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底的、小心的冒险精神

  2002年年底,人类“极限纪录”上添加了一笔——美国海泳女将琳·考克斯成为第一位“游上南极洲”的人。
  
  世界上绝大部分人,没有去过南极洲。少数有幸到南极洲的旅客或研究者,大概不外经由两种方式——搭乘具有破冰功能的特殊船只,或冒更大的危险搭小型飞机降落在那里的机场上。
  
  琳·考克斯和一群游客一起搭乘破冰船,经小猎犬海峡接近南极洲大陆。那是南半球最炎热的季节,融冰后露出南极洲大陆的边缘。船沿南极洲大陆边缘航行,经过涅柯港后,考克斯从船舷上步下阶梯,深呼吸,一跃入水,花了25分钟时间,一共游了1。22海里(约为2。26千米),到达南极洲大陆。
  
  表面上看,这个纪录好像不怎么厉害嘛!前后不到半小时,游的距离总共不到3千米,琳·考克斯会游,难道别人不会游?一年一度的“万人泳渡日月潭”活动,参加的人不都有差不多的本事吗?
  
  别被这种表面的数字骗了。真正重要的数字是——考克斯下水时,海水温度接近冰点。而且她游过的海域,还到处有浮冰。小块的浮冰,随时可能划破她的皮肤;大块的浮冰,随时可能把她撞晕过去;更大的浮冰,随时可能崩落,把她困在冰堆里,再也别想出来。还有,海上吹着风。考克斯正常的泳速大约每小时两海里(3。704千米),然而变化无穷的海流随时可能制造出超过两海里的逆浪。换句话说,如果情势不对,考克斯怎么努力游都无法前进,甚至会被海流推着离目的地越来越远。
  
  游泳对人类最大的挑战,不是如何浮在水上,而是如何保持身体的温度。在低于体温的水中,我们的血液一传送到皮肤表面,就快速降温。这些“冷血”必须在送回心脏的循环过程中加温回升到正常温度,才能维持肢体的正常活动能力。为了避免体表的快速失温,身体会自动调节,减少往血管末端输送的血液。其附带效应就是肌肉容易缺氧,并且末梢神经细胞进入停滞、萎缩状态。如果体表丧失热量的速度持续超过体内循环增温的速度,那么到一个点时,送回来的血液温度会过低,将导致心脏无法正常运作,人就会瞬间昏迷,再也醒不过来了。
  
  这当然不是开玩笑。这也说明游上南极洲大陆,对企鹅来说是件轻松的事,但对人类,嗯,还真没人敢尝试。
  
  挑战极限的考克斯
  
  琳·考克斯不是等闲之辈,她12岁开始专注于海泳。14岁时,她游过南加州外的加塔利纳海峡,花了12小时36分。15岁时,她就挑战海泳者的圣地——英吉利海峡。横渡英吉利海峡,至少要游25海里(46。3千米)以上,视海潮状况和选择的方向而有不同。和加塔利纳海峡相比,英吉利海峡的海水冷多了。夏天时,英吉利海峡的水温维持在12℃到15℃之间,比加塔利纳海峡的水温低了四五摄氏度。然而,第一次参加英吉利海峡横渡大赛,琳·考克斯就以9小时57分的成绩打破了历史o录,那是1972年。1973年,一位成年男泳将打破了考克斯的纪录。不甘心、不服气的考克斯1974年再度参加英吉利海峡大赛,这回她将纪录定在了9小时36分。
  
  然后她对英吉利海峡没兴趣了。1975年,顶着最高达到9英尺(约2。7米)的海浪,花了12个小时,她成为第一个从新西兰北岛游到南岛的女性。1976年,她游渡麦哲伦海峡。1977年,她绕着好望角游了一圈;然后又去波斯湾,从埃及海岸游到以色列海岸,再游到约旦境内的海岸。1987年,她只花了两小时,就游渡了白令海峡,那一年她30岁。
  
  麦哲伦海峡和白令海峡都是水温很低的海域,科学家当然好奇琳·考克斯为什么能够不失温。游渡麦哲伦海峡时,在一般人不能承受的冰水里游了4个小时,她的体温非但没有下降,竟然还从36。1℃升到38。9℃。在一项科学实验中,考克斯和一群人泡在不到5℃的冰水中,只能挥动双臂。结果考克斯的体温只在开始时下降了一些,随后恢复正常,而且一个半小时内不再有什么变化。一起参与实验的人中,只有一位没有失温。那是一位冰岛的渔夫,曾经遭遇海难,全船人员只有他一人幸存。
  
  毫无疑问,琳·考克斯天赋异禀。虽然在海中比别人强得多,考克斯还是继续探索自己的极限。所以,她才会在超过40岁后,决定挑战南极洲海域。
  
  不过为了短短20多分钟的泳程,琳·考克斯花了整整两年时间做准备。为了不让头部及胸部失温太快,她强迫自己练习抬头蛙姿势游泳,使头及大半胸部全程露在水面以上。如果大动作用力踢水,那么下半身体表与冷水接触的面积将大幅增加。于是她还必须尽量少动腿部,几乎全凭手臂划水来前进。
  
  她找了很多专家帮她的忙。重量训练专家帮她增强肌力,以使她游得更快,制造出更多体内热量。医学专家随时检测评估她的身体状况。她还请教了动物专家,了解企鹅保暖以及在水中快速运动的秘诀。考克斯刻意留了长发盘在泳帽里,用来存留空气保暖;她还让自己增重将近10千克,储备足够的脂肪。
  
  当然,还有对南极洲环境下过功夫的专家,建议她选择在什么地点、在怎样的条件下下水游泳。考克斯正式游向南极洲大陆时,她身边环绕了3艘载满助手的小艇。助手们有的负责帮她计时、算距离,有的帮她观察浮冰指引方向,有的提供必要的医疗支持,还有的在她上岸后立刻帮她挡风换衣服,并以体温帮她恢复身体的正常状态。
  
  冒险本身就是价值
  
  如此大费周章是为了什么?为了证明人类可以做到南极企鹅轻而易举就可以做得到的事吗?不,是为了满足琳·考克斯的冒险精神,这是最大的目的。现代西方社会随时准备支持、协助像琳·考克斯这样具备冒险精神的人。他们不会轻蔑地问:“游到南极去干吗?”他们只问:“怎样才能突破层层难关,游上南极洲大陆?”克服困难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这个过程本身就是价值,就是意义,也是目的。
  
  冒险不是暴虎冯河,别人不敢做的事你敢做,冒险的真义是成功克服别人克服不了的困难。要追求成功,就要仔细设计、规划,一点儿都莽撞不得。别搞错了,真正的冒险家,个性不会冲动到哪里去的。用这种标准看,我们不妨做点儿思维演练:有冒险精神的社会,跟没有冒险精神的,会拉开多大的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