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殿尸蜂案

  武阳的夜晚来得似乎特别早,狄仁杰一行在一家客栈刚住下,天便全黑了。过了许久,店家才掌着一盏昏暗的灯推门而进:“不好意思客官,小店这如豆的烛火点时间长了,怕伤害您的眼睛,您还是早些休息吧。”
  
  店家把烛火放在了桌上,狄公看那烛火只有小指粗细,烛芯微亮,暗怪店家吝啬,便问:“店家如此节俭,武阳的灯油香烛市场不好吗?”店家迟疑了一下才说:“不瞒客官,我们平民百姓用不起烛火啊!整个武阳,就只有‘光明殿’才有烛火卖,价格贵啊!”
  
  原来如此。狄公挥挥手让店家先行告退,叫来得力助手曾泰,决定到武阳的街上走走。
  
  夜晚的武阳街,一片萧索。街上不时有衣衫褴褛的乞丐和游民走过。一个老乞丐扯住了狄公的衣服:“老爷行行好啊,赏点儿饭钱吧!”曾泰赶紧抢步上前,推开了乞丐:“不得无礼!”
  
  乞丐跌坐于地。狄公忙扶起乞丐,道:“对不住老人家,我的随从有些鲁莽。不知老人家在武阳呆了多久?”乞丐见狄公面目和善,便说自己是正儿八经的武阳人。狄公便接着道:“整个武阳城黑灯瞎火,我就是给你饭钱,怕你也没地方买到热饭,不如跟老夫去客栈吧!”
  
  于是,狄公折路而返,径直回到客栈。狄公吩咐曾泰,让店家送一份饭菜过来。那看似饥饿的乞丐却并未吃得狼吞虎咽,狄公见那乞丐虽是一身破烂衣裳,但头发乱而不脏,一张方脸,肤色红润,特别是他的一双眼睛,平和中还透着些睿智,便说:“看来老人家沦为乞丐,还不足三日光景吧?”
  
  乞丐擦了下嘴道:“老爷好眼力,小老儿走出家门为丐,到今日正好三天。”
  
  狄公便向乞丐打探武阳城何以如此萧条,乞丐讲述道:
  
  五年前,武阳来了一个叫侯杰的江湖豪客,后来他开了一家专门销售灯烛的光明殿,垄断了武阳城的灯烛生意。再后来,武阳城几个反对侯杰的官吏接连蹊跷死去,侯杰竟代替官府销售起了官盐!借助官府势力,侯杰狐假虎威严打私盐,抬高盐价……
  
  “老丐之前是武阳东门街的刀笔,人称‘朱大讼’。可惜自从这侯家来武阳后,武阳百姓托老丐打的官司竟没有一件胜诉。如今这官府如同侯家的后花园。老丐接不到官司,只能沦为乞丐……”朱大讼凝望店门外无尽的黑暗,似有无尽的哀怨。
  
  凌晨,狄公还在睡梦中,突然大街上传来哭声。曾泰被吵醒,便披衣到大街上看个究竟。
  
  很快,曾泰进来禀报,原来是朱大讼死在了客栈楼下,啼哭者是朱大讼的儿子。朱大讼的儿子道,朱家的日子本还过得去,可朱大讼却偏要去当乞丐,以此表示对武阳城黑暗的不满。谁知乞丐才当了三天,就意外遭人杀害。
  
  狄公和曾泰来到案发现场,亮明身份后,便开始勘查现场。朱大讼是被人用布条勒死的,除了脖颈上的勒痕外,全身并无其他外伤。只是手缝间,攥住了几片破碎的脏布片儿。一切勘查完毕,狄公吩咐朱家人把死者抬回了家。
  
  狄公转身回到客栈房中,长长叹了一口气:“昨晚恐是我们好心做了坏事。”这下,曾泰糊涂了:“阁老何出此言?”
  
  狄公分析道:“这朱大讼已有一年未接官司,因此可排除是官司惹来的仇杀。一个行将老朽之人身无分文,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昨晚并未离开客栈,而是在客栈的屋檐下休息。一名强横乞丐见朱大讼刚入行便被人请到客栈吃饭,出来后又在客栈的屋檐下剔牙,不禁心怀妒忌,怪朱大讼不回家养老却偏要出来当乞丐抢饭碗,于是心一横,用身上的破布条勒死了朱大讼。朱大讼在挣扎中,扯掉了凶手身上的破衣,所以朱大讼的手上,会有几片破布屑。”
  
  曾泰听了暗暗心惊,经狄公指点后,他在一群乞丐歇脚的破墙根,果然找到了凶手。
  
  狄公本来只是路过武阳,并不想打扰当地县衙。如今看来武阳是个暗流很深的地方,便决意留住几天。狄公梳理了一下朱大讼被杀一案的头绪,便叫过曾泰,二人步行来到了光明殿。
  
  光明殿位于武阳城中央,店门前有两只石狮子,门楣下方垂挂着一只红灯笼,上书“光明殿”三个金黄大字。狄公走进店中,见店中前厅是个门铺,后厅是个仓储,灯烛芯油沉香一应俱全,看来武阳城的“光明”,全依赖此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