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我的闪光点

  那年我12岁,照顾邻居家的小女孩赚些零花钱。小女孩时常拉着我的手,看她画的画,对她一周来的作品指指点点。
  
  S着她小手的指点,我会用一种奥林匹克运动会宣布成绩的语气宣布:“如此完美的形状!”“高超的色彩水平!”“完美的线条画!”“这才是真正的冒险……大胆地使用单粉色!这样的尝试,效果如此美妙!”她听了“咯咯”地笑,有时笑得前仰后合。晚上入睡前,她问我:“你真喜欢我的画吗?”我肯定地说:“是啊,我非常喜欢!”然后跟她说些画中给我印象深刻的地方,讲着讲着,她合上了双眼,脸上挂着快乐的微笑,进入了梦乡……
  
  她后来被三所著名美院录取,我收到她写给我的一封信,里面是她幼时画的一幅画,那幅单粉色画。一张便条,上面写着:感谢你,是你发现了我的闪光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