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与自己握手言和

  1
  
  在服装店试穿一条S码的连衣裙时,我感受到身边一个微胖姑娘“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你真的好瘦,穿什么都好看,我要是能像你一样瘦就好了。”
  
  看着她一边拿着裙子在自己身上比画,一边皱着眉头,我的思绪飘回到16岁的那个夏天。
  
  那时的我,也是一个胖姑娘。1。6米不到的身高,60公斤的体重,让我看起来像个沉重的球,属于青春期少女的纤细和轻盈在我身上找不到一丝影子。
  
  彼时的我并不知道那是发育期惹的祸,虽然我的食量越来越少,但体重并没有减轻的趋势,仿佛喝水都能长肉。
  
  校服要穿大号,运动服也是。课余,班级组织郊游,集体合影里的我占据了一大块儿画面,连发型也无法打理成我向往的样子,肉乎乎的脸破坏了全部美感。
  
  因为肥胖,灰白和自卑成了我青春的底色。男生拿我当哥们儿,女生也觉得我是个胖胖的傻大姐,走到哪里,我都是被打趣的对象,“憨坨”“胖坨”的外号不绝于耳。
  
  我爱慕着楼上某个班的一名男生,却从不敢出现在他的视线范围内。机缘巧合的是,每周一节的体育课,我们两个班上课的时间是重合的。宽阔的操场上,我能远远地看见他们班在列队训练,却从来不敢妄想他能回头看我一眼。当同桌打趣我“成绩不突出,肚子倒是很凸出”的时候,我甚至连回呛一句的勇气都没有,因为我清楚她说的是事实。
  
  所幸,还有一个特长能让我在自卑的泥潭里稍稍得到喘息,那就是演讲。
  
  那真是一种神奇的体验。站在演讲台上的那一刻,当我用或激昂或深情的语调谈起我所有的想法时,被肥胖禁锢的那个自我从肉身中挣脱出来,自信的光辉终于透过卑微的我散射开来。
  
  托演讲的福,语文组的老师对我青睐有加。那年秋天,老师推荐我作为全校三名选手之一,去参加全区的演讲比赛。我也格外争气,在那次比赛中取得了个人最好成绩——全区第二名,这也是学校在全区演讲比赛中取得的最好成绩。掌声响起的那一瞬间,我的自信心终于达到了满格,我短暂地忘记了我是一个胖子的事实。
  
  比赛取得成功的那一针“鸡血”,让我在小半个月里都有些飘飘然,并促使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当又一节体育课来临时,我等在那个男生去操场必经之路上,鼓起勇气跟他搭讪:“你好,我是楼下班级的许静,周末美术馆有画展,一起去看好吗?”
  
  一瞬间的寂静像一个结界,笼罩在我和他的身上,静得连操场上刮过的风都听得见。
  
  “我周末要去补习数学,不能和你一起去看画展,对不起。”在他开口的一瞬间,结界消失了。他的拒绝礼貌得无可挑剔,于我却如同当头棒喝,惊醒之后是无地自容。
  
  他和他的同学与我擦身而过的时候,我清楚地听见了这样的对话:“这个胖姑娘是谁呀?似乎是演讲很厉害的那个。”“就是她呀,许静。”“你小子,不肯跟她去看画展,肯定是嫌弃人家太胖了,哈哈!”
  
  不争气的眼泪模糊了我的视线,秋日的风声轰隆隆扫过耳畔,让我再也听不清后面的对话。
  
  原来,尽管我拿下了大大小小各类演讲比赛的奖项,拿下了全区第二的名次,在走下演讲台、掌声逐渐消失的那一刻,我依然是那个被打回原形的胖姑娘。
  
  2
  
  我缩回自卑的阴暗角落,连演讲都变成了提不起兴致的事,但这种消沉只有我自己知道。是啊,谁会关注一个除了在为数不多的演讲比赛上偶尔发光,其他时候都默默无闻的胖姑娘的情绪呢?
  
  小说和偶像剧里的女主角,消沉憔悴的时候都会瘦下来,变得楚楚可怜。然而,我的胖仿佛是一种顽疾,除了带给我更为憔悴的脸色和更为低落的情绪,再无其他。
  
  善良的同桌和一直对我期望颇高的语文老师察觉出了我的异样。因为,当又一次演讲比赛到来时,我失去了参与的兴趣。那只是一次班级内部的小型演讲比赛,主题也很宽泛,可以不受约束地谈,举办的目的就是缓解大家的学习压力。语文老师要求我必须参加,我却只对同桌谈了谈关于肥胖的苦恼。她说:“既然必须参加,你为何不就肥胖的问题谈一谈呢?”
  
  这真是个令人啼笑皆非的提议。但我破罐子破摔地想,把我最为钟爱的演讲演绎成一场个人的“吐槽大会”,像一个黑色幽默,不是也很有意思吗?反正,我是那个没人在乎的胖姑娘。
  
  我把演讲稿题目定为“一个胖子的幸福和忧伤”。那是一次放飞自我的演讲,我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整场演讲没有任何设计和竞赛的痕迹。我把自己在青春期里对于肥胖的惧怕和自卑,为之懊恼和纠结的种种,像竹筒倒豆子一般倒了出来。
  
  自嘲、调侃,我像聊天一样讲完了“胖”所带来的真实体验。讲完的那一刻,台下有持续5秒的静默,然后掌声响了起来。
  
  比赛结束以后,一向爱开玩笑的同桌一本正经地告诉我,那5秒的静默就像一种无言的震撼。习惯了我演讲时“庄重大气”风格的同学们,被这种黑色幽默般流畅的自嘲打动了。“那次的掌声跟平时听你演讲后的掌声不一样,格外真。你听出来了吗?”同桌认真地问我。
  
  诚实地说,我并没有分辨出掌声里的不同,但是那场被我演绎成脱口秀的演讲,带给我前所未有的、酣畅淋漓的感受。长期以来,我需要靠演讲这副漂亮却虚假的面具来掩盖“胖”所带来的惶恐与自卑,却没有想到,卸下面具的那个真实的自我,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令人讨厌。
  
  那场演讲让我收获的还不止这些。比赛结束后,好几个听说了消息的隔壁班的男生女生都来打趣我:“许静,其实你没有你想象中那么胖,也没有人觉得你是个讨厌的胖子啊。当你一脸严肃演讲的时候,我们还觉得你挺可爱的。”
  
  原来,一个开朗、乐观、自信、幽默的胖子,是值得被别人喜爱的。
  
  对肥胖的释然,释放了我多年来无形的压力,而我的身形,也在青春期的拔节成长中渐渐褪去了臃肿。
  
  3
  
  在高二下学期快要结束的时候,我发现体育课上常穿的大号运动服开始变得宽松,我的肉脸也褪去了婴儿肥,有了青春期少女该有的线条和轮廓——瘦了10公斤的我,已经告别了胖子生涯。
  
  我和我曾经爱慕的那个男生在体育课上“再续前缘”。一节体育课上,我在球场上练习投篮,他与他的同学经过。当听到我的同桌高喊我的名字时,他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目光相交的那一瞬间,他眼里的讶异藏也藏不住。
  
  我脑海中恶作剧的念头也在这一刻冒出:“怎么,认不出我来了?我是那个只会演讲的胖姑娘许静啊!”他显然想起了那次被他拒绝的邀约,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说:“怎么会不记得啊,只是……你竟然瘦了那么多!”“对呀,我想你现在有可能会同意跟我去看美术展吧。”我继续厚颜地调侃着,“上次你拒绝了还是胖子的我,对我的打击真的很大。”
  
  他愕然,继而不顾形象地大笑起来:“你误会了,我那一次是真的要补习数学,而不是因为你胖。而且,那时候我和你根本不熟,你的邀请太突然了,你也要允许我做好心理准备嘛!”
  
  初夏午后的阳光照在我汗津津的脸上,就算已经是瘦子的我,在阳光直射下油腻着一张脸,也实在毫无美感。然而,这并不妨碍我心情大好。那一刻我突然发现,纵使我再也不是那个需要惶恐地节食和锻炼的胖子,纵使我已经走出了肥胖带来的阴影,但在内心深处,我还是愿意做那个选择放飞自我、敢于诚实面对自己的胖姑娘。
  
  那个夏天,我终于与旧时光里胖乎乎的自己握手言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