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金钱的爱情

  程子扬二十八岁的这一年,先是因为拒绝了公司那个满身横肉的女上司暧昧的要求,丢了饭碗,再是在公交车上,看见第三只手偷别人的钱包,他挺身而出,然后被小偷推搡下车。
  
  那天晚上,程子扬在回家途经的小巷子被群殴,来者骂:“叫你多管闲事,叫你多管闲事!老子跟了那么久被你搅了事!”
  
  伤了筋动了骨的程子扬整整住院两个星期。出院后程子扬很落泊,落泊到每天三顿的快餐钱都是问题,可是当林宝珊打电话来约他吃饭的时候,他还是答应了,他心里一横:大丈夫能屈能伸,让女人请吃一顿饭也丢人不到哪里去。
  
  约会的地方是本市最高级的餐厅,非常豪华的旋转自助餐,一百八十八元一位,不仅有美味,还有窗外的夜色美景。结账的时候,程子扬假装酒醉扑倒在饭桌上。
  
  这晚,程子扬和林宝珊酒足饭饱之后,当晚便在一起了。
  
  早晨醒来后,林宝珊已离开。程子扬在桌子上看见一沓厚厚的钞票,一数,竟有两千元整。那一刻,程子扬很鄙视自己,好像是被卖了一次,不过最后看了看自己空空的钱包,又悻悻然地收起来。
  
  程子杨和林宝珊是在饭店认识的,因为一块指甲。那天,饿急的程子扬从汤里喝出了指甲,他忍住胃里翻江倒海般想吐的欲望,极不耐烦地叫道:“服务员。”
  
  来人是林宝珊,穿白衬衣黑西裤,高跟鞋在地板上敲出有节奏的声音。她很礼貌很职业地笑:“先生,对不起,很抱歉。”
  
  程子扬本来就不舒服,加上最反感这般职业的笑容,便更是不依不饶了,他说:“你们没有食品局的卫生许可证吗?如果我没有看见,或许这块指甲就被我喝下肚了,这多恶心,再说了,这指甲这么硬,要是在肚子里不消化,破坏了肠胃怎么办?”程子扬的声音越来越大,说着还用拳头狠狠地敲在桌子上,惹得周围的顾客频频回头。
  
  最后,林宝珊免了程子扬的单,程子扬走的时候再三强调:“其实这不是免不免单的问题,你们得把食品的卫生放在第一位。”
  
  这天程子扬糟糕透了,中午喝汤喝出一块红指甲,晚上在西餐厅吃牛排,竟然从中挑出一根头发丝来。
  
  程子扬这次还没来得及叫人,就有一个女人走到他的面前,白衬衣黑西裤,她用诚恳的态度及温和的笑容说:“先生,请问,这次你又吃到了什么?”
  
  程子扬再也没有去混过饭,他并不是有意那样,可实在是身无分文,无奈之下才出此下策。好在林宝珊给了他两千块钱,他免于过那种捉襟见肘的日子,过了没多久,便有公司打电话叫程子扬去面试。
  
  程子扬心里乐开了花,这是走了大运,居然有公司主动叫他去面试。
  
  那家公司在市里很出名,在最高档的写字楼里。程子扬面试很顺利,且薪资待遇都非常不错,程子扬便约了林宝珊庆祝一番。
  
  他想跟林宝珊说谢谢,又不知道怎么讲出口,是谢她没有揭穿他?还是谢她给他两千块钱,好像这两个理由都难以启齿。林宝珊倒是落落大方,丝毫没有提以前的事情,相反一直说恭喜之类的话。
  
  饭后,林宝珊带程子扬去逛街,她说:“出入那写字楼的都是收入不菲的金领,你不能表现得太过寒酸。”
  
  她给程子扬选了西装、衬衣、领带、皮鞋,程子扬忍不住摸了摸钱包,干瘪瘪的,很羞耻。程子扬从试衣间出来以后,刚想说不喜欢,便看见店员已包装好递给林宝珊,林宝珊接过来冲他笑:“我们回去吧。”
  
  两人很自然地挽在一起,像是一对夫妻般,程子扬便有了一种心满意足的感觉。
  
  程子扬上班很顺利。他常常感叹命运的神奇,想着上个月他还去饭店骗吃骗喝,这个月就成了众人羡慕的金领,在装着中央空调的办公室里喝咖啡,站在落地窗前俯视这个城市的风景。
  
  有的时候程子扬也会和林宝珊约会,他想请林宝珊去吃西餐,被她拒绝了,她说不要太浪费,便买菜在他家做来吃。然后他看电视,她洗碗。
  
  他们不是情侣,却胜似情侣,虽然他们从来都没有提过爱或者喜欢,每当程子扬看着林宝珊系着围裙在厨房忙碌,便有了天长地久的烟火味道。原来幸福,就是这般模样。
  
  程子扬年轻英俊,踏实努力,很快便得到了老板的喜爱,升了职,加了薪,事业顺风顺水,前途一片大好。
  
  渐渐地,程子扬便有意无意冷落了林宝珊,因为工作忙,没日没夜地加班,林宝珊倒也很少主动联系他,更加不会缠着他。
  
  其实令程子扬冷落林宝珊的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老板的千金。
  
  老板常常在程子扬面前提起自己有个叫小洛的独生女儿,年轻、漂亮,且未嫁。得知程子扬也未娶,老板便安排了程子扬与小洛见面。
  
  小洛长得很漂亮,有钱人家的女儿,自然免不了娇生惯养,一副大小姐的作派。程子扬心里不爽,一顿饭都在想念善解人意的林宝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