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着就把书读了

  我少年时去图书馆的次数是极少的,那里的藏书太老,武侠小说和爱情小说我早就看完了,剩下的多数是功能性的书,可读性不强。我一般还是去书店。
  
  去书店通常有两种选择:一是买,二是租。其实,让我精明地告诉你,还有第三种选择,可以一分钱也不花,那就是站式阅读法。站式阅读法使我练就了快速阅读的童子功。直到现在,看到那些几小时内能翻完一本书并知道大致内容的人,你就可以像识别地下党员那样识别出来,他们往往就是少年时代没钱买书、在书店里站着读完某本书的人。
  
  那时候的新华书店里,总会站着几个企图站着把书读完的人。但是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新华书店里往往会配备几个刻薄小气、冷漠无情的女店员。站着读书的人往往在读到最精彩的时候就会被女店员喊停:“买不买,不买就不要再看了,书都被翻旧了。”她说着,还把眼皮子往下一耷拉,好像她们有多爱护这些书似的。
  
  我特别讨厌这些女店员,她们太不体谅我们这些尚未实现财务自由的中学生了。我的朋友绿妖说,她当年都是把早餐钱省下来买书的,而且在买书的时候还费尽心思。她先是列出一批书单,分出两个批次:第一批是肯定好看的,这种就用买早餐的钱买;第二批就是不一定好看但是自己很好奇的,这一种就劝说自己的好朋友买。当然,书买回来,还是会与好朋友资源共享的。
  
  都是钱不够闹的啊。我是相当理解的。我为了看更多的书,也动用了15岁孩子的全部人生智慧。只说如何站着把书看了,第一步,找好位置,找出店员的视线盲点;第二步,掌握好几个店员的大致性格,摸清她们的上班规律,尽量在脾气最好的那个店员上班时来站着读书;第三步是……其实没有第三步了。
  
  但是很多人有第三步。台湾作家杨照说,他们当年想得最多的是:“有办法不付钱就把书‘拿’出来吗?”他们中的一个人,突发奇想,使用了逆向思维——先装成偷书贼,在书店里晃来晃去,做偷书状但实际不偷,待店员来搜他们的书包,他们就大喊冤枉,待到店员发现真的冤枉了他们之后,可能便会送书给他们以示歉意。
  
  这如意算盘打得真是令人膜拜。可惜接下去他们的遭遇,令我这个读者也感到人生无常。当店员发现他们疑似偷书,一句话也没说,直接把他们拉到书店旁边的暗巷中。在暗巷中,他们准备好的说辞和威胁毫无用处,一个个书包全都被翻一遍。发现他们没有偷书之后,那几个店员也毫无歉意,还好像更恨他们了,更想揍他们一顿。
  
  于是杨照感慨:“少年想象的大人世界,总是少了那么一点儿没有提防到的现实。”确实,生活是想象不出来的,生活比我们的设计精彩多了。光是如何站着看书、如何偷书、如何省钱买书这些事,就教给了我们书本里教不了的一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