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死揭露

  沉重的脚步声使院内的气氛陡然紧张起来,男人们抄起武器准备战斗,塞拉举起手中的相机说:“不好意思吓到你们了,我叫塞拉,来自美国,是名记者,我可以……拍几张照片吗?”
  
  原来是一个女人,男人们松了口气把武器放下。塞拉站远拍了几张全景,又走进人群打算拍几张特写作新闻图,他们瞪大眼睛看着塞拉手中的镜头,本来就写满恐惧的脸上,表情更加紧绷起来。
  
  塞拉在一个孩子面前蹲下,友善地掏出一块巧克力递给他,他看着巧克力咽了口唾沫,却不敢接。塞拉眼巴巴看着巧克力没人接,轻声说每人都会有的,那个孩子接过巧克力犹豫了一下,轻轻咬下一角咂咂嘴,而后抬手递给妈妈:“妈妈生病了,妈妈吃。”
  
  因为这个细节,塞拉决定先不去采访联系好的部队,而是从难民角度上反映叙利亚战场。因为食物和她一脸善意的笑,男人们很快接纳了这位陌生的记者。
  
  饭毕,女人们统一抱着孩子面向墙壁,然后塞拉看着男人们拿过铁锨在院中挖了一口深坑,又从废弃的屋里抬出几具孩子的尸体温柔地放进去。得到允许后,塞拉抬起镜头拍下了这一幕。接着,她听到女人们在哄孩子:“再过几天就到咱们的新家了,那里有田野、山坡和鲜花,还有各种小动物在草地上玩耍,那湖里的水有巧克力的香味儿……”背后,男人们正用铁锨将那些死去的孩子埋葬。
  
  这一路走来,街道两旁尽是死尸,男人们会在尸体中寻些医药子弹食物等必需物资,塞拉觉得蜷缩死去的妇女孩子可怜,请求他们顺便把妇幼埋葬,男人告诉她:“夫人,这一路有很多这样的死尸,而我们的食物有限,如果走走停停,我们也会变成他们的。”
  
  可即使这样马不停蹄地赶路,依旧快不过子弹的速度。这天上午,路过一座将近废弃的镇子时,枪声毫无征兆地响起,孩子们连惊带吓根本无法奔跑。男人们开枪还击,暂时压住几个火力点,女人们趁机抱起孩子低头猛跑,塞拉飞快地按着快门,她曾骄傲地对别人说过:“战地记者手中的赌注就是自己的性命,如果照片拍得不够好,那是因为你距离炮火不够近!”
  
  塞拉像是一个老练的狙击手,听着枪声寻找作战场景。其实只要是战斗基本都会有狙击手,这就看那些狙击手能不能看清她是个手拿相机的女人,并且会不会向女人开枪了。塞拉所说的战地记者的赌注是性命,这是原因之一。
  
  很幸运地,没有狙击手放黑枪,但塞拉拐弯跑进一条胡同时,却迎面撞到一个士兵。士兵下意识地抬枪欲扣扳机,塞拉直接将相机举过头顶迅速跪下——这是她总结的保命法则:第一可以躲避子弹,第二可以让对方看清相机,顺便用下跪的方式告诉对方,我不是你的敌人。这招很是奏效,士兵看清眼前是名女性记者后匆匆离去。
  
  随后,难民快速撤离,数量明显变少的男人们分成两批,一批留下挡住追杀,一批护送孩子离开,塞拉跟着女人们跑出躲藏的小楼,她错愕地发现女人们身上绑着绳子,人手一把刀地冲了出去。
  
  女人们前后夹着孩子们贴着墙角向前跑,绳子两端被拉直,孩子们一只手紧紧攥着绳子,埋头跟在女人后面狂奔,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衔接紧密,一看便知是专门训练过的。那条绳子像是汽车的传动轴,前后的女人是车轮,孩子是车身,枪声是动力,把女人孩子变成高速运转的车辆,狼狈又绝决地逃命。
  
  不知跑了多久,直到天黑他们才停了下来。男人们寻了处避风的坡下当作营地,孩子们倒头就睡,女人们凑出所剩食物,分成三份,最大的交给男人,其次是孩子,最小那份是自己的。男人捧着食物摇摇头放在孩子身边,饿着肚子转身去放哨。借着休息的时间,塞拉好奇地问女人:“你们奔跑时手里的刀是做什么用的?”女人笑了笑:“万一我们有人中弹了可以用刀割断绳子,不拖累大家……”
  
  温暖的火和食物令孩子们兴奋起来,孩子们伸出小手凑近火焰,塞拉没有看到孩子们应有的柔软的小手掌,反而裂开的伤口和粗糙的手指分外触目惊心,塞拉举起相机照下了这一幕。
  
  孩子们睡熟后,女人们却犯了愁,剩下的食物不足以撑两天,而逃难路途漫漫不知何时是个头。男人们安慰道:“之前我们不是一路找着食物和子弹走到这儿的吗!只要远方没有战火,咱们总能到达的。”
  
  凌晨,男人叫醒他们起来赶路,孩子们已经习惯这种生活,没哭没闹地跟着大人开始新一天的逃难。路上,塞拉收到公司发来的邮件,命令她按照计划马上去采访部队和一线场景,那些才是最吸引人的新闻,塞拉把小手烤火的照片发去问:“这张照片震撼吗?”
  
  公司很快回复:“可怜,但不震撼!你需要拍些作战场面来巩固你在新闻界的地位!”塞拉干脆关掉电脑不理会,心里却有些发酸。
  
  路过一个还有人烟看似比较繁华的城市时,塞拉将那台高端相机换了台普通相机,差价则全部换成了压缩食物。即使这样仍然不够吃,孩子们乖巧懂事从不喊饿,只是大人们食物的数量已经变得不多。
  
  马上到圣诞节了,于是塞拉画了一些圣诞老人送给孩子们,常年战乱和信仰的原因,这些孩子竟然不知道圣诞老人,塞拉写报道之余给他们讲圣诞老人的故事、教他们唱圣诞歌,孩子们惊奇地了解到原来还有这样一位慈祥的老爷爷。
  
  这些天塞拉写的报道大部分都没被采用,公司再次警告她:“如果再发不来经理想要的报道,你就可以把辞职信发来了!”塞拉回复道:“那我先把电脑关了,备用电源已不多,留点电写辞职信。”
  
  “姐姐,圣诞老人什么时候来叙利亚?”孩子们期待地问。
  
  “再过十几天,我已经跟他说了。”塞拉指指刚发出去的邮件,“圣诞老人刚知道还有你们这群孩子,他会过来给你们送礼物的。”听后,孩子们雀跃而去,塞拉却犯了愁:到哪儿去弄这么多礼物!
  
  然而,这个问题她很快就不用考虑了。
  
  这天,他们走进一座废弃的教堂打算休息片刻,两枚炮弹突然落下,炸塌了半座教堂,仅剩的几名男人顿时殒命。塞拉想不出外面会是哪个组织,不过很快见了面,对方见到满屋女人后两眼放光,塞拉和其他人一样被赶上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