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取威虎山

  天水市的郊外有座无名土岗,九名拾荒者占据了这座土岗,将土岗取名为“威虎山”。领头的自称“座山雕”,他带着手下的“八大金刚”,把废品堆得满山都是。
  
  天水市政府开了一个城建的会议,决定要在城北修一条直通外市的公路。威虎山就位于路边,于是成了市城管大队亟待清理的对象。座山雕接到市城管大队的清理通知后,将脑袋一摇:“搬家,门都没有!”
  
  城管队协管员齐斌接到任务后,领着十几个协管员在夜里来了个突袭,准备拆掉座山雕和八大金刚住的窝棚,却引发了一场械斗,齐斌因为暴力执法,被市城管大队开除了。
  
  齐斌憋了一肚子火,这天晚上,他换上一身便服,骑着一辆自行车,直奔威虎山而去,他准备放一把火将山上的窝棚烧个精光,出口恶气。
  
  谁知,他刚到威虎山下,树林中突然蹿出三个蒙面大汉,领头的大汉手持尖刀,低吼一声:“将兜里的钱掏出来!”
  
  齐斌想了想,从地上捡起两块砖头,冲劫匪砸了过去。趁着劫匪闪躲的空当,他拔腿便朝威虎山跑,边跑边喊:“抢劫,抓坏人啊!”
  
  三个劫匪眼看着追不上了,捡起石头就往齐斌的后脑勺上砸。齐斌突然感到脑袋一阵剧痛,接着便昏倒在了地上。
  
  齐斌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座山雕住的窝棚里,他头上的伤口也被包扎好了。座山雕递给他一碗汤,说:“新熬的骨头汤,喝了大补!”
  
  齐斌愣了下,这才反应过来,一定是那天他领人来的时候天太黑,座山雕没看清他的模样,所以现在没认出他。
  
  座山雕问了下齐斌的情况,当他得知齐斌无家可归后,说:“跟哥拾荒吧,有我一口干的,就不让你喝稀的!”
  
  齐斌被座山雕好吃好喝养了五天,伤终于好了。但这几天,齐斌却发现,座山雕号称手下有八大金刚,可是他只有七个手下,怎么缺了一个人?齐斌不知道底细,也不敢细问。
  
  这天一早,座山雕递给齐斌一根木棍,说:“伤养好了,今天咱们就干活儿吧!”齐斌诧异地问道:“这是要干啥?”座山雕瞪着眼睛说:“咱们要齐心合力,将秃子帮从北沟赶走!”
  
  天水市西郊东沟填埋的是城市的生活垃圾,而西沟填埋的是城市的工业垃圾。秃子帮是另外一伙拾荒团队,东沟是他们的拾荒点,而西沟是座山雕的拾荒点。
  
  拾荒的人都知道,生活垃圾中难有值钱的东西,想要多赚钱,还得直奔工业垃圾。座山雕手下的金刚中属老八最能打,可是最近他有病住院了。座山雕的西沟拾荒点,就被秃子帮那伙人给抢了过去。
  
  座山雕瞧着齐斌身强力壮,就想借他的力量,将西沟的拾荒点重新给抢回来。打架可不是齐斌的专长,他眼珠一转道:“你跟我说说对方的情况!”
  
  座山雕说,秃子帮一共有二十多人,虽然从人数上占优,但都是些五六十岁的老头子,从年纪上看,座山雕这伙人占优势。
  
  齐斌可不想和人打架,真要是将别人打死打伤,那可就麻烦了,但他念在座山雕这些天对他的悉心照顾,觉得总得帮威虎山出点力了。于是,齐斌说:“靠武力解决问题是最愚蠢的方式,我有个办法,能让秃子帮以后再也不敢打西沟的主意!”
  
  齐斌让座山雕吩咐手下从废品中找了几根铁管子,然后买了些鞭炮回来拆开,当发射的火药。他要用这些材料制作出几杆土炮来。
  
  三天后,齐斌做出了五杆看着颇有气势的土炮,秃子帮虽然人多势众,但面对土炮,很快就怂了。齐斌只轰了三炮,秃子帮的人就吓跑了。
  
  座山雕一战收复了失地,他兴奋得一个劲地拍着齐斌的肩膀,并亲自封他为老九。当晚座山雕做东,他们到市里的一家小酒馆消费了一顿,酒足饭饱后,他将手一摆道:“我们到医院看老八去!”
  
  谁知,众人来到医院一看,发现一个月里,老八竟然瘦成了一副骨头架子。原来,老八得了一种怪病,全身僵硬无力。老八住院后,钱没少花,但病是越来越重。医生一时也束手无策。
  
  座山雕没有成家,他手下的八大金刚是八个孤儿,他靠拾荒将他们养大,和他们情同父子。座山雕这些年攒的钱,几乎都花在了老八的病上。老八看着座山雕领着几大金刚到医院看他,不由得眼睛一湿,说:“老大,我出院,不治了!”
  
  座山雕眼睛一瞪道:“不治哪成,你就安心住院吧!”
  
  但实际上,座山雕兜里真的拿不出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