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北的大象

  大象天生温驯,一向很少主动攻击他人,可是一旦受惊、受扰、受侵袭,就会毫不犹豫地以它拥有万钧之力的象鼻和象足给予还击。曾留居泰、缅多年的女作家曾焰,在《象!象!象!》一文中,就曾指出:“有人见过大象跟猛虎搏斗,结果,猛虎被象踏成肉泥……还有一头象,被一条罕见的巨蟒缠住,十几米长的蟒身,在象庞大的躯干上绕了好几圈,那头象巧妙地用长鼻裹住蟒首,把那条巨蟒勒毙。”
  
  一名意大利旅客,对大象这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天性一无所知,结果落得客死他乡的悲惨下场。
  
  大象可说是泰北旅游业的“瑰宝”。
  
  我在泰北旅行的那一段日子,几乎没有一天不和大象接触。
  
  看大象洗澡,看大象做工,看大象表演。
  
  12头大象,一起浸在河水里,分别由12个养象人“侍候”,涂肥皂、刷身子,大象眯着眼睛享受,十分惬意。此刻,大象的快乐是发自内心的,不是为了取悦游客刻意装出来的。
  
  泰北的大象,命极苦。它们的工作负荷很重,通常在3岁时便被送到“工象训练中心”,接受各种工作的训练。它们从事的工作包括耕田、拉车、驮载,等等。
  
  大象洗过澡后,养象人把粗长结实的铁链套在大象身上,再把铁环钉在厚实沉重的木材上,然后将铁链扣进铁环里。大象便这样拖着千斤的负担,一趟又一趟地把木材运到目的地。
  
  大象的身躯,原已笨重不堪,拖了木材,走起来更显蹒跚。那万分吃力又任劳任怨的模樱腥瞬挥勺灾鞯叵肫鹆岁翱思沂锏哪瞧“老马”。
  
  看大象表演,令人忍俊不禁。
  
  那么一头庞然大物,居然会双足高举地直直立在木桩上,居然会摇臀摆耳翩然起舞,居然会在前进后退中猛踢足球!
  
  我非常不喜欢的一种表演是“人象共戏”。太危险了。
  
  有关方面邀请游客平躺在地上,由大象用脚为游客按摩。虽说这些参与表演的大象训练有素,可是,万一它当天无意中加大了脚劲,它脚下的游客恐怕立刻便会被它送返“老家”!
  
  这样的游戏,是以性命做抵押的,不值得,而且无意义。
  
  骑大象,也是泰北之旅必备的节目。
  
  我在泰北进行了一次丛林之旅,载着我深入丛林的便是大象了。这次丛林之旅,让我充分地看到了泰北大象机灵敏捷的一面。在布满沙石的狭窄山径上,它安然自在地走着;遇到潺潺溪水,它毫不犹豫地涉溪而过;碰上倒地的巨树阻碍,它会自作主张地绕道而走;倘若挡在前方的是小丘小壑,它便面无难色地攀爬而过。
  
  安稳地坐在大象背上,在颠簸的山路上行进,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曾焰的话:
  
  “我常常怀念着生活在泰缅丛林的象。每当想起它们那副逆来顺受、随遇而安、任劳任怨的模样,我的心里就会泛起一种难以言表的苍凉。因为在它们沉默无语的神态中,总有那么一抹感人至深的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