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产就这样分了

  宋朝真宗那幸辉紫嘟姓牌胂汀U牌胂桶焓露槔希椅薮Σ簧伞S幸淮位首宓囊銮滓患易游思也姆指畋舜朔茨浚殖隽艘桓龇皆布甘镂奕瞬豢慈饶值墓偎揪婪祝詈螅褪侨谜牌胂投狭烁鲂姆诜涣舨啤
  
  那官司的原告说,被告已分得的财产比他多,不公平。被告也顶着说,原告已分得的财产比他多,欠合理。用现在的官司术语说,被告提出了反诉。瞧上去,两方真是针尖儿对麦芒儿。一句话,双方都嫌自己的少对方的多,想在对方那里切一刀。缘由,两人都贪。
  
  这案子簟A椒胶孟裼兴挡煌甑睦碛珊椭ぞ荨T诳飧抢碛珊椭ぞ菥鸵雅弥魃蠊偻坊枘哉牵趺蠢硪怖聿磺濉W詈螅值搅嘶噬夏抢铮10多天过去了,真宗皇上也没个主意。张齐贤见状,便对皇上说:“我来吧。”
  
  在相府,张齐贤叫来双方,也不看他们有啥证据理由之类的,只说:是不是觉得对方多自己少?如果是,就在笔录中留下大名。原被告同声回答“正是”,便画押留字。张宰相暗暗一笑,随即大声宣判:原告已分得的财产归被告,被告已分得的财产归原告,此为终审判决!双方一听,登时没了词儿,前想后想,觉得判决切中关键,只能心服口服。既然都嫌对方多自己少,不就等于想要对方的,而不想要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