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好老师

  张晓楠是市实验小学二年级六班的班主任。
  
  这天,她在办公室批改孩子们的作业,看着看着就皱起了眉头:昨天给孩子们布置的作业中有一道互动题,是让孩子问过父母后,把爸爸妈妈的愿望写在作业本上。其他家长的愿望大多是“孩子好好学习,考上某某大学,成为栋梁”之类的。而何阳光爸爸的愿望竟然是“有一口上好的柏木寿材”,妈妈的愿望是“减肥30斤”!
  
  爱美是人的天性,妈妈减肥30斤的愿望在情理之中,但爸爸正当壮年,愿望竟然是一口棺材,这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何阳光是上学期才来的一个农村借读生。刚来时,他的学习成绩很差,个子小,胆子也小,经常有顽皮的同学欺负他。张晓楠就把他调到前排,放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这样上课的时候就不会有其他同学搞恶作剧影响他听讲,课堂提问的时候也特意多向他提问。
  
  到了这个学期,他的成绩已经进入班级中游水平,与同学之间关系也融洽了,越来越像他的名字一样,成为一名“阳光男孩”。
  
  别的老师还以为他们是亲戚关系,其实他们之间没有半点瓜葛。到今天张晓楠还记不准放学时接孩子们的人群中,哪个是何阳光的妈妈,更不认识他的爸爸。
  
  之所以对何阳光多关心一些,是因为张晓楠是从农村出来的,她知道,相比从幼儿园起就接受优质教育资源的城里孩子,农村的孩子需要自己多一些努力、老师多一些雨露才能赶上,这没什么不公平。
  
  没想到,这次在学校评选年度优秀教师时,有几位老师却以此事质疑她,并投了反对票。从师范大学毕业应聘来执教这三年多的时间里,从没接受过一次家长“意思”的她,气得递了辞职申请。
  
  而现在,张晓楠看着这个愿望越想越生气:一个需要更多努力才有可能走出来的农村孩子,却有一位心思放在减肥上的妈妈,一位阴阳怪气的爸爸,孩子还有未来吗?
  
  不过,这值得自己生气吗?说不定明天或者后天,自己就不再是老师了,非亲非故的,孩子的未来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她正在犹豫,手机响了:“张老师,您好!我是何阳光的妈妈,我有点事来不及去接孩子,麻烦你让他放了学在学校传达室等我,我晚点去接他,行吗?”
  
  恐怕是在忙着减肥吧?张晓楠心中更是不快:“你多长时间能来接孩子?时间长了,传达室的保安会不高兴的。”
  
  “我和他爸都在路上,到学校最少还得一个小时。这样吧,麻烦您先借给孩子十元钱让他打车回家,孩子能记得路,让他先到对门邻居家做作业,行吗?”
  
  张晓楠想了想,答应了。放学后,她没有找出租车送何阳光,而是把他领到了自己宿舍。辅导他做完作业后,看看时间,估计他爸妈应该快到家了,就骑车载着他,在孩子的指挥下来到了他们家,她决定再多管一次“闲事”!
  
  刚停好车,何阳光的爸妈也风风火火地回来了。说是住六楼,其实应该算七楼,因为他们买的是老式多层住宅楼的阁楼,在最顶层。尽管里面收拾得非常利索,但陈旧狭窄的空间和简陋的家具还是让张晓楠一阵心酸。
  
  “要不是为了孩子能早点在这里上学,我们就等过两年房价便宜时再买房子了。不过,这个虽然是二手房,还是幸亏买了,要不孩子哪能遇到您这样的好老师!”看得出,何阳光爸爸的高兴是从心底发出来的,“房贷可以慢慢还,孩子可不能慢慢等!”
  
  因为外来学龄儿童增长速度超过当地学校的接纳能力,教育部门没办法,就只好规定外来借读的学生家必须有片区内产权住宅,否则不接收。
  
  何阳光家这不到60平米的旧阁楼竟然也是贷款买的,这出乎张晓楠的预料。而且,何阳光的妈妈身材消瘦,却怀着减肥30斤的愿望,这让张晓楠很是疑惑。
  
  张晓楠把看动画片的何阳光拉过来:“何阳光,看看你爸爸妈妈多不容易,你一定要好好学习,考上好大学,找到好工作,然后赚大钱,这样才能帮你爸爸实现愿望,买比这个更好更大的房子;妈妈也有更多的时间去减肥,妈妈就更漂亮了,是不是?”她特意弄错了爸爸的愿望。
  
  “张老师,我的愿望不是想买更大更好的房子,是想能尽快买得起一副柏木寿材。”好像没听懂张晓楠这双关语,何阳光的爸爸赶紧纠正并解释了缘由。
  
  原来,夫妻两人在城里打工多年了,但别说在城里买下一套房子的钱,就是连首付款都差得很远。何阳光也一直留在乡下跟着奶奶生活。奶奶怕孙子以后上不了大学,再像他爸一样成为泥瓦工粉刷匠,整天愁眉不展。当知道儿子买这套阁楼没凑够房款时,就偷偷把自己的命根子——一口刷得锃亮、雕龙画凤的柏木棺材卖了,三千块钱一分没留都给了儿子……
  
  这次没接孩子,就是因为何阳光奶奶又不舒服,爸妈回去陪同她到城里的大医院检查才耽误的。
  
  “我希望减去30斤,是想身子再轻快点,上楼时候就能走得再快一点儿,活再多干一点儿,就能多挣点钱,他的愿望就能早点实现了。”妈妈也有些尴尬地笑道。
  
  原来是这样!张晓楠鼻子一下酸了,半蹲下身子,问:“阳光,告诉老师,你的愿望是什么?”
  
  “我的愿望是变成齐天大圣孙悟空。”
  
  “为什么?”张晓楠苦笑着问。
  
  “我要说‘定、定、定’,把你们全部定住。”孩子一个金鸡独立,伸出手挨个一指,俨然就是施法的孙悟空。
  
  “为什么要把我们定住?”
  
  “这样爸爸妈妈就不用出去辛苦干活儿了,在家里歇着,等我赶紧长大,考上好大学,找个好工作,挣来很多钱,帮爸爸买上一套大房子,把奶奶接来一起住,妈妈也就不用减肥了!”
  
  刚刚还对孩子的“愿望”苦笑的张晓楠一下把孩子紧紧拥进怀里,谁说孩子不懂事?这么小的孩子就有这样的心思,他的父母才是他最好的老师啊!一直以来,自己只是做了份内的事,没评上优秀教师就没评上吧,还有什么不能释怀的呢?和孩子们金子般的心比,那些虚名算什么呢!
  
  “原来是这样啊,阳光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
  
  “那老师你的愿望是什么?”
  
  “老师的愿望啊……”张晓楠认真地想了想,说,“老师的愿望是能变成铁扇公主,用那把神通广大的扇子,把你和我们班的同学,还有老师以后教的孩子们送得更远更高,离他们的愿望更快更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