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行

  这天,宋新宇正在上班,忽然接到老妈打来的电话。他刚一接听,老妈就急切地说:“新宇,你赶紧回来一趟吧!”宋新宇心里“咯噔”一下,忙着问道:“妈,出啥事儿了?”老妈火急火燎地说:“你爸要辞职!”
  
  宋新宇惊得眼珠子险些掉下来。他的老爸宋培增,乃是堂堂的大局长,怎么能说辞职就辞职呢?这事儿果真非同小可。他顿时也惊慌起来,赶紧请了假,赶往老爸家。
  
  老爸正在书房里写辞职信,老妈急得在屋地上走遛儿。他一进门,老妈就急切地说:“劝住你爸,一定要劝住你爸啊。”宋新宇点了点头,来到书房门口,敲了敲门,老爸让他进去。他一进门,就见老爸戴着老花镜,正在书桌上写着啥。他问道:“爸,您真写辞职信呢?”
  
  宋培增点了点头。
  
  宋新宇迷惑地问道:“为啥?”
  
  宋培增丢下笔,站起身,说道:“你请完假了吧?走,跟我出去看一看。”宋新宇见老爸暂时不写辞职信了,这就争取了劝解他的宝贵时间啊,反正自己也请了假,干脆就跟老爸出去走一走,看他要怎样。找准了症结,才好对症下药啊。
  
  爷俩上了车,宋培增就指挥宋新宇到展览馆去。宋新宇不禁奇怪地问道:“爸,去展览馆干嘛呀?”宋培增却卖起了关子:“不着急,到那儿你就知道了。”
  
  半个多小时后,他们来到了市展览馆。门前的气吹拱门上,写着大红的字:全国名茶博览会。宋新宇吃了一惊:“爸,您带我来这儿干嘛呀?”宋培增仍只是笑,却不肯说。
  
  进了展览馆的门,宋培增掏出一个大口罩戴上,遮住了自己的大半张脸,又掏出墨镜来戴上,把整张脸都遮了个严严实实。宋新宇悄声问他:“爸,您这是干嘛呀?”宋培增也小声说:“不能让人把我认出来。”宋新宇暗暗笑了。您就算是个大局长,来逛逛茶博会又怎么啦?没人能做出文章来呀。
  
  茶博会上展卖的,都是各地的名茶,让人眼花缭乱。宋新宇闻着那好闻的茶香,几欲陶醉了。但宋培增却加快脚步,带着他来到展览馆的最里面。那里临时搭建了一个台子,台子后面坐着几位评委,面前摆着一壶壶的茶。宋培增在台子前面站住了,宋新宇问他:“爸,您要做啥?”
  
  宋培增摘下墨镜和口罩,说道:“我带你去品品茶,记住这些茶的味道。”宋新宇点头应了。
  
  他们走上台子,从西侧第一个起,开始品尝。他们走到第一位评委面前,那位评委就给他们倒上一小盅茶。宋培增只喝一点点,细细地品一品,就报出茶名:“这是极品庐山云雾茶。”评委赞许地点点头,送给他一张铭牌。宋培增一路品下去,竟然全都对了。他拿到了全部铭牌,下台后领到了一份奖品。发奖的人还说:“老先生,您平时就爱喝茶吧?而且喝的都是好茶啊。一看您就是个有钱人。”宋培增不说话,赶紧戴上了墨镜和口罩,拿起奖品,匆匆离开了。
  
  出了门,宋新宇惊异地问道:“爸,我没见您喝啥好茶啊,那些茶,您怎么一品就品出来了?而且还说得分毫不差!”宋培增脸色很差,也不回答儿子的问题,只是小声说了句:“走,跟我回局里!”
  
  宋新宇开着车,送宋培增来到局里。
  
  进了局长办公室,宋培增关上门,从柜子里拿过一个鼓鼓囊囊的牛皮纸包,打开了,竟是一包茶叶。绿绿的,看着很精致。宋培增捏过一撮,放到杯子里,用水沏了,递给宋新宇。宋新宇品了一口,不觉微微一惊:这么好的茶!他平时也喝茶,喝茶的人,自然能品出茶的优劣。他敢保证,这绝对是好茶。
  
  宋培增问道:“你猜这是啥茶?”
  
  宋新宇想到刚刚在茶博会上喝到的极品庐山云雾茶,跟这个像极了,就问道:“不会是极品庐山云雾茶吧?”宋培增点了点头说:“是。这种茶,市面上基本见不到,要托关系到厂家去买,差不多要上万一斤。”宋新宇不觉又吃了一惊:“这么好的茶,怎么就用牛皮纸包了包啊?”宋培增说:“你到屋里躲躲。”
  
  宋新宇M了里屋,宋培增就打了个电话,叫张平过来。
  
  不一会儿,张平就来了。他是局里的一个干部,这茶叶就是他送的。宋培增问道:“小张,你这个茶叶多少钱一斤啊?”张平说:“自家产的土茶,不值几个钱。”宋培增说:“你以为我不懂呢?不瞒你说,我是品茶大师。这茶叶我只看一看,闻一闻,就知道它值多少钱了。这个茶,最少要一万五吧?”张平说:“宋局,你好眼力。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就收下吧。”宋培增变了脸色,说道:“小张,你送我这么贵重的东西,和行贿无异,这是在害我,也是在害你呀。我不跟你讲什么道理了,你全明白。别的话我就不说了,你拿走吧。”张平拿起茶叶,讪讪地走了。
  
  宋新宇出来,惊愕地说:“他们就这么送礼啊?”
  
  宋培增脸色凝重地点点头,说道:“要是我不懂茶,真给喝了,以后怎么还说得清楚?没准儿我一年能喝掉几十万元的茶叶呢。那可都是受贿呀。我要是为此进了监狱,你说冤不冤?”
  
  宋新宇点了点头,忽然给宋培增竖起了大拇指,感喟地说:“爸,为了不受这不白之冤,您把自己修炼成了品茶师,我真心佩服您。”
  
  宋培增仰头长叹:“为了防着他们,我不喝酒,不抽烟,不敢在外面喝水,连茶都要学会品鉴。可现在,我岁数大了,嗅觉已经退化,不再那么灵敏了,只怕哪天没品出来,就中了人家的套儿啊。”宋新宇可知道,在单位里当领导,下属送的东西,值钱的固然不该收,但那些土特产之类不值钱的,若是一律不收,也会让下属感觉疏远。一个领导被孤立起来了,还能干成什么事儿啊。
  
  宋新宇也被老爸的痛苦神情感染了。他难过地说:“爸,我没想到您这个局长当得这么危险。爸,咱不能再冒这个险了。我支持您,您想去干什么,就去干吧。”
  
  宋培增顿时高兴起来:“我想转行,去种茶树!我想喝点儿好茶,可一直不敢啊。我喝自己种的茶,总没人管了吧?”看着老爸舒心的笑容,宋新宇心里一阵难过。他拉着老爸回家,并答应老爸,他回家去劝说老妈,让老妈高高兴兴地支持老爸。宋培增闭上眼睛,仍是十分怅惘地说:“小张拿的茶,真是极品。可惜呀,我就敢闻了闻味儿,都没敢尝,倒便宜了你小子,让你喝了一杯。”
  
  宋新宇再也忍不住,眼泪就流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