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赌注

  神秘的俱乐部
  
  在外人眼中,马丁是一位医术精湛、受人尊敬的全科医生,然而他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他是个无可救药的赌鬼。这回,他报名参加在拉斯维加斯召开的医学研讨会,就是为了借机在赌城赌上几把,好过过瘾。
  
  研讨会头天晚上,马丁悄悄溜到了一个街区外的百乐宫赌场。当他赌得正酣时,身旁一个赌客突然问道:“你是什么科的医生?”
  
  “全科。”马丁一不留神说漏了嘴,转过头打量这个男子,他记得在研讨会上见过他,于是问道:“那你呢?”
  
  “整形医生。我叫格罗夫。”
  
  马丁就这样在赌桌旁认识了这位同为医生的赌友格罗夫,当晚两人越聊越投机,简直是相见恨晚。余下的几天里,他俩成了形影不离的赌伴,等到一周的研讨会行将结束时,简直成为莫逆之交了。
  
  最后一晚,两人在酒店的休息厅里一边看电视上的体育比赛直播,拿比赛来下注,一边聊天。当马丁听到格罗夫一年收入有多少时,情不自禁地张大了嘴:“早知道我也去当整形医生了!不瞒你说,我辛辛苦苦工作一年,只能赚到你的零头。”
  
  喝得微醺的格罗夫说道:“兄弟别灰心。要是你当医生和做赌徒一样出色的话,保准能在我们的俱乐部里赚个够!俱乐部里都是一些爱赌博的医生,但我们不赌牌,赌别的东西。”
  
  马丁催促道:“你快跟我具体讲讲。”
  
  “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想加入,我还可以引荐,但你必须发誓,永远不向任何人透露其中内情。”
  
  “行,我发誓。”
  
  于是,格罗夫向马丁介绍起“赌死俱乐部”。俱乐部的网站藏在暗网中,要借助专门的程序才能访问。每个月,网站上会出现一份由俱乐部会员提供的真实病历,里面记录了某位临死病人的一些情况。这位病人就躺在某国某地的某家医院病床上,但身份信息都被隐匿了。其他会员凭借病历上的信息和自己的医学知识做出判断,赌病人死亡的具体时间。当然,提供病历的那名会员不能下注。
  
  听完介绍,马丁问:“听起来不错,但如果病人因为其他原因突然亡故,又该怎么算呢?比如摔跤撞到头后一命呜呼?”
  
  格罗夫答道:“俱乐部里的规矩是,不管什么方式,死了就是死了。只要有人能赌对时间,就算赢。”
  
  “太棒了!请你介绍我加入吧!”马丁兴奋地说。
  
  输不起的豪赌
  
  从拉斯维加斯回来后过了没几天,马丁的邮箱里就收到一封陌生账号发来的邮件,里面只有简单的一句“你入伙了”和一个链接。马丁打开链接,电脑自动安装起一款程序,随后跳出一个窗口,里面写着“欢迎您,赌死俱乐部的新成员”。
  
  马丁先浏览了一遍俱乐部网站,正在进行中的赌局差不多有几十个,但能接受下注的只有这个月的新赌局,病患是一名胰腺癌四期的83岁老人。从病历来看,这名病人能喂鲈戮褪羝婕A恕
  
  赌死俱乐部里每注最少要5000美元,这次的新赌局已经有20多位会员下注,总赌注有十几万美元。马丁从自己的私房钱里取出5000美元,汇到指定的银行账户里,用这笔钱押患者在四个月内过世。结果,这名患者在不到三个月的时候病故,马丁和其他赢家平分了15万美元的赌注。
  
  之后,马丁又连续赢了几次。然而,赢钱的好运在八月戛然而止。一连输了几次后,他为了翻本开始用更多钱下注。他不仅输光了赢来的钱和自己的私房钱,还搭上了为儿女准备的教育基金。马丁知道一旦妻子发现真相,肯定会和他离婚,所以他一定要尽快填上缺口。
  
  就在马丁以为幸运女神不再眷顾自己的时候,他见到了新的赌局。大概是提交者一时大意,这次病历文档的水印没有做模糊处理,而马丁非常熟悉这个水印图案,就是他工作的这家医院的徽章!这回的病人就在他工作的医院里面!
  
  他依照病历里描述的情况,没费多少功夫就找到了这名罹患恶性脑瘤的患者乔尔。他声称乔尔是亲戚家的朋友,打听了乔尔的病情,化验科的医生告诉他,乔尔刚做了一次脊椎穿刺,结果非常不好,癌细胞已经占领脊柱管,随时可能丧命。听到这消息,马丁感觉自己就像一名知道内幕消息的炒股人,他一定能靠这次的赌局翻盘!
  
  马丁预计乔尔会在三周内过世,他偷偷地将住房做了抵押贷款,把贷到的15万美元全投了进去。这是马丁人生中最大的一次豪赌。如果乔尔在三周内去世,马丁能赢得将近50万,但假如过了三周,乔尔仍未过世,钱就输得一干二净了。
  
  之后,马丁度过了人生中最煎熬的一段日子。尽管乔尔病情恶化,陷入昏迷状态,可他还是撑过了一天又一天。就这样到了第三周的最后一个晚上。距离马丁下注的时间还剩不到一小时,马丁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想到自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马丁终于下定决心,走出办公室。
  
  马丁来到乔尔的病房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了进去,关上房门。对于乔尔这样的危重病人,只需要注射一点儿异丙酚这种麻醉剂,他就会在平静中安息。马丁一边注射,还一边喃喃自语:“你可别怪我,反正你早晚都会没命,我只是送你一程罢了。”
  
  不到3分钟,心电监护仪上的心电图就变成了一条直线。马丁看了眼手表,死亡时间是晚上11点40分,他的豪赌赢了!
  
  赌局的真面目
  
  几个月后,身穿橘色囚服的马丁在监狱会客室里见到了久违的格罗夫。
  
  “你真是不走运,病人的女儿有事在身,赶不回来,让人在病房瑞安装了摄像头,想记录下父亲的最后时刻,没想到却把你的杀人过程记录得一清二楚。”格罗夫说道,“不过我很想谢谢你。”
  
  马丁疑惑地问:“谢什么?我向警方举报赌死俱乐部,想不到电脑里什么记录都没了,警察还以为我在胡编乱造。”
  
  格罗夫说:“我们有保密措施,那款程序能抹去会员电脑里的所有相关信息。我想谢谢你,是因为你让我赚了一大笔钱。实话跟你说,你从未进入真正的赌死俱乐部,也不知道我们在赌什么。”
  
  马丁见到格罗夫的冷酷眼神就不寒而栗,同时隐约猜到了真相。
  
  格罗夫继续说:“我们在赌你会不会为了赢钱而杀人。许多会员赌你下不了手,但我知道你骨子里是什么样的人。我用50万赌你会为了赢得赌局而杀了那人,谢谢你让我赢了。”
  
  马丁面色煞白,问道:“所有这一切都是你布的局?你在赌场结识我、病历文档的水印未作处理都是你特意安排的?”
  
  格罗夫缓缓地点头:“从一开始,你就是我选中的目标。你让我赢了那么多钱,证明我的选择没错。”
  
  马丁怒气冲冲地说:“格罗夫,等我出狱后,我一定会找到你,我说到做到!”
  
  格罗夫快活地笑起来:“你什么也做不了,因为你这辈子都没法活着离开监狱了。”
  
  “真的吗?”
  
  “是的。”格罗夫说。
  
  “那你敢和我赌一把吗?”马丁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