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人囚徒

  本城最有名气的地产商徐双武意外被杀了。经过尸检,徐双武的致命伤在后脑。死的时候,他端坐在老板椅上,估计那一下重击来得猝不及防。而且,他死后被开了膛,双肾不见了。
  
  市里的领导对此案非常关注。事实上,徐双武和市里的很多领导私人关系密切。
  
  徐双武除了妻子之外,还有两个情人。除了这“三窟”之外,徐双武另有一幢别墅。这别墅位于郊区,是另一个地产商十年前开发的。徐双武住在这里的次数并不多,他请了位家政工人打理这里。家政工人是个年过五旬的男人,名叫赵赫。这次正是赵赫报的案。
  
  赵赫告诉警方,他每周三和周五过来打扫这里。上周五他过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徐双武来到这里。这个周三,赵赫再次过来打扫房屋时,刚打开书房的门,一下子就吓傻了。他没敢走进书房内,喘息了许久,这才拨通了报警电话。
  
  赵赫并不知道徐双武的真实身份,他甚至管徐双武叫房子诚。
  
  “房老板为人很好的,他还请我吃过饭,不但给工资,每次来,都给我带条好烟。”赵赫说。
  
  刘队长很惊讶,他知道房子诚是谁。三年前,房子诚是这个市的国土资源局副局长,因为受贿东窗事发,被逮捕判刑,因为认罪态度好,退赃及时,只判了三年,还缓刑两年。现在的房子诚,估计正在监狱服刑。
  
  刘队长没有立即去司法局了解房子诚的情况,而是来到了房管局,调出了徐双武这幢别墅的所有人记录。等看到产权登记人姓名时,刘队长发现的确是房子诚的名字。
  
  当务之急,是找到房子诚。
  
  刘队长了解到,房子诚并不在监狱,因为减刑,他已经提前一年出狱了。出狱后,就在“双武置业集团”供职,职位是投资部顾问。双武置业,就是徐双武的公司。
  
  刘队长给房子诚打了个电话,约在一个咖啡厅和房子诚见面。房子诚如约前来。
  
  两人见面后,房子诚迟疑着向刘队长伸过手来:“办案?”
  
  “是的,”刘队长也不隐瞒,“有些情况想找你了解。”
  
  房子诚做了一个愿意配合的表情:“说真的,我也很惊讶。他和我是同学,高中同学。很能干的一个人。”这里的“他”,不言自明,就是指徐双武了。
  
  “他和你关系不错吧?”刘队长开门见山地问道。
  
  房子诚点点头:“当然。我这个戴罪之身,能得到他的高薪聘请,实在是让很多准备看我笑话的人跌破了眼镜。”
  
  “高薪?有多高?能打听一下吗?”刘队长对房子诚很客气。
  
  “一个月两万。我不说,你也能查到。”房子诚耸了耸肩。
  
  刘队长直视着房子诚的眼睛,忽然问道:“徐双武死的那个别墅,是你的?”房子诚愕然,瞪着刘队长道:“这?怎么可能?我哪有什么别墅。原来栖身的三居室,离婚后,分给了孩子他妈。现在我还在租房子住呢。”
  
  刘队长愣了。
  
  “那个别墅你去过吗?”刘队长又问道。徐双武死亡的具体地点,到现在都没有向外界公布。如果房子诚直接说没去过或者去过,那就有撒谎的嫌疑了。房子诚苦笑一声,摇摇头道:“我都不知道别墅在哪里,又怎么去?”
  
  两人告别后,刘队长想了很久,也没有什么头绪。队里的其他干警也查了现场留下的线索,但都是无功而返。
  
  击杀徐双武后脑的锐器,是一把铁锤,在书房的墙角已经找到,上面还有徐双武的血迹。只是没有留下指纹。剖开徐双武肚子的,是一把剔骨刀,那刀还插在别墅的厨房刀架上。刀架上有一套完整的刀具,只有这把剔骨刀上面留有血迹。同样,上面也没有指纹。
  
  凶手为什么要拿走徐双武的肾?为了器官?不可能。徐双武也是奔五的年纪了。
  
  刘队长带着他的下属,又一次奔赴案发的别墅区,四下走访调查,看看有没有人看到什么可疑的迹象。据法医判断,徐双武死亡之后,距离被发现的时间应该有30个小时以上。这么说,案发时估计是在夜晚10点钟之后。
  
  开发这个别墅区的老总,也被刘队长找到了。那个老总得知双武置业老总住在这里,惊讶得张开了嘴巴:“怎么会?他住那里?那块地,原本就是他卖给我的。想要别墅,直接找我要一套不就行了?”
  
  “别墅不在他的名下,在房子诚的名下。”刘队长解释道。
  
  那个老总“哦”了一声:“这就不奇怪了。房子诚那时候正好管土地拍卖这一块。”
  
  刘队长听了,心里一动。
  
  市领导再次过问案情。分管这一块的常委专门听了刘队长的工作汇报。刘队长说着说着,说到了房子诚的名字。常委皱起了眉头:“不要提这个人。”
  
  常委对房子诚很厌恶,这让刘队长有些好奇。他找来了房子诚的档案,认真阅读之后,眼前一亮。而在这个时候,下属根据刘队长的指示,调查了房子诚的一些社会关系和工作情况,让刘队长决定了要再次约见房子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