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鸟蛛与钉子树

  我想说说非洲所谓的稀树草原。如果那种稀树被连根拔去,那稀树草原就干脆只剩下草原而没有树了。这种树只有一两米高,虽有树干,但更像是灌木,枝条纷披。最先吸引我目光的是树干上悬吊的一个个羽纱样的小袋子,有十几厘米长,纺锤状,白花花、毛茸茸的,好像是一种败絮缠绕的鸟巢。
  
  我一边嘎吱嘎吱像个地鼠似的咀嚼着零食,一边走向那些树。树还没有长叶子,好在枝条并不孤单。它褐色的骨架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钉状物。每个“钉子”大约有4厘米长,尖端非常锐利,坚硬如铁。此刻,由于靠得很近,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个鸟巢的细节,巢中还有一只小鸟。
  
  只是……我非常惊恐地发现,鸟已经死了。如果单单是死亡,还不会令我如此毛骨悚然。它是非正常死亡的,是被这个鸟巢样的悬挂物勒死的。这只死鸟非常轻,会随着微风摇晃不止。也就是说,它已经是一个空壳了。那么,它的血肉到哪里去了呢?
  
  带着满腹疑问,我深一脚浅一脚地在荒草中跋涉,突然,我被一只强有力的手臂钳住了——那是女巡守员长满金色汗毛的手臂。
  
  她严厉地质问我:“你要到哪里去?”
  
  我说:“我要看看那边的鸟巢。”
  
  她正在照料大家下午茶的当口儿,一眼瞥见我无组织、无纪律的行为后,立刻三步并作两步赶过来。
  
  她长叹了一口气,说:“那不是鸟巢,是鸟的坟墓。这里的主人是一种大型蜘蛛。你看,这里到处都是它们布下的天罗地网。”
  
  果然,四周的枝杈上都有若隐若现的蛛丝浮动,但它们看起来异常单薄。飞翔的小鸟自由活泼,冲劲儿很猛,蜘蛛网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量网住它们?
  
  女巡守员看出了我的疑惑,说:“这种食鸟蛛的个头儿很大,有6只眼睛、8条腿。它会喷丝筑网,喷出的蛛丝蛋白质含量很高,非常强韧,能承受蜘蛛w重的4000倍的重量。它布好了网,就躲起来。如果小昆虫黏到了网上,食鸟蛛并不吃它们,留着它们挣扎来做诱饵。鸟儿看到小虫,就会飞过来,这下就误入了食鸟蛛的网。它的网很黏,鸟儿飞不动了,便会狠命扑腾。食鸟蛛的耐性很好,在鸟儿耗尽气力之前,它是不会发起进攻的。等到鸟儿筋疲力尽了,食鸟蛛就爬过来,分泌毒液将猎物麻醉。然后不断吐丝,直到把鸟死死地捆住,看起来好像一份圣诞节礼物。”
  
  我惊叫起来:“当这个类似鸟巢的东西编结起来的时候,小鸟还活着?”
  
  女巡守员说:“是的,那时它能看到天空,却再不能在天空飞翔了。它的血肉很快会被蜘蛛的毒液溶解,这时食鸟蛛就会像小孩子吸酸奶一样,安然地慢慢享用小鸟。”
  
  看得见的杀戮和看不见的阴谋就潜伏在我们身边,令人不禁毛骨悚然。
  
  女巡守员说:“你不必伤感,大自然就是这样循环往复,比如这些树,是大象的美餐。”
  
  大象非常爱吃这种树,连树皮带树枝,甚至树枝上尖锐的“钉子”也一道卷进肚子。对此,我只能表示,大象的胃黏膜一定像铁砂纸。
  
  女巡守员开心地笑起来:“大象的唾液黏稠,能包裹住尖锐的刺槐,让自己不受伤害。”
  
  我惊叫起来,说:“您是说这种长满了‘钉子’的树叫槐树?”
  
  “对啊。刺槐原本就发源于非洲。”女巡守员看了我一眼,奇怪于我的惊奇。
  
  由于京剧《玉堂春》的广泛流传,洪洞县广为人知。洪洞县有棵老槐树,我们似乎觉得槐树是中国的特产。而在非洲土地上生长的刺槐,在中国被称为洋槐。
  
  有资料说,刺槐是高度可达25米的乔木,但我在非洲所见的刺槐都是几米高的“灌木”。是不是因为大象、长颈鹿、斑马等动物的啃食,让刺槐再也长不高了呢?
  
  原来刺槐是“看人下菜碟”呢!
  
  如果年降水量为200毫米~700毫米,刺槐就可以茁壮成长,变身为大型乔木。
  
  如果年降水量低于200毫米,它就会摇身一变,成为灌木丛状态。虽然它变矮小了,却长得飞快且树冠浓密,生长速度甚至可以超过以速生闻名的杨树。
  
  刺槐生性朴实、任劳任怨,可以在干旱贫瘠的砾石、矿渣上生长,可以忍耐3‰的土壤含盐量。它自身具有根瘤菌,可以固氮,自我造肥,自我供给营养。
  
  刺槐于是成了稀树草原上的动物们的大恩人,为丛林区提供生物的栖息地,提供食物,成了动物的旅馆兼饭桌。
  
  朝气蓬勃的女巡守员笑着说:“根据科学家的最新研究成果,如果没有动物来啃叶子,刺槐反而会遭到伤害。”
  
  我大惑不解:“怎么会这样?刺槐有自虐倾向吗?动物不来啃食,它反而不自在了?”
  
  女巡守员说:“动物学家从1995年开始,把6棵刺槐用带电铁丝网围住,以防动物啃食刺槐的叶子。他们又找了6棵刺槐作为参照物,让它们暴露在野外,供长颈鹿、大象和其他食草动物尽情食用。多年过去了,动物学家发现,在铁丝网保护下的6棵刺槐不仅没有长得更高,反倒比没被围住的刺槐的死亡率高一倍。”
  
  我疑惑地问:“这是为什么?”
  
  女巡守员说:“它们受到了蚂蚁的侵害,蚂蚁又招来了桑天牛,桑天牛会损害刺槐的树皮,减缓刺槐的生长速度,增高死亡率。而不断被啃食的刺槐就不会招惹这种蚂蚁。”
  
  原来这就是大自然秘不示人的循环图!
  
  我问:“当您看到一个弱小的动物就要丧生的时候,是否会有拯救它们、阻止悲剧发生的冲动?”
  
  她说:“是的,这种感受主要集中在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我有一次看到一头狮子马上就要吃掉一只小长颈鹿,我出手救了小鹿。但后来我明白了,如果这只弱小的动物不死去,那只大型动物就会死去。大自然已经这样运行了无数年,自有它的道理。任意去改变它,反倒是人类的狂妄。现在,我已经可以心境平和地看待这种轮回了。”