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疑云

  小区接连发生命案,真的是海妖作祟?
  
  我是一名记者,在连续几天报道了海啸袭击小镇的新闻后,不堪疲劳的我终于昏了过去,于是新闻社只好让我放假休息。
  
  但在路过另一个小镇的时候,我看见一列列白色的队伍哭丧着抬着七具漆黑的棺材。对新闻敏感的我立刻察觉到了一丝异样,这里并没有遭到海啸的袭击,怎么一下子出现这么多死者?
  
  过去打听后我才知道,在一所旧小区里,几天内相继死了七个人,而且都是突发心脏病死亡。
  
  作为一名记者,要时刻保持对新闻的高度敏感,直觉告诉我这个旧小区绝对值得我去报道。
  
  我刚来到这所旧小区,就闻到了一股非常恶心的味道,就像是带着腥味的腐肉散发出来的。小区的负责人刘叔接待了我,表明了来意后,他跟我说,其实没什么好报道的,警察也来过,法医也验过尸体,他们都是因心脏病死亡的。
  
  “这么巧?”我满脸疑惑。
  
  刘叔看着我,点点头。
  
  “这里弥漫的是什么味道,怎么这么臭?”
  
  “可能是尸臭味吧,你知道的,人死后有头七的传统,放久了自然有臭味,过几天就好了。”
  
  虽然他这么说,但我还是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一丝不安,他为什么不安?是在害怕什么吗?
  
  为了解开心中的疑惑,我挨个儿拜访了死者的家属,然而并没有什么进展。可是直觉告诉我,这里面绝对不只是表面上这么简单,我决定住下来。刘叔拗不过我,就让我住在他家。
  
  当天晚上,疲惫的我很快就入睡了,可突然感觉总有蚊子在脑海里叫个不停。我被吵醒了,看了看时间,才凌晨3点左右,此时我的心里莫明的烦躁,但最终还是抵抗不了睡意,再次睡着了。
  
  第二天,我知道已经没有呆下去的必要了,就收拾东西跟刘叔道别。可当我不经意回头时,却看见旧小区的阳台上,以及窗户边上冒出一个个人头来,就连刘叔也是盯着我的背影,发现我在看他们的时候,又把头缩了回去,似乎盼着我快点离开。
  
  刹那间,我感觉很不对劲,这里面绝对有问题。
  
  回去后,我带着夏驰再次来了,他是我大学时期的同学,现在是个警察,这几天他正好休假,对于我的请求,他一口就答应了,帮我调查其中的真相。
  
  刘叔见我又来了,脸色明显变了。夏驰带着我在小区里穿梭,试图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就在我们快要放弃的时候,突然发现一户人家的门口贴着很多黄色的符咒,还摆着一个插着香烟的小炉鼎。
  
  这家绝不寻常,我们把刘叔找来询问,他脸色惨白,支支吾吾地说出了其中隐藏的真相:“是海妖。”我和夏驰对望一眼,然后示意刘叔说下去。
  
  他说:“这户人家现在已经没有人住了,以前的主人是一个老太太,孤家寡人。发生海啸之后,她跟我们念叨什么‘海啸带来了深海的魔鬼,它来夺命了’,让我们快点离开。我们不信,以为她人老了开始犯糊涂,哪知道当天晚上她就死了。我们请了道士来做法,贴了很多符咒,可还是没用,接着又死了七个人,都是老太太周围的邻居。”
  
  夏驰皱了皱眉,我知道他不迷信,这反倒激起了他的调查欲望。
  
  果不其然,夏驰决定住进去,看看那所谓的海妖到底是什么,刘叔惊恐万分,这个小区的其他人也极力反对,他们害怕这个年轻警察会给他们带来厄运。但他们拗不过夏驰,只好躲得远远的。
  
  打开这家的门后,我们发现四周的墙壁都贴着许多符咒,感觉特别}人,而且腥臭味特别浓。
  
  我笑着说:“要住你住,味道这么臭我是不敢住,今晚我还是睡在刘叔家,明天我真想看看他们说的海妖到底是什么。”
  
  晚上熟睡后,我又被那种蚊子的“嗡嗡”声给吵醒了,心里莫明的烦躁不安,但眼皮一沉,又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清晨,我早早地爬了起来,迫不及待地去敲门,想看看传说中的海妖,可是敲了半天门,里面都没反应。我看了看刘叔,他眼里充满了不安。最后,他找来了一把备用钥匙,打开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