泣血佛光

  暑假,林涵带女友陈燕回外婆家参加族中的祭祖仪式。
  
  吃过晚饭,两人出门闲逛,行到村外时,忽然玉米地中响起了OO@@的声音,竟钻出来两个光头和尚。来人合掌行礼,向两人道:“阿弥陀佛,贫僧法号弘仁,这是我师弟弘一,我们在定林寺出家。这次来是参加明日祭祀仪式的。”
  
  林涵便带两人往族长太公家走,经过祠堂时,祠堂的大门突然开了,有人从暗中走出。待看清楚脸,林涵笑了:“航哥,你怎么在这儿啊,吓了我们一跳。”
  
  航哥是太公的独孙,按辈分算林涵表哥。他搓着手笑:“这不明天就要祭祖了嘛,爷爷不放心,非得叫我再检查检查。”没几步到了家,太公一见航哥就骂:“又死到哪儿去了,整天不着家。”林涵赶紧打圆场:“航哥去迎这两位大师了。”
  
  太公一愣,扶着拐杖站起身:“不是说明天一早到吗?”弘仁解释:“山路难行,怕误了贵村的大事。所以我师兄弟二人便提前过来。老先生,我们师兄弟这趟来,除了做法事外,还有个不情之请……”太公轻咳两声,让航哥送林涵和陈燕先回家。
  
  第二天开祭时,弘仁师兄弟带着众人焚香行礼后,祠堂大门缓缓开启,一尊金佛映入众人眼帘。
  
  僧人带领众人跪拜在佛像面前念了半天经,而后绕佛像一周。如此三遍过后,太公走到祠堂的正前方:“诸位,这次我们许氏家族召集起来,一是祭祀列祖列宗,重修家谱;二是要归佛还庙。”
  
  弘仁走到太公身旁,朝众人行礼:“阿弥陀佛,这尊佛像,是45年前破旧物的时候,我师父的师父请求贵村李大夫保护下来的。这一趟我们师兄弟过来,就是为了想要迎请佛像归寺。”
  
  族里众人皆无异议,吃罢饭就去帮忙起佛。林涵扶着女友站在矮墙上,清楚地看到了那尊金光闪闪的佛像。突然,天空滚过一阵惊雷,一瞬间竟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刺目的闪电中,金佛泛出了幽幽的光,眼睛居然如鬼火一般。
  
  大雨倾盆而下,大家伙儿全冲进祠堂躲雨了。灯亮后,弘仁突然大喊:“佛像呢?”大家这才发现佛像不见了。场面一时混乱起来,有人惊慌喊道:“佛主发怒了!”
  
  恐慌的情绪在人群中蔓延,小声议论迅速变成了大声质问:“佛主好端端地在我们许家供奉了这么多年都没事。怎么你们一来就生出这么多事?”弘仁跪在蒲团前,眯着眼睛讷讷念经,半晌,才睁开眼,声音平静:“佛主显灵了。”
  
  众人都以狐疑的眼神盯着这两个和尚。佛像的压痕还清晰可见,林涵凑上前,拿手指沾了沾压痕的灰尘,抬头看向祠堂四周,约百来个平方的屋子,里头并没有摆放多少东西,可谓一目了然。众人没找到蛛丝马迹,待到雨停只好散去。
  
  林涵回到家里反复思考事情的始末。祭祀时大家都绕着佛像走了好多圈,陈燕还偷偷摸了下佛脚,那尊佛像肯定是切实存在的。
  
  外婆缓缓叹了口气:“莫要多想,这佛主是有灵光的,当年就跑过一次。”
  
  “咱祖上出过真佛,肉身坐化,好几百年都没腐烂,一直供奉在祠堂里。当年日本鬼子想抢,可他们走进祠堂里就晕头转向。看得到,碰不到。小鬼子急了,放火烧祠堂。火刚起来就下大雨,浇了汽油也烧不起来。反倒是放火的那个二鬼子被活活烧死了。那以后,小鬼子这才不敢打佛爷的主意了。”
  
  陈燕听故事上了瘾,催着外婆讲下去:“那后来呢,肉身佛呢?”
  
  外婆叹了口气:“后来动乱了,老族长想把佛爷藏起来,结果家里的小崽子跑去报告红卫兵头头,他们拿刀去砍佛爷,佛爷的血溅到了这群混小子身上,呵,一个个回家就开始口吐白沫满地打滚。乡里的李大夫拿香灰冲水给他们喝下。神了,喝完水以后就犯困,一觉醒过来全好了。大家赶紧去祠堂给佛爷还愿,可一会儿的工夫,佛爷就不见了。红卫兵怀疑李大夫跟老族长,盯了半年,发现李大夫半夜偷偷跑到后山里头跟外人接头,就是那两个和尚的师父的师父。山洞里佛爷倒有,却不是肉身佛了,而是你们见到的那尊大佛。最早跟在他身后的红卫兵就是你三表舅,航哥他爹,那小子当年也跟着去糟蹋佛爷,多少有点怕,就打马虎眼,帮他们将后面的人糊弄过去了。后来重修了祠堂,才将佛像从山洞里请出来供奉上。我看啊,佛主又飞回天上去了。”
  
  林涵只是笑,他可不相信什么显灵,这其中必有猫腻。陈燕却起了兴致,想要去山洞探险。
  
  当年山洞早已杂草丛生,两人刚要进洞,却意外地发现里面已有一人,竟又是航哥。
  
  两人在航哥的陪同下,在山洞里探寻一番,并无所获,于是辞别航哥下了山。路上陈燕颇感失望,林涵却像发现了什么,神情严肃地叮嘱她:“立刻回去找外婆喊青壮年上山,就说我在山上摔到沟里头去了,多找几个人救我。快去,迟了佛像就被偷走了。”
  
  林涵悄悄返回了山洞。果然,航哥已经不见了。他慢慢推开了一块石头,角落的阴影里头出现了一道缝隙,恰好够一个成年人穿过。在洞口看到踩倒的野草时,他就认出来了,那绝对不是一个人的痕迹。
  
  航哥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说好的,两万块,一分也不能少。”
  
  “行了,少不了你的数。”是四哥的声音。航哥的两个手下也一起出力,将佛像运上船。山洞里头有条暗河,直通山下的河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