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者的智慧

  我住的北京团结湖小区是个典型老人社区,标志就是各种保健小店,各种售卖理财产品的,此外就是这里物价便宜,因为再精明的价格都经不住老太太们一轮又一轮地砍。
  
  我突然发现,老头儿是多余的。我看到,小区里除棋牌室外,什么废品回收、修单车、修锁等摊点,都晃动着老头们的身影,没事干在那里帮闲。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那就搭把手,完全是尽义务,为的就是有个说话的地方,时不时跟你调侃两句。
  
  老太太还能做个饭,带个孙子,跳个广场舞。老头呢,顶多搭把手,基本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想当年在单位大小是个管事的,现在他们不创造价值,提前进入所谓“无用阶层”。人一旦感到“无用”就会有巨大的挫败感,成为诸多心理疾病的根源。
  
  在小区中见到一对老年夫妇带着小孙儿,熊孩子一路抱怨“不去不去”,爷爷说,你看,我们陪你去了公园游乐园,现在你陪我们去趟菜市场还不干吗?一路走着,这位爷爷给小孙子扇着扇子,那架式跟陪皇上出宫一样。想当初,这位老爷子也许是个厅局级干部,在单位也是说一不二的人物,可如今落得个“扇子官”。
  
  在各国寿命统计上,女性通常都会比男性多活5至7年。上帝安排女性比男性多活几年是天意。不这样,谁给老头做饭呢?谁来慰藉他的孤独无聊呢?
  
  自打有文字的文明史,老头都是重要的角色,说一不二。他们是部落酋长,是村中长老,至少也是一家之主。老头作为一方领导不是靠蛮力(像猴群中那样),而是靠经验,靠长者的智慧(TheWisdomofOld)。可过去作为智慧长者的角色,在互联网时代没用了。有事都问度娘了,谁还去请教长者?
  
  曾经,长老是一方最有见地的人。F在长者的智慧还剩下什么呢?面对一茬又一茬的青年,不去管,不去唠叨就算是智慧了吧。如果看啥啥不顺,您老总是用您那个时代的标准去要求年轻人,不被人家怼才怪。
  
  尤其是老龄化社会,老年人越来越多,又不对家庭和社会贡献价值,而赢得尊敬的期望又特别高,尴尬必生。比如在公共汽车上要求年轻人让座,还一边谆谆教导一番,难免被人家怼一句:“为老不尊!”
  
  看着那些老头,想想自己,我不禁为未来忧虑起来。有没有一种职业是活到老干到老、越老越吃香的?有没有一个事是不嫌弃老人的?用时髦的话说,就是成为时间的朋友。投资家索罗斯在49岁的时候就问过自己这个问题,他总结就三个事情可以干:一是投资,到了80岁还可以干,越干越精,比如巴菲特;二是哲学,到80岁也可以干,只要你没有得老年痴呆症,可以一直干到最后一刻;第三个就是慈善,捐钱或者参慈善工作,用自己的影响力。
  
  但仔细一想,我们都不是索罗斯。好像除了盘点自己苍白的人生外,没钱投资也没钱做慈善。能做的好像只有想开点。生命就像一条河,从它的源头流到中游、下游,越接近大海越宽广,河海一色,让生命融入一个更广阔的世界当中,不为现在即将结束而悲哀。这算一门子哲学吧?
  
  《冬吴相对论》曾经做过“成为时间的朋友”这个话题。梁冬盘点说,一个人不管混什么,他总是混三个东西:到老的时候,样子还不太难看,有点知识让儿孙回来的时候不以爷爷奶奶的样子丢脸;第二是身体还可以,不给儿孙添乱;第三是有一点点可以自得其乐的自主的财务自由,不让子女觉得还要反哺你。所以需要早做规划。
  
  这三条能做到也不容易。能做到的还可以简化一点,就是不倚老卖老,不插手年轻人的事,不以插手别人的事刷存在感。一个老头刷存在感的社会,其负能量也是很大的。
  
  最新生物科技许诺未来人们能活到150岁。活那么久会不会是一场灾难没人想过。可以设想一个场景,一个年轻人做事,上面有N个老头指手画脚,那不是一场灾难吗?
  
  不管事,就是长者的智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