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传说] 记忆力

  有一群老人家都已年过六旬,这日却突发奇想,要搞小学毕业50周年同学会。
  
  发起者说:“这次聚会,我们要考验一下每个人的记忆力,看大家是否把珍贵的少年友谊埋藏心底。”
  
  聚会选在一家酒店的一楼,门口挂了标语和彩球,显得非常隆重。来得最早的当然是几个发起者,他们发现,这家酒店的服务真不错:门外有侍应生开门;一进大厅,服务员又把热毛巾递了过来;还有一个提着篮子的小老头,给每个人都发一包纸巾。显然,这是为他们流泪准备的。发起者连连赞叹:“好,真是想得太周到了!”
  
  一会儿,同学们陆续来了。每一个人的到来,都会引发一阵激动。大家先是静静审视来人,然后突然有个人叫出了对方的名字,接着就是一阵欢呼,就是一阵热烈拥抱。也有一些人无论如何认不出来了,岁月把他们“蹂躏”得太厉害了,但当他自报家门,大家马上又把他想起来了。大家说啊、笑啊、哭啊……那位小老头发给大家的纸巾真的派上了用场,而且有人发现,小老头竟然也被他们感动得热泪纵横,他也使用了篮子里的纸巾。
  
  激动过后,发起者开始清点人数,发现就差一个人没有来。大家都在询问,他是谁呢?那个提着篮子的小老头此时突然放下了篮子,走上前来说:“是我啊,我是第一个来的呀,可是你们谁都没有把我认出来啊!”
  
  “唰”的一下,众人齐齐地把惊讶的目光向他射去:你?你是谁啊,有没有搞错啊!
  
  小老头有点窘迫,他急忙挺了挺腰,大声地说:“我是陈大福啊,你们再看看、想想!”
  
  发起者赶紧去查名单,果然有“陈大福”这个名字,可是,大家从头到脚把他打量了半天,仍然找不到半点“同学”的影子。有个发起者忍不住说:“你不是酒店……干这个的吗?”他指了指篮子。小老头着急了:“@纸巾是我自己给大家买的,酒店还管你这个!”
  
  于是大家的眼睛再次聚光,可结果还是失望地摇头。小老头这回可真有点急了,他急赤白脸地说:“你们的记忆力……怎么这么糟呢?你们仔细回忆一下,那时咱班每天是谁最早来搞卫生的?”
  
  众人一齐作冥思苦想状。
  
  小老头说:“你们再想想,学校开运动会,是谁给你们看衣服,是谁给你们打开水……”
  
  众人仍在冥思苦想,仍然半信半疑。
  
  小老头又说:“你们再回忆一下,班里的垃圾每天都是谁抢着倒的?”
  
  突然有一个女同学尖叫了起来:“哎呀,我想起来了,他的确是陈大福,他是我们的同学啊!”
  
  众人一齐把目光投向女同学,希望她拿出证据来。女同学有点兴奋地说:“大家还记不记得,有一次他偷了学校附近农民的地瓜,让人家抓住,押到校门口来示众……”
  
  “噢!”众人齐发一声喊,他们的记忆闸门一瞬间“呼啦啦”全部打开,现在再看陈大福,怎么看怎么都像他们的同学了。
  
  但是此时的陈大福却没有半点兴奋,反而像中了枪一样痉挛了一下,他张大嘴巴,面部扭曲,用颤抖的声音说:“天哪,你们还记着这件事啊!我做了那么多好事,就是想让你们忘了这件事,可是你们太、太……太伤人了!”
  
  陈大福慢慢转过身,提起他的篮子,摇晃着向门外走去,任凭后面喊破了嗓子,他也没有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