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四宝

  在婆婆第五次装病住院后,关P不得不跟丈夫侯远将二孩问题提上议程。老太太得到准信,当即出院,将几万元积蓄打到儿子账上,同时将5岁的媛媛带走了,给小两口创造了优越的物质和精神条件。
  
  怀孕后,孕吐、产检、请产假、被辞职……一系列事情接踵而至,关P随之易暴易怒,再也没有心情跟女儿保持每晚的电话煲了。
  
  5个月的时候,大夫将一份体检单放在关P面前,建议道:“你第一胎是剖腹产,第二胎的胎位正位于原先的刀口附近,孩子再大些,很可能会造成子宫破裂。危险太大,我不建议你继续怀孕。”
  
  晚上,侯远看着体检单,良久才说:“反正咱们已经有媛媛了,既然有危险,那就做了吧!”
  
  不巧,老太太的电话打了过来:“侯远,你们俩是要打掉孩子吗?”
  
  侯远皱眉,医院里有个亲戚的感觉就像是被人监视了。他不耐烦地解释:“妈,PP已经35岁了,本就是高龄产妇,再加上胎位有问题,很危险……”
  
  “咋高龄了?我怀你的时候都快40了,不还是照生不误?我告诉你,我问过我表妹了,你媳妇肚子里怀的很可能是个男孩!必须留下!”老太太根本不听解释,在电话那头哭天喊地。
  
  侯远也怒了:“她一个B超室的护士,又不是大夫,跟着凑什么热闹!”说完就挂了电话。
  
  老太太的电话一个接一个,侯远听着心烦,索性拉黑。半小时后,媛媛一个电话打到关P手机上,带着哭腔喊道:“妈妈,你跟爸爸快来呀,奶奶喝农药了!”
  
  侯远脸一黑,一把抢过电话:“不会又是你奶奶吓你的吧?”
  
  媛媛拿着瓶子念着:“氧乐果……”侯远骂了句,又喊道:“宝贝,快丢掉,赶紧洗手,喊邻居打120,爸爸这就过去。”
  
  经老太太这么一闹,夫妻俩谁也不敢再提打胎的事了。
  
  兵荒马乱一晚上过去,媛媛抱着关P不撒手,央求道:“妈妈,我害怕,能跟你一起睡吗?”
  
  “不行!”老太太倚在病床上训道,“你妈妈怀着孕呢,万一磕了碰了,怎么办?不懂事!”
  
  媛媛委屈地看向爸爸,侯远皱着眉哼道:“她有自己的小屋,怎么就不能在家住了。跟您住一起,再看您喝药吐白沫啊?”
  
  老太太也觉得自己做得太过,但是神情还带着些不以为意。她是摸准了他们的脉门,关P的父母已经去世,侯远也只剩她一个妈,谁也不愿意看见她出事。
  
  最后,媛媛在家呆了不到一周,就被老太太强行带走了。
  
  走之前,媛媛抱着关P哭道:“妈妈,咱们不要弟弟了行吗?”
  
  关P觉得奇怪:“你之前不是盼着弟弟吗?”
  
  媛媛委屈地嘟嘴:“可你们没说有了弟弟就把我送走呀!”
  
  “走了!不许再提这事!”不等关P安抚,老太太就连拉带拽地将媛媛拖走了。关于不要二孩的事,老太太是一个字也不想听。
  
  因为胎位的关系,关P肚子里像是揣了个不定时炸弹,预产期临近的时候,媛媛有天半夜忽然打来电话:“爸爸,我刚刚梦见妈妈浑身都是血,她没事吧?”侯远最近身心俱疲,强打起精神安慰她:“妈妈很好,不要担心。宝贝,梦都是反的,乖,睡觉吧。”
  
  媛媛沉默了一会儿说:“爸爸,以前我做噩梦,你都搂着我讲故事的。”电话中寂静得落针可闻,半晌,媛媛挂断了电话。
  
  侯远叹息道:“委屈孩子了。”关P蹙着眉说:“等孩子生下来,就把媛媛接回来上小学。”
  
  侯远迷茫地问道:“你说,到时候媛媛还跟咱们亲吗?”
  
  关P心慌不已:“你可别吓我,我肚子疼……”事实证明,关P不是被吓得痉挛,而是早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