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女人

  葛局长刚到教育局任局长,就听说辖区内玉带小学校门口接二连三发生了几起车辆撞伤学生的事情。葛局长很是恼火,他决定带人去学校实地调查一下。
  
  玉带小学在108国道旁,葛局长带着一行人匆忙赶去学校,眼看就要到了,突然从拐弯处蹿出一名衣着破烂的女人,拦住了道路。司机探出头正想骂她,可那个女人竟然伸手向他要钱。司机不给,气愤地说:“你找死啊!这是我们县的教育局局长!”谁知道,这话一说,那个女的更不走了。
  
  在校门口一直等候的张校长闻讯赶来,说:“葛局长,不好意思,这是个疯子,很多年了都在这里拦车要钱!不给,她就不放行!”
  
  说着,张校长从兜里取出钱递给那个疯女人,但那个疯女人却不要他的钱,仍旧伸手向车上的人要。无奈,司机只好从兜里取出一块钱给她,疯女人接了。谁知,她又把手伸向车里其他的人,大家没有办法,纷纷掏钱递给了她。果然那疯女人一接钱,就让开了道。
  
  葛局长本来不高兴的脸,这回拉得更长了。他一言不发地查看了学校,学校破败不堪,周边的环境也很差。他明白了,这几起交通事故并不是学校管理方面的问题,而是因为学校门前就是108国道,快到门口时有个急转弯,如果司机不细心,等他们发现是急弯的时候,刹车就来不及了……
  
  葛局长说:“张校长,这个问题你为什么不早点报告?”
  
  张校长一脸无辜地说:“葛局长,我们多次向局里反映过,局里也曾经协调过几个部门来解决,但都没有解决掉,我们只能在学生上学放学的时候派教师维持秩序。您刚才看见的那几个警示标志牌,还是我们学校掏钱立的呢!”
  
  葛局长听了这话,就现场召开了座谈会,听取了学校教师、家长代表和镇政府领导的意见,最后达成共识,异地重建玉带小学。其实葛局长心里明白,要异地重建玉带小学,那可要不少钱!葛局长开完会,就心急火燎地回到县城,跑财政局、发改局……到处寻找项目。
  
  这天,葛局长请来了市财政局和市发改局的领导,到玉带小学实地察看,敲定重建的事情。
  
  临去的路上,葛局长突然记起上次那个疯女人拦车要钱的事情,他担心如果这次去让市领导碰见了,引起“深山出刁民”的误会,那异地建学校这事就要黄了。
  
  他连忙打电话给张校长,要他务必找人看住那个疯女人!
  
  张校长在电话那头信誓旦旦地说没问题,一定把人看住。
  
  果然,这次一路畅通。葛局长领着市领导查看了学校,市领导见到校舍破烂,又存在安全问题,当场拍板,异地重建玉带小学是可行的。但是,他们又说异地重建需要的资金量大,而下拨的资金有限,需要教育局自筹一部分资金。
  
  听了这话,葛局长觉得立项的事情有了眉目,一直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下了地。葛局长兴高采烈地把市领导送上了车,谁知道车子刚发动,那个疯女人竟然闪电般地拦在了车前,伸出了手,任凭张校长怎么拉都拉不住,她就愣愣地看着几位领导不说话。葛局长连忙上前拦在疯女人前面,气愤地说:“这是来帮我们重新修建学校的领导,你怎么也跑来要钱?赶快离开!”
  
  谁知道,葛局长这话一说,那个疯女人竟然让开了道。
  
  葛局长生怕立项的事情黄了,赶紧上前给几位领导解释,几位领导倒是大度地笑笑说:“这个女的有精神病,也是学校的安全隐患,应该立刻送到精神病医院去治疗,以防发生侵犯学生的事情。”
  
  葛局长连忙点头答应,好不容易才送走了几位领导。葛局长气得脸都变成了猪肝色,训斥张校长:“你怎么没有把这个疯女人看住,在关键的时候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如果这次领导找个借口不立项,那你就是妨碍教育发展的罪人!”
  
  张校长被训斥得也上了火,他辩解道:“我们还得感谢那个疯女人才对,这么多年如果不是她冒着生命危险在拐弯处把车拦下来,说不定学校每天都会出交通事故。”
  
  听了这话,葛局长生气地说:“难道教育局修学校还修错了?既然你要感谢那个疯女人,那你就去找她修学校好了。如果这个事情搞砸了,你这个校长就不要当了。”说完,葛局长铁青着脸上了车。
  
  市领导回去之后,葛局长左等右等,都不见有玉带小学异地重建立项的消息,他想八成这件事情是被那个疯女人给搅黄了。
  
  不想就在这时,葛局长接到了玉带小学异地重建项目的正式通知,只要他们能够拿出配套的资金,立刻就能动工修建。
  
  葛局长去县财政局争取了一部分资金,但还是不够!于是,葛局长就决定搞捐资助学,让老百姓集资一部分,一些有爱心的企业捐赠一部分,剩下的由局里分批解决。
  
  捐赠那天,老百姓们十分积极,大家纷纷慷慨解囊。突然,人群中发生了骚动,葛局长看到那个女疯子竟然背着一个麻袋,臭烘烘地出现在现场,有的人掩着鼻子,想把那个疯女人往外推。可那个疯女人死活都不出去,在大家的推搡中,那个麻袋不小心从女人背上掉了下来,撒落了一地的钱,一时间大家都惊呆了。
  
  那个疯女人不好意思地说:“领导……我要捐钱修学校!”葛局长一愣,还没说话。那个疯女人就扔下麻袋,一溜烟地跑了。
  
  张校长连忙组织大家将散落在地上的钱捡起来,认真地清点,他们数了很久才数清,一共四万八。看着这么多的钱,葛局长的心情怎么也平静不下来。这个疯女人要拦多长时间的车,受多少白眼才能讨要到这么多的钱?
  
  这时,张校长在旁边有些哽咽地向大家讲了那个疯女人的故事。
  
  原来,那个疯女人十几年前曾经是学校的代课教师,一天她正在校门口组织学生放学,突然一辆失控的大货车向他们撞来,她灵敏地将吓傻的学生推向两边,可是却忘了身边的女儿。她女儿被当场撞死了,事后她多次上访要求异地重建学校,可是没有人理她的话,后来她的精神就慢慢地失常了,每天守在女儿出事的地方冒着被撞死的危险,蹿出来拦车要钱……
  
  听了这话,葛局长的脸上火辣辣的!这么血淋淋的教训,为什么还不早点解决?难道我们这些健全的干部,连一个疯子都不如?他离开会场,他要找到那个女疯子,诚恳地向她道歉,并说上一声“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