洼子沟堤坝上的水闸一提,让水尽情地流到深山沟里。
  
  这个泄水的法子是李局长刚上任时想出来的。泄洪不但能保护全县人民的生命财产,而且还能减少财政开支。要知道,这条大莽河贯通全县,加高堤坝的话,要花费很多人力物力。
  
  散会后,副局长留了下来,委婉地劝李局长把老刘叫来沟通一下。老刘是个老实人,很少同领导对着干。再说,在洼子沟泄水泄了好多年,老刘没说过什么,他还常夸李局长英明呢!今年老刘反对,会不会有什么蹊跷?
  
  可是,任凭副局长磨破了嘴皮子,李局长也没听。
  
  第二天,李局长按照原定计划去了洼子沟。在堤坝上转了一圈,副局长又说话了,他觉得百姓们的表情有点复杂,分不清悲喜。
  
  李局长笑着说:“前天出太阳,昨天下大雨,天的表情咱们管不了,老百姓的表情咱也管不着,哭还是笑,是人家的事,甭操那份心!”话虽是如此说,但李局长到底还是加了小心,今年的确与往年不大一样,往年泄洪前,百姓们只是把最值钱的东西放到堤坝上,而现在,堤坝上的东西比人还多。
  
  李局长问身边的年轻人:放个水而已,带这么多东西干啥?年轻人怪笑一下,解释道,他马上要换新家了,东西迟早也要搬,就趁此机会全搬出来了。说完,年轻人又可劲儿夸了李局长一番,夸李局长为民着想,水放得太及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