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女的复仇

  1。父母离婚
  
  九岁那年,我亲眼看见父亲和一个二十多岁的妖娆女人进了酒店,我一直等到他们出来,他们竟在大街上旁若无人地拥吻。
  
  之后不到3个月时间,父亲便离开了我们。
  
  从母亲悲伤的哭诉中,我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背叛、外遇以及第三者。
  
  当那个打扮妖冶的女人在母亲面前趾高气扬地谩骂时,当看到母亲无助地流泪时,我恍然,原来破坏别人的家庭也可以这么心安理得。
  
  父亲和那个女人组成了新的家庭,每个月我去找他们要生活费时,自然少不了被那个女人羞辱一番。面对她不屑的言辞,我装作毫不在意。
  
  只是那一刻,我幼小的心灵被植入了一个叫仇恨的因子,这个女人迟早要为她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因为她不仅使我失去了温暖的家庭,更使我在学校抬不起头,成为同学们嘲笑的对象。
  
  一天,因为一件小事,我和同桌小亮打了起来,他竟然骂我是狐狸精的女儿,有一个偷情的老爸。我被小亮的话骂哭了,委屈得直掉眼泪。
  
  第二天,思虑了一夜对策的我跟小亮说:“前几天我看到你爸爸跟一个年轻的姐姐在一起亲嘴,他肯定也不要你和你妈妈了,你很快也会变成狐狸精的儿子!”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说出这些话的,我只是想报复,想反驳。当初我看到爸爸和那个女人就是这样在一起,然后他才离开了我们。现在,我把莫须有的事情强加到小亮爸爸身上,只是想让他知道我们是一样的孩子。
  
  可是,那天晚上,小亮家爆发了战争,因为小亮把我的话告诉了他妈妈,他爸妈为此大吵一架甚至大打出手。
  
  我不知道后来又出现了什么事情,最后小亮的爸爸妈妈真的离婚了,他爸爸真的给他带回一个年轻漂亮的后妈。
  
  我突然感到很兴奋,小亮终于和我一样了,他不能再骂我,我们成了一样的孩子,脸上缺少了笑容,多了泪水和忧伤。
  
  2。报复
  
  我以为事情就会那样结束了,我会回到我原来孤独的生活做着忧伤的梦。可是,后来的事情发展得越来越可怕,一发不可收,我竟然爱上了这种谎言。
  
  我看到邻居和我同龄的孩子在父母的呵护下快乐地生活,我心里就无端地难受,想破坏,我会跟她们说:“阿姨,我看到叔叔和一个姐姐在大街上亲嘴。”
  
  很自然地,那天晚上这个家庭就会爆发一场恶战,因为她们对一个9岁孩子的话深信不疑,这么小的孩子没必要伪造这样的谎言。
  
  听到他们屋里传来摔东西的打骂声,听到哀怨的哭声,我不再像以前一样害怕地躲在被窝里不敢出来,而是远远地观望偷偷地笑,心里充满了莫名的快感。
  
  如果同学惹我不高兴,我就会用这样的方式对待他们的爸妈,这样我们就成了一样的孩子。
  
  我越来越痴迷于这样的谎言,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等稍微长大一些,我渐渐意识到自己的这种心理的扭曲。
  
  随着年龄的增加,人们越来越不相信我的话,以一种别样的眼光看我,把我当作一个怪物,我在这种歧视的目光中变得越来越孤独。
  
  渐渐地,母亲从邻居和老师的嘴里也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她决定带我离开这里,换个环境让我好好生活。
  
  我离开时,最后一次去了父亲的新家要生活费,父亲的财政大权已掌握在那个女人手里。
  
  她又无休止地把我羞辱了D番,当我和她发生争执的时候,她竟然狠狠地打了我一巴掌!
  
  脸上火辣辣的疼,泪水在眼里倔强地没有掉下来。
  
  我看着她,恶狠狠地说:“你会后悔的,我早晚会让你得到报应!”那一年我11岁。
  
  她冷笑着看了我一眼:“那你就快点长大啊,长大了来找我报仇!”然后低头去哄她怀里刚刚3个月的孩子。
  
  3。再相遇
  
  我变得仇视所有男人,他们没有一个好人。我也仇视破坏别人家庭的女人,她们的良心都被虫蚀过。
  
  但我害怕妈妈担心,便把一些事情深藏在心底。我把一切精力都放在学习上,我知道我要回那座城市x大学。
  
  19岁那年,我如愿以偿地考上了那座城市的大学,这对于母亲来说是最欣慰的一件事情了。
  
  在新学校里,我认识了好朋友小雨,一个漂亮乐观但也有些虚荣的女孩子。她的物质生活十分优越,穿名牌衣服,用高级化妆品,和我的生活截然相反。
  
  我穿路边摊买的便宜货,用最便宜的洗面奶,几乎没有任何化妆品,但这丝毫不能影响我们成为好朋友。
  
  一次外出,我碰到了那个我永远都不会忘掉的女人,带着她8岁的女儿去超市买东西。
  
  不知道是因为我的变化太大还是她根本没有注意到我,我们两个擦肩而过她没有认出我。
  
  她似乎比以前更富有成熟的魅力。
  
  我亲眼看到她上了一个男人的车,那个男人不是爸爸,而我隐约听到她的女儿叫了那人一声干爸。就在此时,一个绝妙的想法在我心中诞生了。
  
  我向小雨借来数码相机,然后偷偷跟踪那个女人,拍下她跟那个男人在一起的照片。
  
  然后,我搜来一些赤身裸体、内容香艳的图片,接着把两个人的头PS上去。
  
  做这些的时候,我心里并没有犯罪感,反而十分快意,我甚至想象到了那个女人哭着求饶的表情。
  
  我把这些照片寄给父亲,然后以那个男人的口吻给他写了一封挑衅的信,我又用特殊的方式在他们电脑里植入可以远程控制的程序,我要观看他们精彩的表演。
  
  那一晚,一切事情都在按想象中发展,甚至更激烈些。
  
  4。好朋友
  
  我没想到那个女人这么快就承认了,仔细辨认照片的话可以看出明显的缺陷。这只能证明一点,那个女人真的有秘密。
  
  那个女人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父亲原谅她,为了孩子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她保证和那人断绝来往。
  
  我突然从门缝里看到一个无助的孩子流泪的眼睛,有些心软了,不知道我这样做到底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