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途中

  林小可在各大坛以及众多的QQ群里疯狂地发了三天的消息后,才收到一条回复。
  
  木子李发来一个抖动窗口说:“美女,12月8号在金华酒店有一场婚礼,需要一名婚庆主持,三百大洋做不做?”
  
  林小可拨了木子李留下的电话,和他讨价还价,一番唇枪舌战后,木子李只肯再加50元。林小可有些失望,但想起自己已经连续一周都在吃方便面了,只好答应。
  
  当初,林小可从遥远的小乡镇来到这座陌生的大都市,没有学历,没有背景,找不到工作,和几个人挤在地下室。后来有人见她身材高挑,容貌出众,便建议她去学当主持人。从昂贵的培训学校结业后,林小可也只能接一些零散的活动来维持生计。
  
  木子李有一间小小的婚庆公司,说小那真是小,总共就他和助手两个人。每次接到单,木子李便到处找摄像、司仪,以及一些学生来帮忙。
  
  那天的婚礼会场很大,木子李也挺有本事的,将婚礼会场布置得浪漫温馨。但还是出了意外,音响线不知道被谁踩破了,燃烧起来,整个大堂都是烟雾。宾客们纷纷跑出酒店。过了好一会儿,大家回到酒店时,烟气还弥漫在上空。新郎新娘和宾客都没有了兴致,怨声四起。
  
  场面失控,木子李和一帮员工手足无措。林小可拿起麦克风,风趣地说:“俗话说,真金不怕火炼,新郎新娘恭喜你们,经历了火的考验,可谓情比金坚。看啊,我们在仙境里见证一对金童玉女的永结同心……”气氛又重新活跃起来。
  
  木子李凑过来说:“早知道有这样的效果,我干脆把火烧大一些,配合一下。”
  
  后来,林小可又和木子李合作了几次,每一次都很成功。木子李的公司规模开始扩大,有了自己的摄影师、化妆师以及司仪。
  
  木子李的表白令林小可猝不及防。木子李很认真地说:“小可,我很喜欢你。是那种说不清的喜欢。白天我想牵你的手,夜里我想念你的笑容。遇到你,我才知道有一种相思叫辗转难眠,有一种深情叫心碎肠摧,有一种牵挂叫难以割舍。”
  
  下午的太阳依然很毒辣,站在大街上,林小可晒得晕乎乎的。有一瞬间,林小可以为自己是被木子李露骨的表白感动了。林小可成了木子李的女朋友。
  
  木子李高兴地抱起她在大街上转了两个圈,陷在幸福中的他完全看不到林小可脸上冷漠的表情。
  
  木子李对她是掏心掏肺的好,一会儿在微信上叮嘱天冷了要加衣服,一会儿发个信息来说晚安,早晨风风火火地送来林小可最喜欢吃的德式蜂巢蛋糕,下班后又急急忙忙地煲好汤送到林小可家的楼下。
  
  林小可很少主动联系木子李,更不会发类似“宝贝”“亲爱的”之类的亲昵话语。她很少让木子李进她的家,就算进了门也决不允许他进入卧室。而且,两人在一起时碰上熟人,林小可只会淡淡地介绍木子李是自己的朋友。
  
  木子李以为林小可是保守、慢热的。他相信总有一天他的热情似火会把林小可的冰冷焐热。他爱得卑微,林小可的一个微笑、一个眼神足以令他心醉。尽管林小可若即若离,不温不火,从没给过他恋人间应有的温暖。
  
  有一次,林小可在婚礼上接到新娘的手棒花,她让新娘往前走,然后将花一把一把地扯碎,撒落在地上。撒一把花,她就问一次新郎:“假如新娘的容貌如这花一样,随岁月凋谢,你是否还愿意爱她?”
  
  新郎每一次都很激动很大声地回答愿意。最后,林小可让新郎看着新娘走过的路上撒的花,动情地说:“一个女人愿意与你并肩而走,爱你支持你,请你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时常回头看一看,地上撒落的正是你妻子的青春。”
  
  全场掌声如雷,新娘子悄悄用手擦了擦眼边幸福的泪水,新郎新娘拥抱在一起。看着这深情的一幕,林小可的心里酸酸的。
  
  其实很久以前,林小可就想问安浩:“若我容颜迟暮,白发苍苍,你是否依旧如此,牵我双手,倾世温柔?”
  
  可惜,她还没来得及问,安浩就逃走了。
  
  林小可最初来这个城市的目的是寻找安浩。很多个夜里,她握着冰冷的手机,看着安浩发来的分手信息,哭着哭着天就亮了。
  
  饥寒交迫的时候遇到木子李,对于木子李,她说不上喜欢,但至少不讨厌。爱情苦海里的林小可实在是太痛苦了,她想上岸,唯有紧紧抓住木子李这根稻草。恋爱的气息可以抵挡心灵的荒芜。被爱,始终是一种幸福。他的温暖体贴如同一缕阳光照着她的心窝。她想,心中的伤也许有一天会被这种幸福晒干。
  
  这天,木子李接了一个很大的单,一个大型婚礼活动。
  
  据说女方的家里很有钱,男方是入赘的。也有人传言,新郎来自一个贫穷的乡村,原本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女朋友,就在前女友打工帮他交完大学最后一个学期的学费时,新郎便将女友抛弃了,另攀高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