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蛋计

  母鸡下蛋金不换,老树盘根保平安。狐朋狗友亦有爱,人人都在一条船。
  
  高新区管委会正在招标建设一个创业园,钱总对此垂涎已久,多方打探后,投其所好地给负责人胡主任送去了两枚纯金的蛋。
  
  待钱总走后,胡主任和老婆兴奋地一蹦老高,对着金蛋又亲又抱。两杯酒下肚后,两人干脆玩起了老母鸡下蛋,边学边喊:“哇,下了个金蛋!发财了,发财了!”
  
  转眼年底了,创业园项目顺利竣工,组织把庆功宴和年会安排在了一起,几百号人携家属吃晚宴、开年会。年会有一个“幸运砸金蛋”的互动环节,主持人问几个科技小常识,答对的人可以砸金蛋赢奖品。人们纷纷上台答题。
  
  胡主任上小学的儿子胡小胖,跟着人流跑上台,抱起一个金蛋举过头,大喊:“大家好,现在我给大家表演一个下金蛋的节目!”只见胡小胖背过身去,撅着屁股把蛋藏在了衣服里,然后有模有样地学起了母鸡下蛋,最后捧着蛋大喊:“我下了个大金蛋!发财啦,发财啦!”
  
  主持人蹲下来采访胡小胖:“你可真厉害,这本事是从哪里学的呀?”胡小胖答:“跟我爸爸学的!”
  
  大家哄笑起来,主持人还想问下去,胡主任的老婆不知道什么时候冲上台,揪着小胖的耳朵就往下拽,骂道:“大人们都等着答题呢,你在这儿添什么乱!”一时间现场气氛很尴尬。胡主任一言不发,身边的钱总更是脸色铁青。
  
  好歹挨到了晚上回家,两口子感到大事不妙,急得团团转,一边骂儿子,一边想对策。胡主任心里有数:自己在这个位置上坐得并不稳,好多人都虎视眈眈地盯着呢!
  
  确实,年会上汪副主任就盯着他们一家呢!这个老汪是二把手,早就有了“彼可取而代之之心”,一直苦于没有抓到胡主任的把柄。昨晚他机敏地捕捉到了餐桌上的异常,断定这里面必然有事。
  
  老汪的儿子壮壮和胡小胖是同班同学,今天老汪特意请假早走了一会儿,守在班门口,等放学后小胖一出来就拦下了他。老汪蹲下来问:“小胖啊,昨天你表演的下蛋真精彩,是爸爸妈妈教你的吗?”
  
  胡小胖怯生生地说:“汪叔叔,昨天妈妈再也不让我提下蛋的事了,说这是我们家的秘密!”
  
  果然有事!老汪继续道:“既然妈妈不让说下蛋的事,那咱就不说。和叔叔聊聊你家的蛋总可以吧,你家的蛋是什么颜色的啊?”
  
  胡小胖脱口而出:“我家的蛋是金子的!闪闪发光……”他发现自己说漏嘴了,赶紧停下来。
  
  “你还记得昨天和我们一桌的钱叔叔吧,他是不是也会下蛋啊?”胡小胖想都没想就说:“我家的蛋就是钱叔叔送的啊。”
  
  正说着,只听胡夫人在远处大吼一声,疾步冲过来,可是为时已晚,老汪也不想掩饰什么,晃了晃手机,意思是都录下来了,然后领着壮壮得意地走了。
  
  这下胡家可炸了锅,回家后胡夫人狠狠给了小胖两耳光,问他都说了些什么。正盘问着,胡主任收到了老汪发来的一条语音信息,打开一听,竟是刚才的录音!
  
  老婆听完一屁股瘫在沙发上,胡主任则闷声抽着烟,反反复复把语音听了十几遍。突然,他狠狠地把烟头摁灭,说:“既然老汪这么想当一把手,那就让小胖把班长让给壮壮好了!”
  
  见老婆不明所以,胡主任解释说:“教务处主任原来是你爸的秘书,就请他安排吧。”见老婆还是迷惑万分,胡主任微微一笑道:“下蛋这个事的确不光彩,但若要让他老汪也下一次,不就万事大吉了?”言罢,他丢下云里雾里的老婆,给教务处主任打电话去了。
  
  第二天一早,班主任秦红老师一进教室,就给同学们布置了一个新年联欢晚会上下蛋的游戏任务。游戏形式类似于夹球跑,只不过把球换成了纸做的金蛋,不能弄破。参赛以家庭为单位,一个孩子连同两个家长接力赛,取得前三名的,计入三好学生加分。
  
  壮壮放学后就把这事给老汪说了,嚷着要一起练习下蛋。说着还递过来一张打印的班级联欢会节目单,下面还盖着学校审核过的电子章。再看日期,竟是一星期之前。
  
  转眼就到了联欢会这天。老汪一瞧,来坐镇这次班级联欢会的嘉宾可都不简单,除了校长外,还有市教育局的几位领导。
  
  胡主任作为家长代表发言,最后做了一个自我检讨:“之前得知有下蛋这个游戏后,我非常欣赏其主题和创意,所以也就很想赢下来。正巧这次联欢会的赞助商,哦,也就是校图书馆的施工方钱总我也认识,就拜托他送了两个纸做的金蛋来,想提前练习一下。但后来我意识到这属于作弊,会给小胖带来不好的影响,所以今天在此认错检讨,并决定退出下蛋的游戏。”
  
  顿时掌声四起,老汪的脑子就像下起了暴雨,愣了大半天,他发现儿子在拽他:“爸爸,爸爸,下蛋游戏开始了。”恍惚中老汪走上“赛道”,他没意识到钱总递给他家的金蛋是实心的。
  
  只见好几家老小双腿夹着纸金蛋,像鸭子一样卖力地在赛道上奔走,底下观众们奋力喝彩,受气氛感染,老汪一家人越走越快,最后“不出所料”得了第一名。
  
  班主任秦红颁奖的时候对壮壮大加赞赏,并宣布:“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们的母鸡下蛋游戏已经被学校选为校联欢会的节目了!第一名壮壮家将代表我们班出战。大家想不想让他们给咱赢个下蛋冠军回来啊?”孩子们欢声雷动:“想!”
  
  走下台来,胡主任拍了拍累得满头大汗的老汪说:“壮壮的表现是越来越优秀了,我看下一届的班长竞选,小胖恐怕是要输喽。”
  
  下午的校联欢会上,下蛋比赛作为压轴节目,在几千人的呐喊助威下紧张进行。老汪家依旧接过来的是实心的金蛋,此时他已无法捅破,只得硬着头皮演下去。几只精选出来的“母鸡”夹着金蛋全力出击,现场气氛高涨异常,经过一场苦战,老汪家再次夺得了冠军。
  
  颁奖典礼由教务主任主持:“让我先来采访一下冠军爸爸。请问你‘下蛋’这么厉害,肯定在家练得很刻苦吧?”老汪似哭非笑地应着。
  
  最后,教务主任说:“下面有请颁奖嘉宾钱总为冠军一家颁奖!”钱总捧着一块大牌匾走上来,递给了老汪,上面有一首烫金的打油诗:母鸡下蛋金不换,老树盘根保平安。狐朋狗友亦有爱,人人都在一条船。
  
  在热烈的掌声中,老汪捧着大牌匾晕晕乎乎走下领奖台。这时,胡小胖突然又蹿上舞台,手里捧着一堆红彩纸,高喊道:“大家好,下面我给大家表演一个‘天女散花’的节目!”胡夫人见状,立马惊叫着向儿子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