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错的艺术

  男人不会认错,女人更不会认错。
  
  夫妻俩吵了一架。约好八点钟去看电影,妻子七点半才开始化妆。丈夫等了十几分钟,没见动静,料想@场电影是要看不成了,索性心安理得地仰在沙发上,玩起了游戏。谁料,游戏刚开始,妻子的妆就化好了,一迈出卧室就急吼吼地喊着要出发。这会儿,轮到丈夫着急了:“我都等你那么久了,你不能等等我吗?”
  
  妻子:“这都快开场了。”
  
  丈夫:“谁叫你化那么久的妆。”
  
  妻子:“现在走还来得及啊。”
  
  丈夫:“可我现在在玩游戏。”
  
  于是,电影没看成,人也闹掰了,谁都不理谁。
  
  妻子当然不会道歉,一个女人,化了这么多年妆,对妆面时间把握得精准入厘,丈夫此举,无疑是对她技术的质疑,是可忍孰不可忍。丈夫就更不会道歉了,看电影要化什么妆?黑灯瞎火给谁看?她能化妆他凭什么不能玩游戏?再说,他本来就没想去看电影。
  
  就这么赌着气吧。成年人别的本事没有,冷战的本领高强着呢。可孩子不行,孩子一回来就嚷嚷着叫妈。一会儿说学校布置了手工作业,一会儿说要骑大马,没一分钟消停。
  
  两个大人心里都急,恨不得掐这没眼色的孩子一把。可再不讲理的脾气,到了小祖宗跟前都得服软,毕竟生物链就这么回事,谁不讲道理谁占上风。于是夫妻俩开始了演员的自我修养:脸朝这边,笑。脸朝那边,酷。
  
  这么搞了半天,彼此都挺没意思。多大件事啊,不就看场电影吗?妻子心肠软了半截,自己是不该挑那时候化妆。丈夫心肠也软了,一个大老爷们,为了这点事计较,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
  
  心里各退了五十步,嘴上就没那么不饶人了。等再帮儿子做手工作业时,丈夫抛出了橄榄枝:“这学校太不像话了,天天布置手工作业。”
  
  妻子:“对啊,我们读书那会儿,哪有这么多破事?”
  
  丈夫:“可不嘛……”
  
  这就算和好了。到底谁对谁错,最后都没个分辩。但丈夫到底还是认错了,在好多天以后,妻子吃着饭,突然翻出了旧账:“你说那天没看成电影,到底怪你还是怪我?”
  
  丈夫笑嘻嘻地:“对,对,这事全赖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