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我离婚了

  与北京师范大学的李保初教授畅谈教育,获益匪浅。
  
  他的独子在美国首屈一指的麻省理工大学修读博士学位,成熟、稳重、孝顺、勤劳;他坦白地指出,这是他们夫妇刻意以完善的家庭教育配合严谨的学校教育而培育出来的美好成果。
  
  他含笑忆述,孩子八岁时,有一天,对着老师分配的作业“看图作文”发脾气,嘟嘟囔囔地说:“一张图画,哪能写上八百个字!谁能写,谁便去写!”牢骚发了千百回,笔杆却不曾动一动。李教授不动声色地取过了纸和笔,一挥而就;之后,把那篇作文放到孩子面前。孩子看到他居然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完成使命,不甘示弱,立刻也提起笔来,振笔疾书,结果呢,足足写了九百个字,得意扬扬地拿来给他看,同时还以平时耳濡目染吸收而得的文学理论来进行分析,说道:“爸爸,您以平铺直叙的方式来写,但是,我却选择了细笔描绘的方式,所以,您只能写八百字,我却能比您多写一百个字!”李教授因此慎重地向我表示,言教不如身教,如果当时他大声叱骂孩子,孩子在涕泪滂沱中完成作业,也许从此便会把作文视为畏途了!
  
  在孩子成长的过程里,李教授曾经两次责打他。那一年,他念小一,发成绩册那天,李教授正卧病在床,一看到语文科仅仅只有八十分,气便往脑门子冲,翻身坐起,掴他耳光,妻子虽然心有不舍,但却与他同声谴责。后来,孩子走开了,妻子才狠狠批评他,说他因病心情欠佳,才把气出在孩子身上。他自我反省,自认无理,从此不再重犯。李教授指出,夫妻俩纵有千百种不同的意见,却万万不能在孩子面前显露出来,免得孩子因此而丧失对其中一方的尊重。
  
  另外一次打孩子,是因为他原本答应白天把作业做好,但是,自恃艺高胆子大,临上床时,才匆匆赶做。李教授一检查,发现错误处处,忍不住出手教训。这一回,打得有理,母子二人,都无话可说;甚至多年之后,旧事重提,孩子依然认为爸爸“打得好”。正由于“打得少”而又“打得好”,孩子才会终生铭记!
  
  一般父母,都偏重于感性的爱而忽略了理性的教诲,实际上,唯有双管齐下,才能成功地把孩子教养成材。这个道理很简单,可惜“知行合一”的人却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